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大鱼海棠了,想说几句。
先说电影的问题。首先,逻辑混乱,构架单薄而残缺。这是因为编剧浪漫主义情怀泛滥偏偏又没有那个能力去构建一个完整的条理分明可运行的世界观,然而知其不可还非得为,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结果。真的有这种讲述能力的人,他笔下没有人是配角,只分作是谁的主场。每个角色背后都是一个故事,环环相扣,层层叠叠,逻辑清晰,最终组成一个完整的大社会。
这位编剧显然想讲一个纯得不能更纯的故事,然而这么纯的故事本身就不适合大世界的构架,一是因为把世界观搞太大了没必要,纯纯的主线情节两句话就说完了,二是因为构架大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不可能只维持这样的纯粹了。非得要构造上古神话一样的背景,后果就是剧情和角色都很单薄,还脸谱化。有些角色干脆存在感就没有——比如椿的爸爸,椿回来之后,他再也没出现过。后来椿的妈妈也就是凤的身边,就出现了另外一个男人。也有许多细节来不及交代没着没落——比如赤松子跟祝融,到底什么关系??怎么救人还拉上小手了??还有许多情节宛如飞来横祸让荧幕前的观众除了一脸懵逼做不出其他表情——比如救廷牧,祝融一句“绝不能让他们跑了”就带着赤松子立刻放弃救人去抓椿和鲲了,你们知不知道廷牧还在水里漂着呢啊???行不行啊??救个人能要你们几分钟???
其次,提倡的主要观念有问题。“善良”是个很美好的品德,但“善良”跟“理智”是不冲突的。不是说你初衷是善良的,你做的那些破事儿给别人添的麻烦就可以一笔勾销自己还能理直气壮。我不希望孩子们接受这种思想,越小越不应该去看。树立正确三观从小做起,姐姐希望你做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只做自己可以承担得起后果的事情,不要给别人添麻烦。知错道歉,好好认罚。
其次,说说黑子们的问题。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个观念,即在不损害社会和他人利益的范围内人人享有按照独立意志行使权利的资格。换人话来讲,只要不碍别人的事儿,那么你想怎样都可以。在这个观念下,黑子们骂椿绿茶的很多黑点就开始站不住脚了。椿以命换命救鲲,爷爷以命换命救湫,湫以命换命送椿去人间,其实本质上都是各自在行使自治权。他们的行为是有个相对人,但对于相对人来说此行为属于纯粹获利行为,不需付出,并且他们都是自愿作出的选择,没有人威逼利诱他们。这就好像是我自愿要把传家宝送给你,送给你之后我又怪你抢走了我的传家宝,你觉得这样公平吗?
还有一点需要明确的就是,椿在上述行为人做出这种类似于赠予的行为之前,从来没有被告知对方将要付出的代价。当她知道以后,要么是木已成舟,要么是“机会宝贵只有一次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总不能让他白白付出”。我再举个例子,比如你去超市买薯片,结果这个超市没有你想买的那个口味。这个时候有个人拿着你要的口味来了,只跟你说你想要是不是?我给你。于是你接受了。然而在你撕开吃的那一刹那,他才告诉你你要吃这包薯片,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你闺蜜必须替你出双倍的钱。如果你事先知道这个条件,我相信你是不会接受的,可问题就在于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但是现在晚了,你必须要付出这个条件了,那么你闺蜜的损失能怪在你头上吗?公平地来讲,不能。也许有人会跟我说,我不相信天下有免费的午餐,我会事先就问好条件。但你说出这句话有一个背景,就是你面对一个陌生人,和习以为常的危机四伏的世界,你本能的选择不去信任别人和这种明显的无偿的利益优势。可椿不一样,椿生活的那个世界也不一样。而她所面对的人是她的亲人和挚友,她不会有这个警觉性,去不相信他们的“馅饼”式承诺。如果那个陌生人换成你爸爸,你想你会在撕开之前先问问他有没有附带条件吗?
其次我们来说说最招黑的一点,即椿似养鲲的行为导致了地下世界的大灾难,而她还执迷不悟。这里我用几个刑总课上学到的定罪方法来判断,这件事到底该不该怪椿。
第一点,因果关系,即椿的行为是否确然地导致灾难后果。椿与灵婆换来魂魄的时候,灵婆并没有告诉她这个后果,即设定里没有明确交代过这个后果。而从后面的种种迹象来看,鲲的到来和成长和地下世界的种种异常虽然确实同步发生,但同步发生也完全不能证明有因果关系。我和你同活在这个世界上,那我的存在和你的存在之间难道有因果关系吗?全村的人都在针对鲲,椿也知道家里不能养鱼,但应该是不知道为什么,至少不知道会导致灾难。而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跟她正面谈及鲲的存在和灾难之间是否具有因果关系,除了结尾祝融和赤松子表示“再放你们走会有更大的灾难发生”。但是从影片结局来看,不仅两个人都被放走了,而且也完全没有任何严重的灾难发生。
这就很尴尬了。
而且,究竟是鲲留在地下世界会导致灾难,还是鲲本身存在就会导致灾难?若是前者,那么椿送他回人间,刚好是在解决问题;若是后者,那么为什么鲲留在灵婆那里的时候就风平浪静?
因此,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看,因果关系这一点就不必然成立。
第二点,行为人的可责性,即椿是否真的知道自己这样做是错的而故意为之,或确实知晓后果而故意放任不理。其实在第一点都被驳倒之后,第二点根本不必要谈,但我还是想说两句。其实很简单,首先她不知道自己做的是错的。一命换一命是标准的古代朴素的同态复仇思想,只不过到椿这儿加了个自主实施,本质上没变。这种思想是公平的不能再公平了,因为没受到人道主义的太大影响。并且她爷爷也表示了支持,一个人无论是从独立思考方面还是从听取他人意见方面都认为这是对的,那么他就会认为这是对的,即他认识不到这是“错”的。既不知道,就谈不上故意。其次她不知道后果,原因从因果关系栏。灵婆第一次出场时,就椿和观众所知的代价,仅仅是椿的一半寿命而已。只牵扯自身的寿命,这就归到了自治范围内了,而这次灾难也就自然而然归到了不可预见的后果一类,即意外事件。遇到意外事件,一般我们是不做处罚的。
所以,综上所述,行为人不具有可责性。
所以呢,也不知道你们黑她啥,她基本没做错啥,除了对湫的态度有的时候有一点点差。就这么来看她其实还是个挺敢想敢做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姑娘的,是你们小黑黑们没想清楚而已。没想清楚就不要乱说话,这样不好。
至于鲲和湫,我就问问,谁没个一见钟情求而不得的人,谁又没一个厮混到熟悉得这辈子只能做朋友的人?只是她比你敢去追求更敢于拒绝。湫的付出她不可能不看在眼里,我也不相信她心里毫无愧疚。但人心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在努力的不让自己受委屈,椿是,湫也是。让爱的人余生都活在愧疚里,按理说这不是一个成熟理智的人会去做的事。这太残忍了。
我去电影院看的,直白的说,不值票价。但五十块钱花来替黑子们付给椿做名誉损失的赔偿金了。整体来讲,我不喜欢大鱼海棠,除了爷爷奶奶、湫和祝融赤松子之外,都不喜欢。甚至场景也不是很戳我。给小朋友看一看是可以蒙混过关的,因为小孩子没有那个能力去观察到它世界观上的漏洞,并且还会为了主线剧情的强大张力而满足。你们想想喜羊羊与灰太狼。但前面我说了我不希望孩子们看这个。我最怕他们继承我国传统上提倡的那种愚善——没错,虽然椿没那么绿茶,但这部电影很浅薄的,通过爷爷台词直接点出了这个要命的扭曲的主题。我写这些,就是因为看不惯无脑黑。每次我们玩儿的好好的,我没觉得你有什么异常,结果总是在这种需要分析的事情上叫我觉得你需要喝六个核桃,这不好。说话讲证据,我们不如就好好分析一番,看看谁比较在理咯。
最后用湫的台词来做结尾吧,这个孩子很可爱,除了喝多了容易中二。
“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着你。”
我在人间一个风雨交加的天气里,看完了一部幼稚地关于爱的故事。

评论(10)
热度(33)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