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警啊,纯粹拉郎,魔戒·瑟兰迪尔x阴阳师·荒川之主,皮肤川。小段子,没有连续的内容,就是突然觉得很萌。
-----------------------------------------------
(一)关于美
“不!别动,站在那儿,别靠近我。让我瞧瞧…噢,珊瑚,红珊瑚是吗?Umm…我得承认,你的品味还没我想的那么差劲,至少不是白色的,蓝精灵。但是——”幽暗密林之王从他的大角鹿上翻身而下,矜持地又挪近几步,脸上礼貌性地保持平静,但眼里的嫌弃根本不管那些社交上的虚伪套路,“但是,但是。你们水产品的审美果然还是…呃,要我怎么评价的好?”
荒川之主冷冷地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瑟兰迪尔在原地踱了几步,才仿佛终于下定决心一般,缓缓地走向那个来自东方的大妖。他轻薄而华丽的衣摆拖在地上,金色的绣线闪闪发光,扫开一片堆积的陈朽落叶。瑟兰迪尔本就身材高挑,再加上东西方妖种差异里自带的种族优势,他往近前一凑,足足比荒川高出一个半的头。不得已只好微微弯着腰,凑近看他头顶那鲜艳的珊瑚,以及衣袖上飘纱一样粉嫩嫩的鱼鳍——听说这是他们荒川举川上下给设计制作的皇帝的新衣。
“你听说过鹿角吗,住在水里的王?”瑟兰迪尔绕着他慢慢地走,一边绕一边挑着眉毛矜持地品头论足,“还有树枝、浆果。哦,你可能没有…毕竟不比我们密林。但是说真的,我建议你试一试。就想——我这样。对你们来讲,这也算异域风情,嗯哼?噢,这是什么?银色的尾巴?是尾巴吗?嗯,我得说这个还不错。你……“
“说够了没有?”荒川压着嗓子打断了他。
说来很可笑,他最近刚忙完手头的事,终于闲下来时,未作他想,第一个念头就是睽违已久,要来密林见见这金毛傻大个儿。于是他也没打招呼,说走就走,一个水产翻山越岭不远万里跑到大森林里,几多辛苦,谁想见面劈头盖脸先被就穿着打扮一通批,自然不爽极了——原来一向随心所欲薄情寡义万事不挂心的荒川之主,竟也会这等小心思。
瑟兰迪尔话头被截,先是一愣,进而高贵优雅地笑了起来。他下颌一扬:“没有。还没有呢。有点耐心,好吗?东方的蓝精灵。我要说,如果按我们密林精灵的品味……你这身新衣,显然…啧啧。”'——然而下一秒声音忽然拉进,荒川猝不及防感受到一股温温凉凉的吐息喷在颈间——“可你知道吗,小荒川?这套衣服我确有一点欣赏得不得了……我真想不出,得是多么天才的设计者……才能有这样便利而美观的设计。”
密林间本就斑驳的阳光此时又被凑近眼前的脸挡住大半。荒川看着近在咫尺那微微颤动的金色睫毛,面上不动声色,皮肉之下,心跳加速。一双修长而微凉的手攀上他裸露的锁骨,进而顺势向下,掠过结实好看的胸口,探进低矮的衣襟里,直拨得他心率又高了一个度。
——是的,这便是在尊贵而骄傲的瑟兰迪尔眼里,这套衣服最值得赞美的地方了。
“手拿开。”荒川于是聊胜于无地推拒了一下,“大庭广…”
“噢没事的。”低沉而撩人的声音凑在耳畔。荒川感觉他正在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权。当然他可以夺回来,但他现在不太想。“使”或“被”就地正法,似乎是眼下唯一能安抚他忿忿内心的事了。瑟兰迪尔有一下没一下地咬着他尖尖的耳朵,手上四处煽风点火:“我还不了解你吗?你就是个野性难驯的妖怪,别假装害羞了。说真的,美学方面,我们一向没什么可谈的,这怪不得我,我和你一样有原则;但到了床上…你知道,我们的契合度可比这高多了。”
荒川闻言一笑——他忽地伸手扣住瑟兰迪尔的后颈,一使力,二人便双双跌在林地里厚重的落叶层上,他甚至报复性地让瑟兰给自己当了一次垫子——“好…既然精灵王今日好兴致,吾便奉陪到底。”
……但是能不能别让那头鹿围观?野战已经很羞耻了瑟兰。

(二)关于孩子
瑟兰迪尔倚在他的王座里,一手捋着头发,百无聊赖地喝酒。
莱格拉斯走的第三千七百八十四天,想他。
爱他在心口难开,何以解忧唯有葡萄酒。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大角鹿。
疾走扑蝴蝶的荒川路过,顺便高贵矜持地朝空巢老精放了一波嘲讽。
“得了荒川,难道你的孩子很让你省心?”瑟兰迪尔挑眉。
那厢荒川追烦了,折扇一抖,一道水流悄无声息卷出去,可怜的蝴蝶瞬间被浇得全身湿透掉在地上:“吾何来的孩子?”
“那天凑在你身边的小姑娘是谁?”瑟兰迪尔皱皱眉,显然不满于荒川这样暴力的行径,“那条小金鱼。”
“那个烦人的小妖。吾不识得她。”
“我可听她说,你欺负她不是一天两天了。”
“几百岁的小东西,不懂事很正常。在你眼里,吾难道是会计较这些毫末的人?”荒川白他一眼,“风言风语的,你可是去听她那甚么女子会了?”
“不错。可能因为,”瑟兰迪尔看着他笑笑,神色里还颇有些骄傲,“我长得好看。是她们请我去的。请我而没有请你。”
“……幼稚。”
“好了蓝精灵。别板着你的脸了——你长得,嗯,好吧我承认,你长得也很好看。何苦把好心打扮得凶神恶煞?”精灵王施施然起身,慢慢踱到荒川身边,“都是君王,我理解你。你们的话说得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面对所亲所爱的人,总有些说不出口的话…”
“收收你的同情心吧,瑟兰。”荒川笑道,“刚刚是谁缅怀儿子一脸愁容的?你才是把同所亲所爱的关系搞得乱如麻的人。吾孑然一身,除吾之外,是喜欢,是厌恶,不过都是不相干的人罢了。”
“可你爱他们。”瑟兰迪尔咄咄逼上,“相干与否,不过是个形式上的定义罢了。真正重要的是你爱他们。不然何苦为你那条河付出和牺牲?”
“…”荒川无语。这话倒没说错,住在荒川这么久以来,这片土地对他几乎形成了一种依赖感,遇事总要求他庇护。久而久之,看着这流域人人怪怪都在自己的管理下过得安宁,他也时常感到一点点欣慰。饶是他这般冷面冷心的大妖怪,也不敢承认自己对这片土地半分感情没有。
“算了,你我没什么不同的。”精灵王见他一时也无话可说,自顾自背了手踱开。
“我们都是失败的爸爸。和儿女关系一团糟。啊,莱格拉斯走的第三千七百八十四天。”
“……………”
刚说什么来着,那小金鱼真不是吾的孩子,以为谁都特么像你一样单亲家庭啊。

(三)关于初遇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荒川流域一片安静祥和。荒川之主正枕着尾巴,泡在自己的私人浴池里打盹儿。他狭长的眼睛微阖,长睫在眼下打出一片柔和的阴影,额上红珊瑚艳如二月春花,垂顺的银发又冷如新雪,散在水波中浮荡,同身上橙粉色的柔嫩鱼鳍轻轻纠缠。金色的日光为他苍白的皮肤镀上了一层温暖而罕有的亲切感。晒得正是舒服,却是忽听得远处一阵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四蹄动物的脚步声。
荒川之主感到了一丝烦躁。
但他是个尊贵优雅的妖,所以他决定忽略这一点小小的不愉快,继续有涵养地打盹儿。
结果那脚步声越来越大,还很快就到了近前。
荒川无语。
瑟兰迪尔正悠悠闲闲地骑着他的大角鹿,沿着水边溜达。他最近蛮闲的,正巧这几日天气也不错,便带了一小队保镖从密林出发,寻着美景走走停停,当作是散心,最后竟一路来到这处从未涉足过的水域。日光温柔地撒在他浅金色的长发上,将它们照耀得几乎透明,顺从地披在他笔挺的背脊。他湛蓝的眼珠折射着光线,同王冠上红宝石一样的浆果交相辉映。色泽典雅的长袍散在大角鹿的背上,其上细腻精巧的绣饰正随着小幅度的颠簸而闪烁生辉。瑟兰迪尔心情大好,驱着大角鹿直奔向河水边。
说时迟那时快,正赶上水中的大妖慵懒一翻身、睁开眼睛,精灵王也刚刚好赶着奔腾的大角鹿闯入他的视线。电光火石间就见两双眼睛两类气场两种威压扑剌剌短兵相接,这一眼虽都没看清彼此衣着面容,心里却是不约而同地都升起了一个想法——
“骚包。”
而后河川之主立时悄无声息地将自己没入水里,叫水流冷却微微发烫的脸颊;精灵王则莫名其妙又骑着大角鹿奔了回去。他冲保镖小分队不甚自然地清清嗓子:“回去,这儿没什么好看的。”

(四)关于语言
河川主和精灵王跨地域跨种族跨世界观的婚礼,理所当然地办成了yys-魔戒世界的第一大盛事。两个世界冠框架下的亲朋好友都纷纷前来祝贺,现场一时间妖山人海,热闹非凡。
今日的两位主角正在分别引着恋人认识自己的亲友。
“这位是长湖镇的Bard。跟我读,B-Ba-Bard。”
“………”
“这位是Bilbo·Baggins,跟我读,Bi——lbo——Ba——ggins。您好啊飞贼老爷。”
“……”
“这位是…灰袍巫师?还是你已经成了白袍巫师?嗯?这位是Gandalf。”瑟兰迪尔拉着荒川的衣袖,“你可以吗?会读吗?除了打个招呼以外没办法再聊别的了吧?我看你根本不敢说话,我猜但凡深入一点点的话题你都无法涉足。你的英文水平还停留在人类的小学生阶段,止步于日常问候。看来还需要我帮你补补——哦,还有精灵语。”
“……”荒川懒得搭理他。他只跟每一位略略一点头致意,随后就扯着瑟兰迪尔走向另一拨人,顺便一打响指,变出四四方方一张纸塞进瑟兰迪尔手里。
“这是什么?”瑟兰迪尔被他扯着,好奇地看着纸上的横横竖竖,“好多图案,是象形文字吗?”
“五十音图。”荒川回头,盯着这个二货狡黠地笑笑,“赶紧熟悉,做好心理准备——轮到吾带你认人了。”
吾的瑟兰哟,猜猜到底谁家的话更难学?

(五)关于小白脸
“瑟兰,起来聊聊。”睡前荒川戳在落地灯前,坚定不移阻断了瑟兰迪尔想要拉灯来一发然后洗洗睡的念头。
瑟兰迪尔只得不情不愿地坐了起来:“好吧…什么事?”
“你办公室里那个小白脸,是谁?”
“小白脸?”瑟兰迪尔不解。
“吾看着他天天跟你厮混一处。”荒川冷冷道,“出则同车,入则同席。”
“你是说加里安?”瑟兰一愣,随即笑了,“那是我的秘书,亲爱的荒川之主大人。怎么,你吃醋了?你知道,作为一个精灵王,我总得有一些关系亲密、值得信赖的助手。”
荒川冷哼一声:“老套路了,精灵王。但愿你读过东方那些小丫头们的必修课本。”
“什么?”
“《霸道总裁爱上我》。”
“……”瑟兰一挑眉,索性盘起长腿坐到床沿,“那么说到这个,我也有些事情要问问你。上次我去那条小金鱼的下午茶会,可是也见到了一个小白脸儿。维护起你头头是道的,夸你都快夸到天上去了。你倒是告诉我,那人跟你什么关系?”
“谁?”
“我哪儿知道是谁!问你自己啊。”
“你说的莫非是…荒…?”荒川迟疑片刻,“吾记得那金鱼姬,上次似是同吾讲过此事。”
“谁?”
“荒。”
“叫什么?!”
“荒!”荒川白他一眼,“不然叫马冬梅吗?”
却见瑟兰便秘脸地看着他:“你知道吗,荒川,现在我真的有点吃醋了——在听到这个名字以后。本来我完全没有怀疑你的。”
“?”荒川莫名其妙。
“说吧,”瑟兰迪尔忽地俯身直凑到他眼前,深沉而悲痛,“你到底有没有孩子?我想他是你的儿子,对吗?你实话讲,我不生气。”
……
你爱生气不生气啊瑟兰。吾真的是头婚。

(六)关于财富
x布斯全世界观富豪榜
………………
top 20 【幽暗密林】瑟兰迪尔;个人产业:密林珠宝批发市场
………………
top 27 【荒川】荒川之主;个人产业:荒川水产养殖基地

-End-


评论(7)
热度(38)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