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居型的獭,早晨洗过澡披着浴袍,一边吃早饭一边就着晨光读报纸。
忽然听到有谁(其实是我,毕竟是我男人(bushi 走进客厅了,抬起眼睛很浅很浅地笑了笑。
特意画的沧桑了一点,还私心画了眼镜。
不知道还上不上色,先放线稿。

评论(4)
热度(9)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