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冰济我

原曲:梁静茹-会过去的
填词:郭嬴甫

【就献我几年心路,与你做贺礼。】

深林白鹿 芜园老叟 哪个不是客
都是我 如芒在背 踽踽不歇人世间跋涉
一路上的倾盖如故 渐次烟尘中成“已故”
明知是无可奈何 也不甘老死这般贫薄

便赊口气 撷柄枯枝 仔细作唇舌
一双眼 囹圄吞下 江头岸尾早春至冬末
从此每一须臾歌哭 即便最轻细如埃土
也不必惫喘如我 雪泥鸿爪留不下始末

最年少不更事 最自以为深挚
谈情时千军万马 正滚滚红尘 也戛然能止
最无病小罅隙 最爱浩大声势
总问好梦中借取 虽落笔太艳 也算桩稚嫩心事

背乡的辙 野草渐长 十年后成河
诗与歌 惯为“死去” 赋美名曰“白驹隙间过”
两三句的音容笑貌 我在笔端迎来送往
某一日筵席散尽 不敢问声舍得舍不得

最重不期而至 最痛无觉无知
孤身在茫茫的霭 来路旧识都 正溘然长逝
最怕春光消磨 最谢风霜矜持
终敢冒铺天盖地 空白举起步 因背抵相熟城池

为罕有的梦 或诸不遂不平事
与未灭心火都烧作诗

最长人生在世 最幸字句可恃
虽孱弱倒也堪配 细窄双眉与 天生心口痣
覆水都悬作匾 未说的都冰释
一路山河到蝼蚁 前尘到续笔 都承蒙不弃扶持

辍耕待我老死之时

评论
热度(4)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