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年纪越大,越该明白少年人那种纯粹的勇敢、热烈、决绝,究竟有多可贵。


如同正当时节的花,不遮不掩,不迟不疑,灼灼茂茂开满天地,耀眼不伤眼,张扬不张狂。


也如夜幕的星,光芒中边角都清晰可辨,却不觉尖刻。


也如破冰的水,桎梏一刀斩断得干净;一心向东,不疲不倦,不颓不沉,不止不休。


按道理讲我本该正是这样一个年纪,却不知怎的好像失去了年轻地活着的能力。但哪有人生来就累、天性难与俗接、命定要活得低调克制寡淡无味呢?我很可能是智商不够,其他人,恐怕是在见过、听过、经历过之后,就慢慢把那个少年人深藏进了心里,因他太珍贵,踏入俗尘,便难护周全。


然后慢慢庸碌,慢慢虚与委蛇,慢慢患上倦怠性淡泊名利综合症,慢慢忘掉,直到某一天,他们于人潮不息中再度对一个耀眼的谁大梦初醒、一见钟情:那曾是我最想要的样子啊。


从此上穷碧落下黄泉,便再也挪不开眼。



#那些本命爱豆恐怕都是这样来的#




那年有人,你曾爱过


曲:陈奕迅-《爱情转移》

唱:井画儿【花凉古风音乐社】

后期:竹庭【千与工作室】

美工:归歌兮【serenity工作室】

词:郭嬴甫【Rucos音乐社】





问你可曾听闻过 冰解河开声色


仿如他眉梢惊风眼底流波


是候鸟日夜兼程 残冬翅端撞破


初见天日便已钟情的利落


问你可曾眼见过 人间芳菲灼灼


似他笑七分志满五分意得


是春风眉睫上过 幸其天高地阔


并纯粹而勇烈到不识坎坷




从来光阴最喜出尔反尔最善刁钻消磨


粗砺荒芜偏身披湖光山色


确有人肝胆相托 落得身筋骨尽折


隔三年唇齿相依未必识得


你娓娓道他是你听过见过心头安卧


碧落黄泉中最最锦绣山河


待三年匆促一过 却山销尽水也枯涸


独你将残骸 茫茫然敛个满怀 逢人还诉说




凡窥见分秒白昼 便知夜多浑噩


感于麻木无非是心头曾热


如乏趣一斗炭火 醒睡得过且过


终于天地浩荡极刑中身殁




以履薄冰时神经 求来一口气活


转头又尽数呼与斗室昏惑


嘻笑悲泣或沉默 皆为某家口舌


蝇营狗苟哪个又非为所迫




从来光阴最喜出尔反尔最善刁钻消磨


粗砺荒芜偏身披湖光山色


确有人肝胆相托 落得身筋骨尽折


隔三年唇齿相依未必识得


你也曾坐拥一片喉间珍藏心头安卧


碧落黄泉中最最锦绣山河


年年月月竭力过 却山销尽水也枯涸


直待你某日 对镜如大梦初醒——“竟早不识我”




那年有人山崖覆雪一骑当先你曾爱过


恰逢你明艳如红正好时刻


今柴米之余提及 是否也恍然如昨


竟剩旧情某桩从未敢割舍


他是你少年轰轰烈烈至情至性心火


你是你眼下沧桑异乡异客


残羹也招你落座 倦极还宽慰着过活


虽这般狼藉 仍信世间有值得 以余生蹉跎




是某日人海 再逢谁眉目稔熟 如当年你我


评论
热度(1)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