【刀剑乱舞/江宗江】四三二一(05)

久等了各位!!!我差一点点就憋不出来剧情了呜呜呜呜!!!

04走→http://yimengzhixia.lofter.com/post/1cb1f1cc_117fff89

-----------------------------------------------------------------------------

“我同宗三在大学时候读的都是英文专业。为什么最开始会走到一起呢?哈哈哈,说来真不好意思,是因为我们发现跟彼此的审美观很投缘。要我客观地来评价呢,宗三他这人虽然一直独来独往,冷冷的不太搭理人,偶尔说起话来还喜欢绵里藏针地放嘲讽,但事实上如果不站在’成为贴心的好朋友’的角度去考虑,他这种个性确实蛮有吸引力哦——我是说,他有很多追求者啦。刚入学的时候就有。男性和女性通吃的那种。虽然是有些恶劣啦,但我跟他确实就这些追求者进行过讨论。在性格、三观这些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最直观的不就是外貌吗?我们也就由此发现了和对方在审美观上的相似点。要斯文,要高高的,要成熟稳重。不同点在于我比较喜欢身材高大、性格温和一些的,而宗三他偏爱和他一样瘦削、看着不大说话的。”

“用脚也能想出来,宗三是那种对和自己交往的人都有很高要求的人。我本以为他在毕业之前都不会认认真真和谁去谈恋爱呢,但没过多久,他就回来告诉我们,他在和别人date了;又过不久,他们决定要在一起了。简直迅速得不行。大家是普遍知道宗三已经名草有主,但关于他的恋爱对象的身份,除我之外知道的人还是寥寥无几的。当时宗三在专业课程之外还有选修德文作为第三外语,和他坠入爱河的那人就是他的德文老师,织田教授。因为隔着一层师生的关系,也许会惹来学校管理层的麻烦,所以虽然他没有特意嘱咐过我,每次闲聊时候有人朝我打听,我也一概用’不知道啊,那家伙简直是个独行侠’之类的话打发过去。”

“织田教授确实是他会喜欢的类型,我见过几面哦,”青江歪头笑了笑,“高高瘦瘦、不苟言笑的,年纪稍长学问又好,戴一副边框细细的眼镜,站在讲台上的时候,气场超强的。嗯……要我说的话,稍微有一点像您,江雪先生。”

江雪一愣。

“只是说外表啦。爱情的作用正是彼此扶持,要从这个角度来评价织田的话,他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哎哎真是心疼我们宗三。话说语言专业的学生平时是非常注重阅读量的,两门语言一起研究的话,那就是阅读量的二次方,非常恐怖。不过宗三他向来对于社交和集体性的娱乐活动兴致缺缺,所以正好空出更多的时间给他读书。那段日子他的成绩一直都是不错的。织田就是很喜欢他这一点——可能也喜欢他长得好看、性格抓人——我随便说的,总之不仅同他私下交往很密切,各种项目或者学术会议的场合,也经常试图捎带上他,以’得意的弟子’之类的名目。织田曾经还一度想劝说宗三转系来去学德文的,宗三他本人对这种事倒是很无所谓,英文德文哪个他都不讨厌,但之所以没有立刻答应下来,是因为他发觉这段关系同他想象的并不一样。”

“您知道的吧,虽然表面上是这种样子,但其实他一直都是个内心情感丰富的人。情感丰富的人难免也会有很多情感诉求,刚刚离开家没多久,我时常觉得他正迫切地想以某个人为中心来给自己重建一个安全的生活区——暂时就这么表述吧。”青江顿了顿,努力思考了一下措辞,“我是说,就算织田是他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类型,也没有必要这么迅速地确定恋爱关系,对吧?对方可是个比他年长的、有更多生活阅历的人,这两个人单看数值面板上的差距就非常悬殊了嘛,简直就像不谙世事的小蝌蚪要出门找妈妈一样的急切。而我又不认为他是个会因为一时的新鲜感就草率行事的人。如果您当时知情,您也会劝他多考察一段时间的吧?”

“会的。”江雪点了点头,“您说的很对。我确实会这样做。”

青江笑了笑:“当然啦,这些并不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只是我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做的一点点解读。我是不清楚他这么做的原因啦——不过宗三潜意识里希望把织田确立为自己接下来一段生活的正中心,虽然从日常事务上看他的愿望确实已经实现了没错,包括他还差一点点就要转系去念德文,但从情感上来讲我总觉得还差很远。织田好像很少会回应宗三的情感诉求——他的不开心啦、犹豫不前啦,转系之后的心态适应问题啦,做出改变之后将来如何打算啦,诸如此类,我猜他们都没有好好谈过。织田关心的事,恐怕只有’宗三左文字就要是我的人了’这一点。那个感觉好像强行让人在外面的旅店居住,但是什么行李都不允许携带。有很长一段时间晚上我回到寝室,都看到他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曾经跟他讲’好歹也试着跟我诉诉苦吧’这样的话,但是他都一笑带过,没跟我有所吐露——嘛,这中间就不得不穿插一段关于我的事了。大家十八九岁的时候普遍都在迷茫嘛,我并不想学习语言,但是哥哥他希望我今后可以成为一名翻译。要说本性的话,其实我是个完全的竞争厌恶者。但是存在高强度竞争关系的行业所带来的金钱与声望,也无可避免地对我产生了吸引力——大概就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的诱惑?哈哈哈。”

“嗯,我理解。”江雪也笑了笑,“生活在世俗里,就很难不受世俗的摆布,人就是这样容易被打动的动物,这一点上我跟您是一样的。”

青江点点头:“虽然人们常说’你们还年轻’’你们的未来还有很长’,但是他们一定也知道,年轻时候一个错误的选择必须要用整个余生来承受。所以这种话完全就是——”

“鬼扯。”江雪面不改色地接话,吓了青江一跳。

“哇,真令人惊讶,没想到您也有这样声情并茂的时候哦。”

江雪颔首:“让您见笑了。”

“如果要问我,抛弃家人的期望、社会的舆论等等诸多因素,我最想从事的职业,那大概是幼师——对,因为我确实很喜欢小孩子。成年人的社会只有压力和焦虑,除却小动物之外,小孩子总能让人感到放松。不过这些期望啦舆论啦,它们是不可能真的被抛弃的嘛。”青江耸了耸肩,“宗三他用了半个月,用一套简单粗暴的逻辑重复进行精神攻击,让我意识到它们虽然不可能被抛弃,但也完全不存在参考价值。他只是跟我说:’你只能活一次、死一次,如果他们能替你死,那你就遵照他们的指手画脚去活。’慢慢地我意识到他是对的,但重点不在于谁替谁生活或者死亡,而在于’一次’。我的问题不是为不曾见过的风景感到可惜,而是不敢为不同的风景去冒险。但相比永远怀有一丝憧憬地、摇摆不定地无聊度过漫漫一生,用余生去承受年轻时错误的选择反而更让我安心——因为’只有一次’的人生,它抹杀了’如果’的可能性,也就间接告诉了我们这些玩家,这不是一个让你寻求最优解的游戏,这仅仅是个体验服,留给你肆无忌惮用的。某种程度上说,’如果’这个词,根本就是一种折磨嘛,因为这个世界是从来不存在最好的’如果’的。”

“正是因为宗三冷酷无情的连续炮轰,我才下定决心偏离这个专业的航向去前行,从实习工作开始,去寻找一些教育机构中专门辅导小孩子英文的职位。当然这些都不重要啦,重要的是,正因为宗三他改变——不,不是改变,他只是帮我下定了本就存在的决心而已,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做些什么来帮帮他。人们总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他能够很好地开导我,但不一定能够很好地处理自己的问题。和织田在一起的后期,他整个人状态都不是很好,本身他感兴趣的事就不多,因为消沉再砍下去一大半,每天只剩下窝在寝室对着窗户发呆望天了。我不知道他是为什么——但我想困扰着他的是一种名为不安定感的东西。让他即刻把对织田的感情重心全部转移到我身上当然不可能啦,而我当时手边又没有温柔好看对他口味的小哥哥小姐姐能介绍给他分分心,不得已才想出了个另辟蹊径的点子。”

“现实的生活毫无疑问是痛苦多过于甘甜的,而人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努力抗争,一是因为这里有他需要的、倚仗的人,能让挺直脊背他无所畏惧,二是因为这里有需要、倚仗他的人,要他不得不挺直脊背、无所畏惧。他并不是个草率的人嘛,任何事情上都不是,所以我觉得当他被人需要的时候,他大概是会努力调整心态、认真对待这份需要的。于是那段时间我简直发挥了自己全部厚脸皮的潜质啊,忽然变得早晨要赖床、上课老睡觉、吃饭要人陪,周末出门实习也常常要佯装找不到路线,没事就拉着宗三他开好闺蜜茶话会,也尽量拖着他去参加各种社交活动——在他并不反感的基础上,满心希望这些事能够给他制造出新的关注点来。同寝室的舍友几乎要怀疑我是出门被车撞到脑袋了。”

“但是,”青江顿了顿,看着江雪,“我当时没能够意识到,宗三他需要的从来不是’满足他人的需求’,而是要他人来满足他自己的需求。平心而论,虽然他总是一副冷淡的样子,但他日常所给予我们这些周围人的支持一点也不少。我这样做虽然可以让他’看起来’有活力,但并不能根治问题。他不需要谁来当他的情感重心,他需要自己的作为自己的情感重心。”

“真正能作为他延续剩余生活的力量的,唯有他对自己的认同。”


评论
热度(13)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