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章几乎用尽了我那点儿可怜的法医学知识……都08了才是个开头,天知道我什么时候写得完。

----------------------------------------------------

08

重案组就是传说中“三年不开锅开锅吃三年”的地方——当然警员们的工资并不能允许他们什么都不干地吃上三年就是了。这个城市虽然随处都游荡着不安定因素,但多数还是小打小闹,偷偷抢抢也就算了,有胆量有本事杀人越货强奸贩毒的还是少数,至于那些本身就有反社会人格、专门以各种花式犯罪为生甚至为乐的就更少了。

一般的刑事案件交不到重案组手里,非同一般的又不那么容易碰见,因此鬼使黑师徒很是闲暇了一段日子。踩点儿上班踩点儿下班,八个小时在单位打打瞌睡翻翻文件晒晒太阳,也就这么平安无事地过去了。
鬼使白依然没有回来,甚至大有延后回家的趋势。鬼使黑就照旧每天下班想方设法把徒弟拐回家给自己做饭吃。然而拐了几次他也难得觉得不好意思,本想今晚就自己对付一下吧,下班出门却见黑童子正靠在他车门上等他,看他来了,罕有地一笑:“今晚想吃什么?”搞得鬼使黑莫名其妙老脸一红。
仿佛永远是不打不相识的,自从师徒俩头一次出现场、回来黑童子被鬼使黑一顿臭训之后,两个人反倒飞快地熟络了起来。鬼使黑是自来熟,但他从来自来熟得有分寸,该有的礼节性的距离感他心里始终都装着。黑童子更不必说,几乎是个“怎么都自来不熟”的个性。但也许是矛盾面前自己最失态的样子已经被对方看过了,便索性破罐破摔、不再有什么好矜持的,这样的距离感已奇妙地飞速消融在了他们之间。

第二桩案子发生在一个月之后,是从下面递到重案组来的。

“他们初步勘查现场的时候,本来是要当做意外事故处理的。”姑获鸟道。案件移交,是她随络新妇做的接洽,此刻刚从现场回来,一身寒气,也来不及歇一歇,就跑上来给重案组开会报道:“也确实很类似于意外事故,譬如天干物燥,小区垃圾站起火,烧死了夜宿当中的流浪汉或是专以收垃圾为生的什么人。火起于半夜,没人发现,所以越烧越大,最终酿成惨案。”

“可显然不是。”鬼使黑皱眉,顺手递给她一杯热咖啡,“黑童子给你冲的。”坐在鬼使黑身后的黑童子腼腆地点点头,然后这三人一同收获了隔壁工位上青行灯一记若有若无的眼刀。

姑获鸟对此浑然不觉,接过来喝了一口便继续道:“谢谢……我继续说,副组长。问题出在尸检。受害者表面皮肤三度烧伤,基本全部是痂皮,因此靠肉眼难以辨认外部特征,是后来送到法医那里解剖检查才发现,烟尘炭末根本没进入下呼吸道,这人不是生前烧死的,是死后焚尸。”

“那就很有意思了……”犬神倚在桌子上,手里转了一圈儿笔。姑获鸟冲他无可奈何地一笑。

萤草这时也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抱着一摞订好的纸。漂亮的小脸儿看起来有点疲惫。

“大家都在呢呀——不好意思我迟了一点,鸟姐我来说吧,辛苦你了。”说着她一一把纸分发给在座各人,“意见书在这儿,大家可以看一看哈。”

“说到是死后焚尸了是吗?诶,幸好没烧到内脏骨头都炭化,我仔细看了看,初步推断这位应当是死于机械性窒息。”萤草道,“检查尸体内部,有心肺粘膜下出血点以及肺泡性肺气肿。但具体是勒死缢死或扼死,需要借助尸体外部征象判断,以这具尸体的保存程度来看是很难做到了。脏器上并无锐器伤类痕迹,残留下来的皮下组织也未观察出曾受外力损伤的征象,推测生前至被焚尸时身体并无外伤。”

“根据现场可辨认的遗留物来看,并未发现诸如绳索、垫脚凳之类的物件。小垃圾站的天花板上没有挂钩,周围也没找到固定在地面或者墙面的铁棍之类。最重要的是,”姑获鸟接过话头,“尸体被发现时颈部并无束缚物,我们认为自杀的可能性不大。”

“起火原因呢?”鬼使黑道,“还有死者身份。”

“都还在调查中。”

鬼使黑叹口气:“我也觉得,不大可能是自杀。想自己勒死自己呢,总得有点儿绳子布条床单之类的帮帮忙吧……但也有可能是火太大直接烧没了。不管怎么样,我们得先走趟现场。”

他当下便站起来,一边穿外衣一边安排:“这样,管狐跟我走,咱们去现场看看,顺便亲自问问报案人。姑获鸟青行灯,麻烦你俩到事发小区周围的住户那儿走访调查一下,还有夜归的人,问问看起火当夜有没有人恰好听到什么不寻常的响动——别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啊。如果是他杀,这肯定不是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怎么也得有点儿反抗。破案头绪说不定全在你们手里握着了。至于犬神呢,看在你有家属陪的份儿上,给你个能准点儿下班的活儿,留守局里等起火原因的调查结果、死者身份和现场遗留物分析。有消息立刻告诉我。”鬼使黑总结性地拍拍手:“暂时就这样了,来吧各位,辛苦一下了。”

各人领了任务,都纷纷站起来开工去了。唯独黑童子没被点到,依然安安静静坐在那儿。等鬼使黑准备得差不多了,他才站起来,从鬼使黑办公桌上拿了车钥匙,很自觉地跟着走了出去。

“你小子倒自觉。”鬼使黑看他一眼,笑了笑。

黑童子借坡下驴地低低头:“我只能跟着你。”

管狐:“……”

 

tbc

评论(9)
热度(51)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