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扇组】你是个什么东西我把你一眼望到底·中

应该是中吧……虽然我觉得还会再有个中,一个下写不下……

------------------------------------------

金铃索陪在他身旁坐了一会儿,待他终于睡得安稳了,才起身离开。

伤势没有大问题,只是因为体力透支,任谁几乎全程单怼魍魉王,下来也要累去半条命的。下午这一战损耗都很大,大家便索性就地扎营,早早歇息了。寻梦人原本守在洛阳扇身边,却困得不住点头,最后终于没撑住趴在他身上一起睡了过去,也被妙手白扇拿衣服裹了打包抱去休息了。

于是后半夜洛阳扇迷迷糊糊睁眼,看到的就是撑在他床头小憩的白衣书生。眉头微微蹙着,手支在尖削的下巴,长发丝丝缕缕垂下,刚好替躺着的他挡住那头摇曳的烛火。

洛阳扇本能地感觉到烦躁,然而嗓子干干的发不出声音,只好静默地用眼神表达不满。

妙手白扇好似有奇异的信号接收功能,洛阳扇一瞪他他便睁开眼睛了,进而行云流水地解读出了那对漂亮的蓝眼睛里的潜台词:

“没错,又是在下。”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不要烦,你还需要人照顾。”

“寻梦人太困,我便先送她去睡了。”

“想坐起来待一会儿吗?我扶你。”

“喝口水吧,在这儿等我片刻,去去就来。”

洛阳扇茫然看着他前前后后不紧不慢地忙,先被揽着肩靠在了床头,然后被披上了一件也不知谁的外套,最后又被塞了一只水囊在手里。他咽下了从下午到现在他喝的第一口水,清了清嗓子,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应该说点儿什么,不然气氛就太尴尬了。然而张口却鬼使神差道:“你困不困?”

“啊?”妙手白扇显然也愣了一下。

“我说……咳,本公子说,”洛阳扇不自然地扭了扭头,“你困不困?下午也同本公子并肩作战许久,刚还劳烦你看顾,若困了就先去歇息,本公子无碍。”

妙手白扇一秒杀死对话:“不困。”

“……”

“那你渴不渴?本公子这还剩些水……”

“不渴。”

“……”洛阳扇受不了了,“不困也不渴,阁下这精力当真更胜常人。”

“洛阳公子也不遑多让。一觉睡醒,还有力气记恨在下呢。”

“……”洛阳扇瞪着白衣书生这笑意盈盈一张脸,一时间真不知还能说什么好,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虚弱的“牙尖嘴利”。哪知那白扇子听了反倒更乐了:“在下这就更不如公子了,我才‘几斤几两’呢?”

“……你!”洛阳扇抄起枕头就要打人,可惜手上没什么力气,被白扇轻而易举卸下来。

“洛阳公子,做这些,只欲证明我并无恶意。”俊秀的书生抱着枕头收起笑意,正色道,“虽不知究竟哪一点犯了你的忌,但在下自问行端坐正,磊落光明,对寻梦人和其他伙伴,也一向真心以待,实在不必你大动肝火。”

洛阳扇看了看他,又错开视线。

“战场局面瞬息万变,绝非儿戏,公子同寻梦人并肩征战这许多时日,恐怕也深有体会。如今日若非我二人合力,单公子一人勉力支持,如何平安制服得了那魍魉王?若心存芥蒂,你我私下井水不犯河水便可,但无论如何,兵戈之事,还望公子不要意气用事。毕竟,单单输了一场也便罢了,若是——”白扇说着慢慢地靠上前来,话音便拖着暖暖的气息尽数落在人颈侧,却是伸手将那枕头又塞回他身后垫着了,“若是公子因此有何闪失,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洛阳扇被他这动作搞得十分不自在,僵了片刻,待反应过来之时,白扇已重新直起腰来,眼底异样的光华一闪而过。他施施然退后半步一揖,留下句“公子早些休息”,便转身要走。

“慢着!”洛阳扇身体先大脑一步行动,待白扇闻言驻足回身,又忽然尴尬,挣扎了半晌终于道:“今日之事,多亏你相助,理应道一声谢。早先那些话,是本公子无礼了,你……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白扇闻言,无声一笑:“我就在公子隔壁。若有不适,随时可叫我。”

虽则有此一谈,两人之间的气氛已不再那么僵硬,但若说从此便消弭芥蒂,还是远远不够的——或是说洛阳扇依然在单方面地介意。妙手白扇的好人缘看在眼里仍然叫他无比介怀,对方深重而敏锐的心思又让他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即便相处几个月下来,这书生确如他自己说的那般,待人从来以坦诚真心,大事小情凡需出力都未有留藏。

说来也奇怪,向来眼高于顶的洛阳公子都是不会在意那些旁人的,他们怎么想怎么说怎么做,又与自己何干?左不过是些下人。但这个人不同,面对妙手白扇,洛阳那些高高在上的从容都被狗吃了,他总是有种冲动,要掀开那个人教人无时无刻不如沐春风的面皮,给全世界看看他心里脑子里的那堆沟沟壑壑,告诉别人你们可不要喜欢他,他就是这么一副样子。洛阳扇自问是反感那些同前主一样机关算尽、阴险狡诈之徒,但反感归反感,不理睬就好,却从不曾对谁如此介意。好么,这白扇子到底有什么逆天神力,连本公子都不得不多看你几眼了?

洛阳扇想不通,于是这件事就很快地被他抛在了脑后。

日子照旧地过,魍魉照旧地打,不知道寻梦人脑子是怎么长的,妙手白扇长期接替齐眉棍的位置,成了第一梯队里坐镇刚属性的角色。两把扇子或者轮替,或者并肩,倒是再没什么矛盾出现,只是私下偶尔大家在一起吃喝玩乐,二人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彼此。妙手白扇的个性,人与人之间向来游刃有余,见这架势,便知是洛阳扇仍然自顾自地看不开了。寻梦人百思不得其解这厮又要做什么妖,妙手白扇只笑笑道无碍无碍,莫要在意。说话间竟有几分暧昧的感觉,仿佛他才是同洛阳扇一边的那个,理当替他开脱、打圆场。

寻梦人无端觉得眼睛有些疼。


tbc

评论(5)
热度(32)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