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灵:

赤子,在我这里的定义可能不是那么大众化。

确实,我们需要他一腔热忱而坦诚无畏,他眼里的人间仿佛终年黎明。但这样甜腻的鸡汤在我看来充其量算是“生活面前可爱的傻子”。

我想真正的赤子,应该是更像小孩子,简单直接。有情谈情、有欲发欲,而不在乎“理想”“目标”甚至“成功”这样的人造词汇的束缚和压抑。他一定不是执着的,至少不是纯粹的执着——当执着和热忱牵扯到一起,它才算是有点儿意义。所以我也并不以所谓“三分钟热度”为耻。

某种程度上,他该是淡然的,因为除了眼下这一秒他一无所有,十年前出生和十年后身故,这都与他无关。也正因为此,他又是热烈的,因为他恰能专心地把一切生活都投入到眼下这一秒。是爱是恨是恩是怨,都没时间纠结,统统来报。我想这才是最自然的状态。脱离文明,仅凭本能。

活着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我在无数个瞎熬夜的日子里都忍不住去想它。很多人善于自我经营,但恰好我不是。我只想走一步算一步,既无远虑,也不管近忧。就这样。


赤子



曲:张敬轩-春秋

词:郭嬴甫




心头有未辟鸿蒙 像吞入山腹的青


再细瘦如撇眉尾小刀刃 也挑得起三尺红


一尺冻在白指甲 人是不见雪深冬


一尺铺在肩头欲盖春色罅缝


一尺锁死 善感的喉 野火跌作秋


——“你竟有一生拥兵不战这等昏庸”




可眼底装的荒山岭偏偏压过老城


也不知哪种欲蠢蠢发时能胜过俱与天生


配得起挚爱 便要掏尽肺腑所有


若恨就至死方休


白龙跗骨时旱野又奔来山洪


殉城的将军只有个懵董稚子还将他相拥


这儿正溺死旧爱 那儿还攥着游丝


他只顾嚎啕 不成声




将沉河每只惊鸿 都烘成春秋大梦


然后屏息纵身跃入跌宕癔症


——“过路人以吻告永别”




总有人偏爱用“地老天荒”冠姓深情


到头那姓氏却被地老天荒埋下死无对证


岁月狠似虎 也有颇狠戾的宽容


愿忍你断尾掐头


短绌或餍足又何尝不是所幸


天底下痴人俗人偏无圣人得做爱侣老友


你要万中独一 他要杂芜鹤立


少年哪最得天独厚 正是凡庸


别把人间悲喜都荒废作甚孤勇




睁眼前这芸芸混沌与你谋面未曾


阖眼后执著一口馀息便捻入年年东风


一生是稚子远游 老来是倦客归程


别太怕棺薄衾冷


将一腔熔炉情怀在盛年平分


半腔致以诗中爱念半腔大敞给酣畅的痛


记得馈我情义 也敢纳怀疮冻


守个盛世水尽山穷




-END-


评论
热度(1)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