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希的boss是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士,带着一种普遍被认为是特属于律师的好辩和自信。这种气场不是那么让人舒服,但却很莫名其妙的,让人(当然是有金钱基础的人)愿意去交出一部分信任,来押他在庭上的勇武战绩。
王杰希不那么喜欢他,但心里清楚自己跟着他能学到不少东西。
他回来的时候正碰上boss要离开私人办公室,关门回身的时候瞧见他一脸严肃地站在身后,便用一种表现得十分轻松的表情笑了笑:“回来了?我找你也没什么大事,就听说你去见黄少天了?”
“是。”
“见过一回,知道多难搞了吧?”——为表示亲昵,还故意拍了拍他的肩——“你这一下午啊,过得真让人可惜。”
王杰希表现得很顺从地笑了笑,没接话。
对方将他那副笑脸看在眼里,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睛:“我之前就嘱咐过你,别把精力浪费在不值当的地方。”
王杰希点头,含糊其辞:“嗯,我记得。可之前没想过会这么费事费力。一下午毫无进展,确实是我浪费掉了。”换来对方略带轻蔑地一挑眉。
给台阶下?
不下。
好嘛。厉害了。
“年轻人呀,还是多学着点儿。”boss看了他两眼,最终撂下一句话。
“是。”
“行,我出去办事儿,你忙着。我走了。”

boss什么意思,王杰希心里很清楚,特意找楚云秀打电话来提人,见面又一副轻松的无关紧要的样子,无非就是想暗里压一压他,让他进一步认清这个案子“下马威”的性质。
相比于努力,王杰希其实是个天赋型选手。来这里工作的时候,带的就是一份优秀到上天的简历。天赋太好,自然就格外受人瞩目,也格外受人嫉妒。他猜测boss是怕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野心太大不好管。然而王杰希可不是这么好压的软柿子,再者,谁来工作不想一步一步向上走呢?你不想让我见犯罪人?可我想见啊。这边三言两语应付过去,那边就联系了狱方,做好了频繁拜访的准备。
回来的路上他大概想了想,如果还有什么地方可以作为入手点,那么也只剩这个犯罪人了。其他的一切都已成定局,唯独在他这里,因为从始至终未发一词,所以一切都还保留着空白。多下点儿功夫,兴许可以挖掘出一些变数,帮他翻盘。
而且这种完全缄默的局面究竟是怎样造成的?拒绝配合?还是精神问题?因为什么拒绝配合?不信任?还是不抱希望?抑或是一种执拗地不愿开口地间接认罪?如果是精神问题,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精神问题?又是在什么时候产生的?这一点他甚至没在卷宗里看到只言片语。
王杰希希望是后一种,因为后一种的留白余地最大。如果产生的时间足够远,那么越狱,杀人,甚至最开始的抢劫,这一切行为的原因都会暴露出方便他借以动摇它们的着力点。而刺激他产生精神问题的原因,很可能又是一条新思路的敲门砖,牵扯出另外一些让人兴奋的事实。
但从卷宗上没有任何记录这一点来看,很大可能却是前一种。或者虽然是后一种,却是无关紧要的一环。这样的局面就比较令人失望了。
不管怎么样,王杰希决定先着手去调查——毕竟空想误国,实干兴邦。
当日他回家安安心心冲了个热水澡,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便开着车又奔往监狱去了。

评论(1)
热度(12)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