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神乐历险记

又名《睡美川》

算不算乙女向我也不知道……总之打一个预警吧

沙雕,不切实际,慎入

--------------------------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东方岛屿上,沉睡着一位名叫荒川之主的大妖。

传说荒川之主有着举世罕见的美貌、强大无匹的力量,千百年来,无数人都欲一睹他的真容,却被汹涌而喜怒无常的荒川之水拦下他们好奇的脚步,无法近前。

人们都说,只有真正的爱,才能帮你渡过荒川的疾风狂浪、唤醒那沉睡的美人。

——我们的小公主神乐,在头一次从哥哥口中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就深深爱上了这素未谋面的大妖。这份飘渺的爱意陪伴她度过了整个少女时期。终于,在她成年的当夜,她打点好了行装,怀...

【瑟荒】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好,这就是我的一个突发奇想

预警啊,纯粹拉郎,魔戒·瑟兰迪尔x阴阳师·荒川之主,皮肤川。小段子,没有连续的内容,就是突然觉得很萌。
-----------------------------------------------
(一)关于美
“不!别动,站在那儿,别靠近我。让我瞧瞧…噢,珊瑚,红珊瑚是吗?Umm…我得承认,你的品味还没我想的那么差劲,至少不是白色的,蓝精灵。但是——”幽暗密林之王从他的大角鹿上翻身而下,矜持地又挪近几步,脸上礼貌性地保持平静,但眼里的嫌弃根本不管那些社交上的虚伪套路,“但是,但是。你们水产品的审美果然还是…呃,要我怎么评价的好?”
荒川之主冷冷地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瑟兰...

【茨荒】 无间道 Part 2


荒川家的公司主打运输业,尤其海运。故而总有些满世界奔波的机会。茨木来了之后,但凡荒川出差,他就总会跟着,打着公务的大旗白吃白喝四处玩乐,日子不要太快活。荒川于是也被迫渐渐习惯了随身养只人形哈士奇,办公之余记得喂食记得牵出去遛遛,平日里就放着他自己追球打滚儿咬沙发。
那一天荒川接到黑晴明的请柬,两周后将要赴一场晚宴。结果不知怎么的这消息又被茨木知道了,于是意料之中的,哈士奇开始死皮赖脸要跟着一起去。荒川很头疼,不是因为带着茨木会给他添什么麻烦,而是今晚宴会规格高,茨木他没晚礼服穿。
荒川:“可是你没衣服穿。”
茨木:“我有啊!”说着就要跑去翻自己进公司统一配发的那套卖保险一样的保镖西装。
荒川深吸一口...

【给荒川无cp】再见

摸个鱼,送给我的大本命。这么久以来,谢谢你陪我。
--------------------------------


在我印象里,他是个相当缺乏亲和力的人。
他心里有他厚重的过往,因而就与幼稚但纯粹的童趣绝缘;他肩头有不可为旁人道的责任,因而就愈发严厉和高高在上。而偏偏他还热衷随心所欲,还有少有人匹敌的思考力和行动力,于是他那冬天的海一样沉闷冰冷的气质里,又给平添了三分凛冽的刺痛。
按照我畏首畏尾的个性,我是根本没胆量去靠近他的。

但他偏偏是最先来到我身边的——在我还是个菜得不能更菜的阴阳师的时候。
往往这句话一出,接下来就是一段跌宕起伏的革命情谊了。那时候我没有熟识的同僚,没有可靠的老师,没人帮我指引...

【茨荒】王不见王 闲得慌的小后续

睡前讲个我脑内的后续

茨木最后并没有杀了他爸,他爸也没杀了他,不然他就没办法偷偷溜回去揍晴明了。
这一战的代价是,茨木的一只手臂,和他爸不甘不愿地认了弟弟做自家儿媳。
荒川不太在乎这个名分,但是有一点心疼茨木的手。

老皇帝干脆把之前给荒川的封地削边去角甩给他俩自立用了,反正平安京大得很,这个逆子他杀不了,但也不想再看见了。俩人欣然接受,之前的小王府,也不花钱翻新了,直接用作王宫。
但因为他爸把好的地方都给削去了,能用的土地少了很多,能种地给国家上交粮食的子民也少了很多,于是茨木跟荒川俩人的日常,除了钓鱼晒太阳之外,还多了一项——种地。自力更生。
两个原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王,每天要勤勤勉勉,趿着人字拖卷...

【茨荒】王不见王 完整版

lof把我屏蔽到没脾气。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83830200886667&is_all=1#_0

微博走↑

【荒惠荒】马桶与金鱼

荒川惠比寿!!预警!!攻受无差,反正不开车。
灵感来自基友。
-----------------


荒川是个片儿警。专管荒川区。人称荒川之主。
社会你荒哥。
牛逼。

荒川之主是一位外物不挂怀、万事只随心的主。
派出所规定了他们片儿警的上下班时间,但荒川从不遵守这些时间。他明白,他不会接受人类刻板规定的束缚,能束缚他的除了变幻莫测的心情之外,只有这世间至上之“理”——早晨八点之前睁不开眼,下午四点半一到就会饿。要保证睡眠,要下班吃饭。
但所幸荒川区派出所本身也没两个人,多养一个多一双手干活儿,因而荒川之主现在也还在当他的荒川之主。
每日清晨,卡着点儿睁开眼睛,裹好浴袍坐在窗前,先泡上一壶清茶——水是去年花上露,...

一个家居型的獭,早晨洗过澡披着浴袍,一边吃早饭一边就着晨光读报纸。
忽然听到有谁(其实是我,毕竟是我男人(bushi 走进客厅了,抬起眼睛很浅很浅地笑了笑。
特意画的沧桑了一点,还私心画了眼镜。
不知道还上不上色,先放线稿。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