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川家的公司主打运输业,尤其海运。故而总有些满世界奔波的机会。茨木来了之后,但凡荒川出差,他就总会跟着,打着公务的大旗白吃白喝四处玩乐,日子不要太快活。荒川于是也被迫渐渐习惯了随身养只人形哈士奇,办公之余记得喂食记得牵出去遛遛,平日里就放着他自己追球打滚儿咬沙发。
那一天荒川接到黑晴明的请柬,两周后将要赴一场晚宴。结果不知怎么的这消息又被茨木知道了,于是意料之中的,哈士奇开始死皮赖脸要跟着一起去。荒川很头疼,不是因为带着茨木会给他添什么麻烦,而是今晚宴会规格高,茨木他没晚礼服穿。
荒川:“可是你没衣服穿。”
茨木:“我有啊!”说着就要跑去翻自己进公司统一配发的那套卖保险一样的保镖西装。
荒川深吸一口气:“晚礼服。”
茨木闻言回过头,笑笑地问:“那晚礼服你有没有?”
荒川:“晚礼服我有。”
茨木:“那我穿你的啊!”
荒川:“………”
荒川:“你内衣裤要不要也穿我的?”
茨木眼睛立刻圆圆亮亮:“可以吗?”
荒川脸一黑:“滚。”
最后荒川还是在犬类爱的蹭蹭攻势下败下阵来,想方设法请人给茨木赶了一身出来。茨木在楼上屋里试衣服,荒川在楼下坐着喝茶看报纸,喝着喝着就听楼上嗷一嗓子:“小叔叔!这蝴蝶结怎么系!你来帮我啊!”烦得不行。但还是撂下杯子上去给他穿衣服。打领结的时候荒川说服自己,这就是在给十年以后替儿子系围嘴打基础,要有耐心,温柔,不能吼人,不能黑脸。所幸全套武装好的茨木看着还算可以,高个儿长腿,肩宽腰细,好身材被定制的衣服一衬,硬生生也衬出了一点贵气。荒川被这美色忽地一电,心头那口气才算平下去一点。遂顺手又给茨木一头乱毛抓了个精神干练的发型——这还差不多。他荒川带出去的人,从来打手指尖开始就不能有瑕疵。

晚宴当天,荒川同茨木的show up真可谓是亮瞎全场了。实在是因为这两人单说硬件条件,就都足够让人羡慕,不仅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脸那也是没话说。荒川的长相属于不怒自威型,高冷气场常年盖过美好的五官线条,可但凡有胆儿细看,那也是万分和谐甚至漂亮的一张脸。而茨木则是耀眼十足张扬十足的长相,尤其一双眼睛,好像常年都藏着太阳。若不是熟知他大型犬个性的人,恐怕会被他一眼摄住。再加荒川一贯讲究的衣着品味和举止常年熏陶,茨木抢眼得甚至有人在一旁窃窃私语,说荒总身边这个漂亮男人是谁,莫不是他相好。
茨木就这么跟着荒川大摇大摆蹭进了会场。一个浅色头发的小白脸就站在门口,看见荒川来了,立时面瘫着一张脸迎了上来:“荒川先生吗?黑晴明先生在二楼客房等您。”
荒川不咸不淡点了点头,示意那个年轻男人带路:“嗯。”
年轻男人走出几步,方又疑惑地回过头来:“这位是?”眼神瞟着茨木。
“保镖。”荒川道。同时斜了茨木一眼,却看见这货意外地一脸严肃。
“黑晴明先生只想见您一个人。”年轻男人见状冷冷道,“您在这里会很安全。我们有足够的安保人员。”
“所以,你不让他进?”
“不是我不让他进,而是没有必要。黑晴明先生特意邀请您,在二楼单开客房跟您见面,想必您也明白,接下来讨论的将是机密级别的信息。我以为,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男人说,“荒川先生,请您不要让我为难。”
荒川淡淡一笑:“你不必为难。既然他没必要去,那我也没必要去了。”
“荒川先生。”
“请你去叫黑晴明下来吧,我在这儿等。免得你带不回人,他要怪你完不成任务。”
“……”
年轻男人无法,只得去请黑晴明下来亲自处理。荒川趁这机会扯掉了茨木死死揪着他衣角的手,压着嗓子问他:“你做什么?”
“你为什么不去?”茨木罕见地严肃,“谈生意不就是你此行的目的吗?”
“因为你不能跟着。”
“可他是找你谈生意的。不是找我。”茨木竟然还皱了皱眉。
荒川一哂:“你可听说过黑晴明这个人?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么?”
茨木摇头。
“那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运输。”
“那你猜,他究竟想叫我替他运什么,才搞得这么神神秘秘、一定要骗我去二楼那个与世隔绝的小客房谈呢?”荒川冷冷一笑,“今日搞不好就是一出鸿门宴。本来你要是不跟着我来呢,出了什么事,我还能指望你来救场。现在你跟着我来了,为了我们都能全须全尾的回去,你最好不要跟我分开。”
茨木道:“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那当时为什么还要我跟着来?”
荒川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是你想来的吗?”
“我那是觉得好玩…”
“是啊。”
“啊?”
“你觉得好玩,我就带你来了啊。”
“………”茨木忽然无话可说,只好又问:“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找个理由推脱一下就好了啊。”
“你以为他要怎么威胁我?杀了我?那样他得不到任何好处。他要的是我帮他忙。同时把一个可称把柄的东西交到了我手里,带我上贼船,变成利益共同体。那么如何哄我上这条贼船,控制我而不让我消失?要么用好处,要么用把柄。”
“所以你没收他好处。”
“没有。”
“所以他有你把柄。那你到底是不是正经生意人???”
“………”荒川忽然也无话可说,神色复杂地看他一眼:“得空跟你讲。”

评论(2)
热度(24)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