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light, Dust, Fireworks and the Life

千秋长命鸟。

十二月啦!

夏季骑士限定!


我生时鸿蒙未辟,万物同我无定无依。


"有土地溃于轻呵,转瞬又沧浪并烟云 。"


——只当时、诸众无名,


皆日后,他娓娓中所拟。


我听说月亮被绑架了,请你快入梦去救它。

南山与秋色,气势两相高。

回头望城郭,烟蔼相表裹。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不知栋里云,当作人间雨。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不妨垂手小徘徊,日影转阑曲。

半岩晦云雪,高顶澄烟霞。

第一个误区,学法不是背下来法条就了事的。现在法考现场都配备法条汇编,但是我就算告诉你适用哪条法律你照样不可能搞定判决书里的说理部分,因为你没有理解到“法”的精神。

事实上本科的法学生面对五光十色的部门法的时候不比其他人少懵逼多少,而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这个部门法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它的适用范围,支撑它的基本原则和理念究竟是什么。最后这一条尤其重要,因为无论是在适用现有法律的过程中,还是未来根据时代发展需要拟定新的法律的时候,只有你明白它的基本原则和理念,你才可能保证(甚至有的时候这也保证不了)不泯灭自己行为的正当性。

日后未必每个法科生都要从事法律行业的工作,法条背了三分钟就能忘,但原...

传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天上所有的星星死去之后,都会来到那里,融化成从山顶倾泻而下的河水。 

【荒川】神乐历险记

又名《睡美川》

算不算乙女向我也不知道……总之打一个预警吧

沙雕,不切实际,慎入

--------------------------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东方岛屿上,沉睡着一位名叫荒川之主的大妖。

传说荒川之主有着举世罕见的美貌、强大无匹的力量,千百年来,无数人都欲一睹他的真容,却被汹涌而喜怒无常的荒川之水拦下他们好奇的脚步,无法近前。

人们都说,只有真正的爱,才能帮你渡过荒川的疾风狂浪、唤醒那沉睡的美人。

——我们的小公主神乐,在头一次从哥哥口中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深深爱上了这素未谋面的大妖。这份飘渺的爱意陪伴她度过了整个少女时期。终于,在她成年的当夜,她打点好了行装,怀...

情辩律师这个故事,我就拖啊拖啊,一直拖到现在,corruption和bribery的调查权已经从检察院手里被挪给监委会了……而我们曹副省长还在被监视居住。

但我有点好奇,新法施行以后检察院自侦的未结案件要怎么处理啊,是不是还由他们自己做完。

#白宇#

Kiss me down by the broken tree house
Swing me upon its hanging tire
Bring, bring, bring your flowered hat
We'll take the trail marked on your father's map

路两旁有鲜花和掌声,但你要像以前一样,不忘初心。

马蹄莲是一种很好的花,白甜甜是一个很好的人。

Sailing at Night

深夜暴言:

我是真的好喜欢瘦子。当然不是难民体型,就是正常偏瘦类。

你们感受一下,一眼望过去你能大概摸清他肌理之下骨骼的形状,线条干净利落又细又长还有棱角,抱起来不够软但是熨帖又轻巧,配上隔着衣服柔和的体温,用点力气整个环腰圈住的话非常踏实。腰细,手腕细,锁骨胯骨都很明显,穿上衣服就显得更柔软更让人有保护欲,脱了衣服也是盘儿亮条儿顺。这种偏瘦体型的男性啊我真是毫无抵抗力,如果恰好又是三四十岁的,那简直就是真命天子了好吗。

大概主要还是源于我对人体骨架的偏好……我觉得单纯一副骨架真的特别好看,clean and sexy。

金鱼应该出现在凶案现场

一点废话性质的感慨:

其实我一直就特别吃那种校园青春偶像剧男主的人设,成绩好脑子好人缘好身体好长得也还可以的那种。所以知道那个从我初中毕业就跟我在一起的男朋友后来去了一个迷之二本(但我觉得他应该至少是按一本录取分数进去的吧)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非常一言难尽。

以前做同学的时候他就是我的数学拯救者。我这个人自带“数学老师的枪靶子”属性,上课日常被cue。但我又不是勤奋型选手,强制性作业之外的题能不做就不做,所以上课的时候一旦被点到就悄咪咪抽走他卷子念答案。或者眼看着下节课数学课,用头一个课间紧急抄他作业,或者早晨起来早早到校抄他作业(我怎么老抄作业……)。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只来得及抄了他前半部分解...

祝你前程似锦,愿你未来可期。

《故园风雨后》

讲几个莫名其妙的故事。
我有个小伙伴,暂且称她S。小时候我们老是一起玩,她那时候就住我家那栋楼的顶层,相互串起门来非常方便。我日常趁她父母不在潜进她家帮她写作业。
有一天下午我跟小伙伴W一起去S家找她,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应。那时候小孩子还没有手机,我回家用座机往她家打了几个电话也都没人接。我们就想可能她家就是没人吧。但是W不死心,又拉着我去她家门口等,等得无聊就对着门上的猫眼往里看。看了一会儿她告诉我“我觉得她家应该有人啊”,我问怎么了,她说猫眼里的光一会儿明一会儿暗,感觉有人也时不时地从里面往外看呢。我就顺便也趴在那儿看了看,确实。黑一会儿亮一会儿,不知怎么回事。
我们那个时候真的心大,坐在人家门口...

Eye.

拟一条低俗曹魏招聘广告:
跟最伟岸的老板,睡最火辣的谋士;实现人生价值,重还社稷太平;敬业、忠诚、精明、野心,我们在洛阳,期待你的加盟。

【魔王宗】2018.6.17日记

打算偶尔用这种记日记的形式写写现代paro魔王宗的日常。更新是不定时的,但肯定不会只有一篇;一般日记日期就是更新当天的日期。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多多光顾多多产粮呜呜呜呜呜!

-------------------------------------

2018.6.17

今天和信长吵了一架。

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他的控制欲并非最近才这么强的,我早在答应和他同居的时候就该逼自己好好正视这一点才是。总部调我去国外分部接管工作两年,他不能接受也是意料之中,但我并不想放弃这个有可能带来升迁的机会。之后要怎么跟他谈呢?再说吧,其实他同不同意,和我也没有干系不是吗。

但今天想要记录的并不是这件烦...

1/8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