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章缓缓节奏,来一发甜一点点的日常。
但事实上小小黑根本就不会看“值不值得”,在他的眼里他是没有选择资格的,只要对方对他好,他就会用加倍的好还回去,以期留住对方。而无数感情可以建立并发酵在身份、地位甚至金钱之上,而独独除了他这个人本身。
-------------------
鬼使黑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
痛到最后他是几乎麻木了,回到家里凑合喝了一杯热水,就着吞了两片药,然后就扑进床里不管不顾睡了过去。梦里他依稀又回到了很小的时候。那是个梦了很多次的故事。父母相继辞世,一切突如其来、山呼海啸,他与弟弟相依,两个孩子瞪着眼前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如此手足无措,又不得不努力地挣扎着生活——他们才刚刚造访这个世界,还有那么多没见过没听过的人和事,总要尽力多在这里留一段时间。
无数人的脸走马灯一般在他眼前闪过,他早年为之打过工的老板,困难时刻接济过他们的亲友,路上替他拾起东西的好心人,他做了警察之后经手过的嫌疑人、被害人和家属。纷纷扰扰,络绎不绝。待日上三竿他一觉睡醒,胃痛倒是好多了,可满心都是跋山涉水一样的疲倦。
为什么又梦到这些了?可能还是因为那个案子吧,鬼使黑心想。命运对谁都不公平,这世上不幸的人千千万,他知道,因为他也曾是这些受害者之中的一员。但很奇妙的是相比于其他人浓重的怨气和阴霾,这些不公在他身上留下了更多的光与暖——他目睹过世界的凉薄,却因此能更敏锐地感知人心的火焰。于是别人迷茫无措,甚至晦暗酸涩,他却向着这一小簇的火种而一往无前。
所以他理解那位父亲,但从来不同情他。相比于厌世者,他更欣赏自救者。
鬼使黑晃晃悠悠从床上爬起来,先把前一天晚上匆忙离开时没来得及收好的锅碗瓢盆饭菜都一一归位,再换下一身脏衣服,钻进浴室好好洗了个澡,把自己收拾整齐,又随手从冰箱里拽出一块面包,就准备回局里——车早起叫他徒弟开回去了,今天他估计要坐地铁去,得在走到地铁站之前把面包吃完。
然而鬼使黑甫一开门就愣住了:他家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个人,背靠在墙边上,盘着一双大长腿,脑袋垂着,看来是在打盹儿。那人一听他开门便醒了,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努力变出一副清醒的面孔来,操着一种刻意的稳重成熟的口气问他:“你醒了?”
竟是黑童子。
鬼使黑给他气笑了,反问他:“你也醒了?”
黑童子扶着墙站起来,腿麻麻的,有点不好意思。
“什么时候来的?”鬼使黑抬手替他掸去背后蹭的灰。
“刚来几分钟。”
“得了吧,刚来几分钟您老都睡这么一觉了?”鬼使黑白他一眼。这小子估计是摸不准自己什么时候回局里,于是一大早就跑他门口坐着来了,想着送他一道去上班。
鬼使黑无意间碰到他的手,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凉??”随后意识到估计是在门口坐太久了,初秋的早起是很有几分凉意的,小年轻儿穿得又少…等等,可是现在都中午了啊??所以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
黑童子略显不自在地看了他一眼:“六七点吧。”
“送我回来都快五点了!你到底回没回家睡没睡觉??”
“睡了…”
“………”鬼使黑有点没脾气了,“所以没回是吧。小祖宗,你有病吗??没病也不怕把自己整病了吗??”
“我没病,但是你有病啊,我不太放心…”
“………………………”
好,我有病。
于是鬼使黑也不打算回局里了,反正大部分事情他昨天晚上都处理完了。他把黑童子拖进屋里,丢给他一套还没穿过的浴袍,责令他先去洗个澡,然后出来吃东西,睡觉,今天的工作任务他自作主张全部取消了。随后又想起来自己也做不出什么好吃的,于是拿起手机准备叫外卖。却见黑童子飞快地从怀里掏出一袋子什么东西丢给他——一袋子小包子。一直捂在黑童子怀里,现在还温温的。
鬼使黑:“…………”
黑童子:“胃痛的话,应该吃点热的东西。”
黑童子:“我早晨买的,不知道你几点醒,不敢敲门。结果时间有点长了……”
鬼使黑:“…………………”
鬼使黑:“我的小祖宗啊……好吧,其实还有点感动的。谢谢你。”
鬼使黑:“但是!你先给我洗澡去,赶紧去!什么都别管了,放下包子!三二一快去!”
于是黑童子被乱七八糟赶进了浴室。

鬼使黑最后从楼下宏状元叫了两碗粥,俩人一人一碗,清淡管饱,非常完美。
黑童子套着鬼使黑按自己身材买回来的浴袍,斯斯文文地喝粥。低头抬手间,领口一截笔直的锁骨若隐若现。
“咱俩才认识两天。”鬼使黑舀起一勺粥,“你对我太好了。”
黑童子一愣:“?”
“你昨天才进的重案组。今天就在我家门口坐着守夜了,还给我买早餐。”
黑童子低头默默喝粥:“因为你对我也很好啊。”
“好吗?”鬼使黑一挑眉,“我以为那是对后辈的合理关怀。”
“……“黑童子顿了顿,“以我的标准,这已经是格外好了。”
鬼使黑轻笑一声。
“怕你出事,怕你生病,怕你饿着累着冷着…对于关心你的人来说,这都很正常,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鬼使黑伸手揉了揉对面青年人的发顶,“我是你副组长,还是你师父,当然要关心你。平时多注意一下你自己,另外出门去可别这么实诚,别这么随随便便掏心掏肺,好歹先看值不值得,我是为你好。得亏你是遇到我,不是别的坏人,我不想着占你便宜。”
“还有,下次不要让我再看到你守在我家门口一夜了。我千方百计想让你过得舒舒服服,你倒好,时时刻刻不让我省心。听见没?”
黑童子:“……”
“问你话呢,听见没有?”
“……嗯。”
鬼使黑看他闷闷的,心说这孩子真是奇了怪了。昨天晚上那个自命不凡地跟他侃侃而谈的人哪儿去了?早上起来一下子就变得这么乖了,跟兔子似的。真的是不懂,现在的小年轻儿啊,真是跟他们有代沟了。

评论(4)
热度(37)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