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用洗澡前的半个小时记录一下我上一个无比短暂的男朋友。

我们并没有撑过一年,一七年冬天我只身(姑且这么说吧)去了广州玩儿,而他碰巧是一个很熟悉广州的广东人。于是那些日子里很友善地对我照顾有加。

任何一个女生都有这种第六感的,她们跟“朋友”和“莫名其妙的暧昧对象”说话的时候,完全可以察觉得到语气和内容里那种奇妙的差别。所以当我回到北京之后,那个懵懵懂懂的早晨,对微信上他深夜一长串文艺又认真的告白没有什么太大惊讶之情。

我唯一搞不懂的是,我仅仅在广州呆了八天而已,八天里我们甚至没有见面,光靠单薄的电波和在此之前“没说过话的同班同学”的基础关系,他到底怎么这么光速地喜欢上我?毕竟很多人都对自...

生生不息

——写给《国家一级注册驱魔师上岗培训通知》


曲:Fragment Acoustic

词:郭嬴甫


要满心诚恳 在人世间游历

也要诚恳地 自人间归去

爱与被爱都 让一介凡人所向披靡


要足够坦然 谈起丑陋与泥

也要坦然地 再谈起“人性”

信仰着信仰 是毕生所见最壮阔勇气 【陈真、陈朗】 


要稚嫩地 翘首待一个英雄与七色彩云

也要足够稚嫩去同平庸亲近

拆穿世上所有闪闪夺目的金甲圣衣

仍可雀跃地钟情 


要英勇地答谢情谊

也要英勇地笃于寸心

大...

讲真,以前都是你为我打架,现在也轮到我为你打架啦。
为了男人,卸载了也要再下回来肝。

也许,也许,刚才我在车上吹着夹了一点雨丝的夜风想了想,觉得自己也许应该大概可能可以把它写出来。慢慢写。严肃的文笔,正剧风格。但是因为很多细节还是不能做到很好的自圆其说,希望有同好能来跟我稍稍探讨一下敲定剧情什么的。讲真这要写出来绝壁是大长篇,是个人都需要鼓励啊。

一看这山雨欲来的架势就知道太太你是个干大事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觉就像是就是集电视连续剧第二集!后面的也请好好加油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vaGRLaurant:

本来这章想作为给 @Charlotte郭嬴甫 的生贺结果还是没算好时间迟了几分钟,我谢罪_(:з」∠)_


卡了好久的第二章终于挤出来了,没啥剧情,一大堆独白。自己把世界观弄太复杂了以后还得慢慢解释qwq


虽然被劝过要不要推倒重写但是因为懒所以感觉这样继续下去倒也不是说不通所以就这么直接继续了……


如果有ooc算我的


————


2.人们都叫我“压切...

来来来,骑射俱佳的洛阳小公子。

今天双扇羞羞了吗
614322174
建了这个双扇组同好群
虽然我失败过很多次了,但是依然有着想跟同好聚在一起的愿望。

【双扇组】你是个什么东西我把你一眼望到底·完整版

妙手白扇x洛阳扇


内含上中下加番外小剧场,没有刀可放心食用,结尾有辆儿童车。

同好们请多多产粮啊!

快了快了,就要进入《下》了,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写完不坑。

本回:我想我应该趁醉装疯,借你怀抱留一抹唇红

这笔账洛阳记下了。

-----------------------------------------------------------------

那日古墓中遭遇银缕拂尘与冰魄银针,二人一番联手,可叫寻梦人一行费了不少力气。战后寻到室外一片开阔地,便三三两两坐下来,架起篝火烤肉喝酒,权当放松。一群人里大部分还是中原人士,喝的酒自然也是中原的酒,寻梦人一马当先醉到不省人事,洛阳扇分外嫌弃,连发嘲讽:“中原劲道这么弱的酒竟然也能喝醉,本公子下带我们蒙古的马奶酒给你们开开眼界。”...

应该是中吧……虽然我觉得还会再有个中,一个下写不下……

------------------------------------------

金铃索陪在他身旁坐了一会儿,待他终于睡得安稳了,才起身离开。

伤势没有大问题,只是因为体力透支,任谁几乎全程单怼魍魉王,下来也要累去半条命的。下午这一战损耗都很大,大家便索性就地扎营,早早歇息了。寻梦人原本守在洛阳扇身边,却困得不住点头,最后终于没撑住趴在他身上一起睡了过去,也被妙手白扇拿衣服裹了打包抱去休息了。

于是后半夜洛阳扇迷迷糊糊睁眼,看到的就是撑在他床头小憩的白衣书生。眉头微微蹙着,手支在尖削的下巴,长发丝丝缕缕垂下,刚好替躺着的...

妙手白扇x洛阳扇

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写完!毕竟没有个完整的构思就是先逞一时之快地瞎写!各种不成熟!希望来个人跟我一起开脑洞!

--------------------------------------

洛阳扇第一眼看到妙手白扇的时候,心中便警铃大作:妈的!又是那种人!老子就知道他一定就是那种人!笑眯眯的不动声色对谁都好但其实那脑子里一点儿好东西都没装!全都是弯弯绕!把所有人骗得团团转最后自己占尽便宜!靠!!晦气!!

于是是夜,当大家都围着篝火吃喝闲侃的时候,妙手白扇无比自然地跟每个人搭话聊天,众人皆笑面相迎、其乐融融,唯独洛阳扇冷冷坐在一旁,没给他一分好脸色瞧:“你又是哪个?与...

说起来洛阳扇原主是霍都的话,其实也是个精于算计、心机很重的人。按照洛阳扇这个人设稍显正派的性格,他本人虽说应该是聪明的,但肯定不是人情世故尔虞我诈上的聪明。甚至我私心里觉得他应该还挺反感原主人这种凡事都要留心眼设绊子的行事风格。对自己讨厌的人的特质宛如装了搜索雷达,靠第六感看一眼就能大概认出七八分。
然而看设定妙手白扇随主(貌似是欧阳克?),也是心机重城府深一类的,估计双扇初遇洛阳一定百般看白扇不顺眼,心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一眼就把你看到底哼哼又是一个衣冠禽兽道貌岸然之徒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你也配跟本公子搭话吗。后来相处过程成中才慢慢发现白扇虽说心思也很多,但对亲朋爱人从来是真心以待,最简单直接的就...

大家记得洛阳扇本身是蒙古来的吗……私心觉得他再怎么偏爱中原文化,本身草原民族的骑射功夫肯定都不赖!
想想白扇用国色天香的梗嘲笑洛阳扇好多年,动不动“我们洛阳公子可是国手钦封的国色天香”,烦不胜烦。结果终于有一天,给洛阳发现纯种中原人士白扇子不会骑马射箭。把他给得意的,可找着一点能胜过白扇了:你四花我三花,压我一头;你刚我阳,又特么压我一头;但是老子会骑马啊会射箭啊还会一边骑马一边射箭啊你行吗哈哈哈哈哈哈你丫不行!
遂是日强拉白扇找了草地比骑术。
洛阳开心,洛阳得意,洛阳骄傲,一拍马腚挺身冲出。
洛阳骑马,箭无虚发;
洛阳骑马狂奔,箭无虚发;
洛阳倒挂马背,箭无虚发;
洛阳在马背上甚至可以跳舞并且箭无虚发;

白...

江宗江没什么差其实,姿势参考p2

衣服也太难看懂了,脱了脱了,穿什么衣服啊这么不方便

花落在他身上,别时一如来时坚定。
真的很伤心,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版本的令君给我一种如父如兄的感觉,所以格外的舍不得。倒是嘉嘉,早知道他啥时候死,我都有点麻木了(没

宗三x江雪。瞎写。
---------------

00
也许你对现实失望至极,但你还没输——只要你不首先放弃自己。
01
“战争”是最难让人身临其境的词汇之一。没有经历过,就很难拿捏到那种无力感的精髓。你是街头群架里先被甩得颠三倒四而后转头就抛弃的棍棒板儿砖,也是这些政治共同体野心勃勃翻云覆雨的巨大洪流里被冲撞得身不由己的小民。什么平等什么独立,在这种情况下都显得稍稍有些像屁话了。
生而为人,却远远没有资本来支撑这种高傲的姿态,乃是最为可悲。
“醒醒。”
彼时的宗三,神思正在一片白茫茫的原野中游荡。他也不知道应该去哪儿,像是身处一个白瓷盘的正中央,触目细腻而无边际:啊啊…原来这个梦也跟往常没什么不同。世界精...

光只在他的手里,和他的眼底。
完工,表白曹奉孝。(这个称呼叫得我一曹郭党一本满足

没意外的话我写我唱我海报。
再一次语无伦次的表白我嘉了。我对你的倾慕更像信仰,希望我最终能成为我喜欢的那个样子。
———————————————————

如果你是传奇

曲:我离开我自己
词:郭嬴甫

初次见面是从旁人口中,听闻你的生平,
我这内向的钟情忽然就、揭竿而起:
老天给凡人的水火不容,轮到你全破例,
令你慧极如刃又有肝胆、照热眼底。

好比少年第一口烟,你有最出格的风趣;
又扛过了苍狗白衣,永远都鲜明。

你至死也未在纷扰人间、游到游刃有余。
于是我想天真到底才是、不虚此行。

-M-

这是我第无数次汲汲地、向人间夸口你:
“我年纪轻轻已见过世上、最动人传奇。”

烧红的热忱和才情,只是天才惯常手笔;
你更胜天才在死去、于最好年纪...

预警啊,纯粹拉郎,魔戒·瑟兰迪尔x阴阳师·荒川之主,皮肤川。小段子,没有连续的内容,就是突然觉得很萌。
-----------------------------------------------
(一)关于美
“不!别动,站在那儿,别靠近我。让我瞧瞧…噢,珊瑚,红珊瑚是吗?Umm…我得承认,你的品味还没我想的那么差劲,至少不是白色的,蓝精灵。但是——”幽暗密林之王从他的大角鹿上翻身而下,矜持地又挪近几步,脸上礼貌性地保持平静,但眼里的嫌弃根本不管那些社交上的虚伪套路,“但是,但是。你们水产品的审美果然还是…呃,要我怎么评价的好?”
荒川之主冷冷地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瑟兰...


荒川家的公司主打运输业,尤其海运。故而总有些满世界奔波的机会。茨木来了之后,但凡荒川出差,他就总会跟着,打着公务的大旗白吃白喝四处玩乐,日子不要太快活。荒川于是也被迫渐渐习惯了随身养只人形哈士奇,办公之余记得喂食记得牵出去遛遛,平日里就放着他自己追球打滚儿咬沙发。
那一天荒川接到黑晴明的请柬,两周后将要赴一场晚宴。结果不知怎么的这消息又被茨木知道了,于是意料之中的,哈士奇开始死皮赖脸要跟着一起去。荒川很头疼,不是因为带着茨木会给他添什么麻烦,而是今晚宴会规格高,茨木他没晚礼服穿。
荒川:“可是你没衣服穿。”
茨木:“我有啊!”说着就要跑去翻自己进公司统一配发的那套卖保险一样的保镖西装。
荒川深吸一口...

我努力不跟别人讲脑洞。
--------------

无间道

荒川是个生意人。
很正经的生意人。

可惜全世界的有关部门似乎都觉得他涉黑。
正经生意人荒川感到莫名其妙。

荒川有个小保镖,叫茨木。论起来是他爸爸的哥哥的夫人的堂妹的儿子的儿子,勉强喊他一声小叔叔。这人是有一天莫名其妙就掉到他公司来的,跟着来的是他爸亲自打过来的电话,叫他给在身边安排个工作,平时多照顾照顾。
荒川问他:“知道股票、有价证券跟基金都是什么么?”
茨木茫然。
荒川又问:“那知道债权债务关系是什么意思么?”
茨木又茫然。
荒川叹气:“那有人欺负我了,你要怎么办?”
茨木眼睛立刻圆圆亮亮:“打他!”
荒川:“很好。跟着我当保镖吧。”

从那以后,荒川...

摸个鱼,送给我的大本命。这么久以来,谢谢你陪我。
--------------------------------


在我印象里,他是个相当缺乏亲和力的人。
他心里有他厚重的过往,因而就与幼稚但纯粹的童趣绝缘;他肩头有不可为旁人道的责任,因而就愈发严厉和高高在上。而偏偏他还热衷随心所欲,还有少有人匹敌的思考力和行动力,于是他那冬天的海一样沉闷冰冷的气质里,又给平添了三分凛冽的刺痛。
按照我畏首畏尾的个性,我是根本没胆量去靠近他的。

但他偏偏是最先来到我身边的——在我还是个菜得不能更菜的阴阳师的时候。
往往这句话一出,接下来就是一段跌宕起伏的革命情谊了。那时候我没有熟识的同僚,没有可靠的老师,没人帮我指引...

这一章几乎用尽了我那点儿可怜的法医学知识……都08了才是个开头,天知道我什么时候写得完。

----------------------------------------------------

08

重案组就是传说中“三年不开锅开锅吃三年”的地方——当然警员们的工资并不能允许他们什么都不干地吃上三年就是了。这个城市虽然随处都游荡着不安定因素,但多数还是小打小闹,偷偷抢抢也就算了,有胆量有本事杀人越货强奸贩毒的还是少数,至于那些本身就有反社会人格、专门以各种花式犯罪为生甚至为乐的就更少了。

一般的刑事案件交不到重案组手里,非同一般的又不那么容易碰见,因此鬼使黑师徒很是闲暇了一段日子。踩...

不合辙

曲:好得很
词:郭嬴甫

我一生浪迹人间最爱顺流而活
任是两岸青山有艳阳关照或忿忿瓢泼
都安然行来、凭他相逢不避不躲
——如今恰好停泊
我一生与悠悠众口向来不合辙
悬崖上宁愿就一纵身也不肯勉力远涉
能料年年早春青冢
人有佳筵、我只一场萍踪日落

我够无闻,却远非落魄
不过是做个稍称职天地远行客
餍足于、不求甚解的芸芸
而尽兴在“光阴如梭”

我也有所爱,也曾失魂某某一道眼波
交颈而吻,恋恋却不至于恋恋不舍
今夜同路,或许挨肩抵足造个好梦
天明一笑便就此别过
——山也高,水也阔
也有人大半生全掷与我
却不经意、垂垂老在我青春好颜色
东风西风,何必要为它泪落
人人都生与这别离俱来
也算是世上一种、格外动听传说

我一生与悠悠众口向来不合辙
自古人间...

姿势参考辛酉刀法。
想看不拿团扇拿唐刀的小姑娘很久了,索性自己画。
我自己试了半天都没办法这样优雅地站住。

这章缓缓节奏,来一发甜一点点的日常。
但事实上小小黑根本就不会看“值不值得”,在他的眼里他是没有选择资格的,只要对方对他好,他就会用加倍的好还回去,以期留住对方。而无数感情可以建立并发酵在身份、地位甚至金钱之上,而独独除了他这个人本身。
-------------------
鬼使黑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痛到最后他是几乎麻木了,回到家里凑合喝了一杯热水,就着吞了两片药,然后就扑进床里不管不顾睡了过去。梦里他依稀又回到了很小的时候。那是个梦了很多次的故事。父母相继辞世,一切突如其来、山呼海啸,他与弟弟相依,两个孩子瞪着眼前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如此手足无措,又不得不努力地挣扎着生活——他们才刚刚造访这个世...

睡前讲个我脑内的后续

茨木最后并没有杀了他爸,他爸也没杀了他,不然他就没办法偷偷溜回去揍晴明了。
这一战的代价是,茨木的一只手臂,和他爸不甘不愿地认了弟弟做自家儿媳。
荒川不太在乎这个名分,但是有一点心疼茨木的手。

老皇帝干脆把之前给荒川的封地削边去角甩给他俩自立用了,反正平安京大得很,这个逆子他杀不了,但也不想再看见了。俩人欣然接受,之前的小王府,也不花钱翻新了,直接用作王宫。
但因为他爸把好的地方都给削去了,能用的土地少了很多,能种地给国家上交粮食的子民也少了很多,于是茨木跟荒川俩人的日常,除了钓鱼晒太阳之外,还多了一项——种地。自力更生。
两个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王,每天要勤勤勉勉,趿着人字拖卷...

我努力把自己瞎编的故事圆回来……


06

此刻天还太早,就连苦逼上班族们也还没醒。微弱的晨曦还保有一种不被人间烟火气所打扰的安然与孤单。黑童子开车意外地平稳,鬼使黑蜷缩在副驾驶座上,缓了一刻钟,总算缓过来一点。

“好些了?”黑童子察觉到他身体的逐渐放松,又不好从前方移开视线,只得微微侧过头问。

“嗯。”鬼使黑有些敷衍地回道。他慢慢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仰头靠在座位上喘气。路边的电线杆和树以温柔的速率掠过他的眼角,然后消失不见。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生硬地开口:“一会儿去我家坐坐?有些事,应该跟你谈谈。”

黑童子闻言,微不可察地笑了一下:“有什么话,现在说吧。不需要为我特意找什么合适的时机...

【茨荒】王不见王 完整版

lof把我屏蔽到没脾气。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83830200886667&is_all=1#_0

微博走↑

Charlotte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Charlotte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