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宗】2018.6.17日记

打算偶尔用这种记日记的形式写写现代paro魔王宗的日常。更新是不定时的,但肯定不会只有一篇;一般日记日期就是更新当天的日期。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多多光顾多多产粮呜呜呜呜呜!

-------------------------------------

2018.6.17

今天和信长吵了一架。

也并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他的控制欲并非最近才这么强的,我早在答应和他同居的时候就该逼自己好好正视这一点才是。总部调我去国外分部接管工作两年,他不能接受也是意料之中,但我并不想放弃这个有可能带来升迁的机会。之后要怎么跟他谈呢?再说吧,其实他同不同意,和我也没有干系不是吗。

但今天想要记录的并不是这件烦心事。下午吵过架之后,他就摔门离开了。我当然见过他发脾气——对下属或者其他什么人,比这大得多的也有,所以我并不觉得有多么严重,就自己待在客厅随随便便看了一下午电视。我原以为我们又要有几天相互不说话了,他忙他的我忙我的,我睡下他再回家,他起床我已经去上班,这样的日子。毕竟通常我都倾向于冷处理矛盾,像今天这样真的吵起来还是头一次。如果是要冷战的话,其实我也不需要帮他准备晚饭了,但想想之前他离开得匆忙,不知道带没带钱夹,所以还是在餐桌上摆了他的那一份碗筷。

我本想自己先吃,但最终还是决定等等他——回来看到只有残羹冷炙的话,也太可怜了。今天天黑得蛮快,我坐了一会儿,想着饭菜差不多要冷了,刚刚打算端去厨房回炉加热,门铃却响了起来。我猜大概是他回来了吧,只好一手端着碟子一手先去给他开门,心里还想着果然没有带钥匙,大概钱夹也确实没有带,今天给他准备晚饭是对的——但我没想到,开门之后,首先挤进屋来的会是那么一大丛五彩缤纷、摇摇晃晃的氦气球。

它们不由分说跟来人一起推搡着进了屋,玄关很快飘满了气球,一个个圆润又轻盈,被吊顶暖色的灯光照得通透。一些拥到我身边来,蹭得我的头发都起了静电,飞起来黏在气球上。我想那时候我应该特别滑稽——一手端着冷掉的菜碟,一手扯着气球拉线,一脸茫然,还有头发乱糟糟地飞着——因为随后我就看到,信长拨开这些圆圆满满的气球挤到了我面前,脸上挂着一个止不住的大大的笑。

“我觉得你会喜欢。”他对我说,一边接过我手里的碟子,“我走在街上,隔着远远地一眼就相中了它们。多可爱啊,我当时就想,我应该全部买下送给你——我是说,对不起,亲爱的。我不该带着这种恶劣的情绪和你商量你的工作。看在气球的份儿上,我们和好吧?”

“我不是个孩子了。”我又好气又好笑,“况且你觉得家里还有地方给气球住吗?”

他随手扯过来一只粉灰色的,把绳子系在了我的手腕上:“不,你当然你不是;但气球也不是孩子的专利。而且你真的不喜欢它们吗?这一个和你的头发很般配。”

我无话可说,事实上那时候他看起来才更像个少不更事的孩子,举着气球,满脸期待地邀功。他某些时候流露出来的与平常大相径庭的纯粹,对我来说堪称致命;当初我就是因此爱上他的。我只好拉着他穿越气球阵,安排他乖乖坐下等着开饭。

其实气球很好,我很喜欢;我喜欢它们是因为它们就像一个梦,梦是自由的,是可以飞的。但我没想到它们也可以被系在手腕上,可以“和我很般配”。

往后两周家里大概都要被它们占领了。好处是无论在哪个角落自拍都会像在游乐场一样轻快,他搭配的颜色蛮好看的;但祈祷我们不用在夜里睡着睡着觉突然被气球爆炸的声音惊醒过来。

至于工作的问题……再说吧。笼统来说,我讨厌悬而未决,但有时悬而未决反倒是最长久的状态。我如同薛定谔的猫。


评论
热度(10)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