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座山,天上所有的星星死去之后,都会来到那里,融化成从山顶倾泻而下的河水。 

【荒川】神乐历险记

又名《睡美川》

算不算乙女向我也不知道……总之打一个预警吧

沙雕,不切实际,慎入

--------------------------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东方岛屿上,沉睡着一位名叫荒川之主的大妖。

传说荒川之主有着举世罕见的美貌、强大无匹的力量,千百年来,无数人都欲一睹他的真容,却被汹涌而喜怒无常的荒川之水拦下他们好奇的脚步,无法近前。

人们都说,只有真正的爱,才能帮你渡过荒川的疾风狂浪、唤醒那沉睡的美人。

——我们的小公主神乐,在头一次从哥哥口中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深深爱上了这素未谋面的大妖。这份飘渺的爱意陪伴她度过了整个少女时期。终于,在她成年的当夜,她打点好了行装,怀...

情辩律师这个故事,我就拖啊拖啊,一直拖到现在,corruption和bribery的调查权已经从检察院手里被挪给监委会了……而我们曹副省长还在被监视居住。

但我有点好奇,新法施行以后检察院自侦的未结案件要怎么处理啊,是不是还由他们自己做完。

#白宇#

Kiss me down by the broken tree house
Swing me upon its hanging tire
Bring, bring, bring your flowered hat
We'll take the trail marked on your father's map

路两旁有鲜花和掌声,但你要像以前一样,不忘初心。

马蹄莲是一种很好的花,白甜甜是一个很好的人。

Sailing at Night

深夜暴言:

我是真的好喜欢瘦子。当然不是难民体型,就是正常偏瘦类。

你们感受一下,一眼望过去你能大概摸清他肌理之下骨骼的形状,线条干净利落又细又长还有棱角,抱起来不够软但是熨帖又轻巧,配上隔着衣服柔和的体温,用点力气整个环腰圈住的话非常踏实。腰细,手腕细,锁骨胯骨都很明显,穿上衣服就显得更柔软更让人有保护欲,脱了衣服也是盘儿亮条儿顺。这种偏瘦体型的男性啊我真是毫无抵抗力,如果恰好又是三四十岁的,那简直就是真命天子了好吗。

大概主要还是源于我对人体骨架的偏好……我觉得单纯一副骨架真的特别好看,clean and sexy。

金鱼应该出现在凶案现场

一点废话性质的感慨:

其实我一直就特别吃那种校园青春偶像剧男主的人设,成绩好脑子好人缘好身体好长得也还可以的那种。所以知道那个从我初中毕业就跟我在一起的男朋友后来去了一个迷之二本(但我觉得他应该至少是按一本录取分数进去的吧)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非常一言难尽。

以前做同学的时候他就是我的数学拯救者。我这个人自带“数学老师的枪靶子”属性,上课日常被cue。但我又不是勤奋型选手,强制性作业之外的题能不做就不做,所以上课的时候一旦被点到就悄咪咪抽走他卷子念答案。或者眼看着下节课数学课,用头一个课间紧急抄他作业,或者早晨起来早早到校抄他作业(我怎么老抄作业……)。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只来得及抄了他前半部分解...

祝你前程似锦,愿你未来可期。

《故园风雨后》

讲几个莫名其妙的故事。
我有个小伙伴,暂且称她S。小时候我们老是一起玩,她那时候就住我家那栋楼的顶层,相互串起门来非常方便。我日常趁她父母不在潜进她家帮她写作业。
有一天下午我跟小伙伴W一起去S家找她,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应。那时候小孩子还没有手机,我回家用座机往她家打了几个电话也都没人接。我们就想可能她家就是没人吧。但是W不死心,又拉着我去她家门口等,等得无聊就对着门上的猫眼往里看。看了一会儿她告诉我“我觉得她家应该有人啊”,我问怎么了,她说猫眼里的光一会儿明一会儿暗,感觉有人也时不时地从里面往外看呢。我就顺便也趴在那儿看了看,确实。黑一会儿亮一会儿,不知怎么回事。
我们那个时候真的心大,坐在人家门口...

Eye.

拟一条低俗曹魏招聘广告:
跟最伟岸的老板,睡最火辣的谋士;实现人生价值,重还社稷太平;敬业、忠诚、精明、野心,我们在洛阳,期待你的加盟。

【魔王宗】2018.6.17日记

打算偶尔用这种记日记的形式写写现代paro魔王宗的日常。更新是不定时的,但肯定不会只有一篇;一般日记日期就是更新当天的日期。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多多光顾多多产粮呜呜呜呜呜!

-------------------------------------

2018.6.17

今天和信长吵了一架。

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他的控制欲并非最近才这么强的,我早在答应和他同居的时候就该逼自己好好正视这一点才是。总部调我去国外分部接管工作两年,他不能接受也是意料之中,但我并不想放弃这个有可能带来升迁的机会。之后要怎么跟他谈呢?再说吧,其实他同不同意,和我也没有干系不是吗。

但今天想要记录的并不是这件烦...

球球这一对稍微有点热度吧!!!
这种万分强烈又满是泥泞的感情不好嗑吗!!无数年之后回忆起对方那种五味杂陈一言难尽的情绪不带感吗!!!!啊!!!!!我要饿死了!!!

郭曹的帝都高考作文新时代青年场合。
我就是一派胡言。

郭嘉:“老曹,虽说我还算是个新时代大好青年,但我这就要先你好几步去另一个世界找组织报道了。不好意思。我们大好青年的政治觉悟,首先就体现在坚定的信仰和无比的忠诚上,所以我这辈子大多数时间都在信仰你的信仰和对你展现我的忠诚。我这么做不是因为你是'你',而是因为我相信你选择的方向,相信你的野心也相信你的苦心。我知道你也相信自己,正因此我才更加地欣赏你、爱慕你。以后的日子不能陪在你身边,但我会在另一边帮你打掩护,为你祈祷健康和长寿。希望你我再见的时候,你已经完成了组织上交给你的任务,带着我们共同的理想和遗憾,跟我一起尘归尘、土归土。”

#Saint as springtime.

【郭曹】情辩律师·六一的段子

这篇又名“看一个没进过酒吧的人怎么跟你们瞎扯淡”。

大孩子小孩子节日快乐,快快长大。

---------------------------------------------------

“六月一日儿童节,带我来泡吧?”曹操抽出一支烟,想了想到底没点,慢条斯理地又放回去,“不合适吧,小郭律师。”

郭嘉笑了笑,在昏暗的灯光下拉起曹操的手,领着他轻车熟路地穿过人群:“曹省长怕是没怎么来过这种地方吧?孩子么,眨眨眼就长大了,你看咱们都坦诚相见过多少次了,还装什么幼小纯洁。”

他们在吧台捡了个位置随便坐下,乐队正在不远处优哉游哉弹着jazz。郭嘉一个响指替二人点了酒水,随后也不知想到了什么...

# When one soul meet another.

#Just a lullaby of the Creator.

Who are we

Just a speck of dust within the galaxy

深夜政治不正确:
为什么会有人觉得“永无空窗期”是因为将就、寂寞、要人陪呢?不是的,我打个比方,好比食物,你看到我每天都在尝试新的菜谱新的店铺,并不是因为我有多饥饿——我喜欢食物,我只是想尝尝而已。
现如今的网络政治正确是“姐姐妹妹站起来爱情不是必需品”,没错,我认同。遇到可爱的人就手拉手相处一程遇不到就自己闲云野鹤随便浪。但“在乎”是有两种呈现方式的:第一种是正向反馈,体现在无时无刻不强调自己没了它不行;第二种是负向反馈,体现在无时无刻不强调自己绝对绝对绝对不需要它。而负向反馈还有两种呈现方式,第一种是自我中心式“我绝对不需要它”,第二种是地图炮式“需要它的人三观都需要正一正”。
但是啊孩子们,为...

很久以前,大家在各自的星星上安居乐业。

#看完复联3有感

#沃弥尔的星星震撼到我了

#我爱的鸟儿,它死于向光芒的冲锋

#沿光起舞

【魔王宗】又一个段子

我没研究过领带的构造,我现在是短发,我长发的时候也没用别人的领带绑过头发。但我自从刷美剧刷得眼神黏在那群闷骚律师胸前各种刺绣各种暗纹的漂亮领带上以后,脑子里就一直徘徊着这个flirtation的场景。

年轻的贝斯手撂下酒杯:“要上台了,冒昧借您的领带一用。”
那条有银线刺绣的深蓝色领带于是被从织田的领口抽了下来,而后随着那双修长的手,绑上了年轻人樱色的长发。
“真不好意思,发绳断了。”
酒吧的台下灯影迷离,台上光芒如匕。宗三便抱着贝斯站定,迎着那束强烈的光,冲他扬首一笑。
漂亮的领带束起了他的长发,刺绣闪闪发亮。于是织田得以将他这个笑容连带那些细碎的闪光一道尽收眼底。
——很有些挑衅的味道啊。

顺带...

【黑枪主从】一个段子

记一个依然是“我觉得画出来会很好可惜我只能写”的破脑洞。

前提是基友猜测大公可能还会分离出来,分离出来是个啥,之后达尼克还剩啥,我都不知道,没有逻辑,就是单纯的觉得这样有点带感。达尼克那种走火入魔的执念让我觉得他比起什么欺诈师来更像个偏执的小孩子。

---------------------------------------------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血色的光芒渐渐消散之后,达尼克看着眼前熟悉的人——或者说英灵,或者说吸血鬼,或者管他是什么——有些讽刺地笑了笑。

他白色的制服脏乱不堪,束好的长发也散开了——但是无所谓吧,外在的什么都无所谓了,毕竟就连灵魂都只剩下一点冥顽...

【魔王宗】一个段子

我感觉图的呈现形式是最到位的可惜我画不出来(。

-------------------------------

那日信长回到府上,诸人诸事都不理睬,直接便冲去了宗三的卧房。

彼时宗三正在檐下站着赏樱,见信长兴冲冲地赶来,二话不说就把他抱了起来,还顺便举着转了两圈。

宗三蓦然地双脚腾空,吓了一跳,下意识便圈住信长的脖子。

“出什么事了?”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

“今天很高兴?”

“今天很高兴。”

庭院里有一阵风吹过,轻盈的花瓣缠绕上叮当作响的风铃。

说起来,我们之间……难得有这种时候啊。宗三安静地笑了笑,身后烈焰滔天。

【郭曹】情辩律师·假车

最近压力大我就想开个车。设定就按情辩律师来吧。

--------------------------------------------------

“曹省长,我需要提醒您,我现在是您的代理律师——”郭嘉背靠着冷冰冰的墙壁,不知此刻该笑还是该怎么样,“委托书都签好了……我们律师不能睡客户,这样有违职业道德。”

“只有十分钟。”曹操并不搭理他,只伸手按向他的腰带,顺势把他往墙壁上更紧地推了一把。曹操比郭嘉矮上一头,但这么做的时候却并没有什么违和感,大概是久居上位的气势使然。"你师兄很快就会回来。"

“律协 is watching me.”

I am watching...

1/8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