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晓02

02
黑童子这个人,不只是“不爱说话”,那简直就是常常让人觉得他根本是个哑巴。因此前几日相处下来,队里跟他还能说得上几句话的,除了鬼使黑这个师父之外,也就是姑获鸟了。青行灯一身富贵大小姐气场,奉行“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的交际准则,只要不耽误工作她完全可以当你空气,充分尊重你的个人空间;犬神愿得一个雀白首不相离,也没工夫去搭理一个成天冷脸的新人;管狐络新妇纯粹是因为觉得跟他说话费劲,有事宁可全拜托鬼使黑转达,也就姑获鸟这样好脾气又母性泛滥的,时不时还愿意对着这高岭之花嘘寒问暖一番。黑童子是寡言不是不识好歹,因此对姑获鸟的态度也格外亲近一点,平日不声不响地帮忙接个水买个饭什么的。
而鬼使黑对他则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黑童子觉得这位副组长长这么大可能就从来不知道啥叫“跟你不熟”,黑童子来的那天,他也就自我介绍的时候有了一点身为前辈的稳重风采,跟黑童子相应的稍微保持了一定距离感,当晚下班的时候就已经单方面发展成勾肩搭背的兄弟情了。
打听清楚黑童子家就他一个,没人等着吃晚饭之后,鬼使黑就笑呵呵地开车把他绑回自己家吃饭了,美名其曰“吃个接风宴,培养一下感情”,事实上是发现徒弟会做饭,就再也不想过吃外卖的日子——出警局门往停车场去的时候,还脚底拌蒜差点自己摔一跤。
被他勾肩搭背着的黑童子一激灵,下意识地一扶他的腰——哎呀。
好细。

鬼使黑自己有一处小公寓,但目前和自己的同胞弟弟住在一起。因为他一个人民警察,工作实在太忙了,自成年独立以来不停地发展叫外卖和蹭饭技能,却始终点不亮做饭技能点,做出来的那个玩意儿只能叫能吃,楼下流浪狗都不见得多闻一闻。加之作息过分的不规律,他在饮食上一直都很对付,一度惯出了很严重的胃病,他弟弟鬼使白这才忍无可忍地责令他搬到自己公寓的客房来住,每天兼职免费保姆——他们兄弟两个自幼失怙,鬼使白几乎是受鬼使黑一路照顾长大的,他比任何人都更希望鬼使黑能有健康而顺遂的生活。
”小黑啊,会做饭吧?来,给我搭把手。”鬼使黑晃进厨房没三分钟——黑童子估计他连手都没来得及洗——里面就传来扯着嗓子的时代的召唤。
黑童子面无表情的进去了。
“想吃什么?”
“前辈来定。”
“那我就看着做了啊。”鬼使黑装模作样的开始扒拉操作台上一堆葱葱菜菜,“炒个油菜?会吧?”
黑童子:“……”
“好像还剩一口米饭…蛋炒饭呢?”
黑童子:“……”
“没有肉……那焖个虾呢?你会吗?”
黑童子:“……”
“或者炖猪手?这个是不是太难了?”
黑童子:“……”
黑童子:“我来吧。”
这人怎么这么没脸没皮的。黑童子攥着一把小油菜心想。
事实上黑童子做饭的水准也只是家常菜系中的一般,但总比鬼使黑要强。折腾到最后,两人一人下了一碗面,两个鸡蛋一层碎碎的小葱花,素菜是炒青笋,清清淡淡,荤菜黑童子还真的给变出了一锅炖猪手来,看得鬼使黑两眼放光。
鬼使黑(看起来)颇不好意思地一番客气,就推着波澜不惊的黑童子落座开吃了。很可能没了他弟弟他真的要活不下去,此时此刻一碗面也给他吃的无比盛大,幸福得好像在吃满汉全席。其实叫来的外卖味道未必比他弟弟或是黑童子做的差,但鬼使黑就是觉得,那种“这是特意给你做的晚饭”的感觉是那堆外卖饭盒里找不来的,因此格外享受黑童子这顿家常便饭。
“哎哟,可好吃死我了,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啊小黑,”鬼使黑一口猪手咽下去,扯张纸巾抹了抹嘴,笑嘻嘻地看向对面连吃饭也波澜不惊的黑童子,“以后也常来师父家吃饭呗?”
“……谢谢。”黑童子惨不忍睹地闭了闭眼。
鬼使黑咧嘴,笑得眼睛要没了。
但俗话说得好,多磨的才叫好事(?),两人还没吃到一半,鬼使黑的手机就突然开始尖叫。
鬼使黑只好匆匆忙忙扯了张纸擦手,钻到阳台去接电话。
黑童子慢条斯理地咬着面条,就听他全程没怎么说话,只时不时“嗯”一声当作回应。两分钟以后鬼使黑挂了电话回到餐桌前,脸色已是严肃得同刚才判若两人。
“赶紧再吃两口,吃饱,跟我回局里。”鬼使黑道,“出事儿了。”
tbc

评论
热度(61)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