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的短一点,是我好不容易编出来一个案子。翻了翻法条,但是不排除我记错了/学的都还给老师了诸如此类的后遗症,大家就那么一看,不要太深究。
情人节快乐。笔芯。
---------------

03
时值初秋,平安京夜里的空气是很舒服的凉。鬼使黑看起来稍微有点糟心,他跟黑童子打了个招呼,点了一根烟,降下半扇车窗。车在还没完全平静下来的晚高峰末尾缓缓地挪。
黑童子在路上才反应过来,鬼使黑那句“赶紧再吃两口”是专门跟自己说的,估计是看自己吃饭太斯文,怕晚上加班饿着。其实鬼使黑看着是饿到两眼放光,吃起来也没比自己粗犷多少,俩人一样是没吃几口就赶着出来了。
说来不怪鬼使黑糟心,这次的案子算是个突发事件——情节严重的突发事件,简单来说,有个人举着自制土炸药和西瓜刀闯进了警局大院,顺手劫持了局里一位很不巧加了一会儿班、刚刚才打算离开的小文员。
鬼使黑等着车乌龟爬等得无聊,索性又一个电话打过去,开了免提扔给副驾的黑童子,听络新妇讲案件背景。电话里络新妇交代的简洁明了,劫持者是三年前一桩交通肇事案中受害人的父亲。那起案件里,他的女儿在某一天放学回家后不幸遭遇飞来横祸,被个新手上路的富家子弟开着小跑车撞飞了出去,可怜的女孩虽被及时送医,最终依然因抢救无效死亡。后来这案子判下来,这富家子弟得了一个三年有期徒刑,在里面呆了三年,最近刚出来。
“这女孩是他家的独女,他妻子可能很早就去世了,之前一直是他和他女儿相依为命……三年换小姑娘一条命,他一直觉得不公平,他觉得三年太少,这里面肯定有钱权交易…最近上街可能又遇见那富二代了,受了刺激,这不就举着炸药包来炸碉堡了。”络新妇在电话里叹了口气,“可是按道理说…”
“嗯,按道理说,交通肇事本来也没有杀人的故意,加上还及时送医了,三年应该已经是最高的了。”鬼使黑闷闷地吐了一口烟圈,然后把烟碾灭在车载烟灰缸里,“现在现场怎么样?”
“犯人情绪很不稳定,那把刀快把咱们小姑娘的脖子划花了。一直嚷嚷着要警察还他女儿命来,要么就干脆一枪毙了他。”
“……”鬼使黑皱了皱眉,“行吧,我听说有炸药,不知道威力,叫特警了吗?”
“叫了,都到了。”
“好,那你们万事小心,我们马上也到了。”
黑童子在一旁默不作声地听着,这时候识趣地帮忙挂断了电话,却出人意料地开口问了一句:“你们会一枪毙了他么?”
“尽量不。”鬼使黑道,眼睛只看着前面的路,神色显得有些晦暗不明。
车子又被迫停了下来,好在夜色清凉,还不至于让人太烦躁。
“为什么?”
“法律制裁的本意不是逼着任何人去死…死也没有那么万能,逃避不了这么多事情。”
黑童子垂了垂眼帘:“他为什么找上你们?这案子是司法机关判的。”
“因为…”眼看着前面的车龙又开始动弹,鬼使黑一挂档,慢慢跟了上去,“朴素价值观吧。在他的心里,警察就是正义和力量的化身,理当替天行道。”
“可现在他的神要背叛他了…”鬼使黑面无表情地叹了口气,“以及,不是'你们',是'我们'。”
黑童子一愣。
“你已经是重案组的人了,下午还喊过我师父,当我聋的吗?”
黑童子不知怎的,心里竟突地一跳。
“…是。”

评论(6)
热度(50)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