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来个二连更w然后要出门浪几天啦。一个(本来就没有)才思枯竭的我。

----------------------------------------------------------------

01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快到荀彧的行为虽然做出了反应,但思维和认知都还没跟上来。

曹操、郭嘉和他原本在同一家律所工作。律所是个人出资创办的律所,走合伙制,出资人就是曹操。他不算专职律师,但是也算有资金也有社会人脉,要钱还是要案源都还没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专业技能。于是有专业技能的荀彧和郭嘉就先后加入了进来,开始跟曹操搭伙过日子。三个人从最开始一丁点的规模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慢慢也形成了大概的分工:曹操安心做老板,出钱拍板儿做决定,郭嘉专攻专业范畴内的问题,荀彧则能者多劳,一边管接案子一边还发挥管理方面的专长,拓展业务、接收新的合伙人,都少不了要他操心。

本来,就在半个月之前,一切都还好好的。他们接案子,见当事人,出庭,做辩护,每天习以为常地忙到飞,偶尔做完一单还能抽空聚个餐。可谁知道忽然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曹操重伤躺在医院里,不知道能不能清醒过来;郭嘉倒是被领回家了,可精神失常,也不知道能不能清醒过来。

荀彧同郭嘉也算是竹马竹马,从小混在一起的,只不过荀彧略长郭嘉几岁。他知道郭嘉的父母已经过世了,就在他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完全行为能力人不久。因为一次意外。他又是家中独子,其余亲戚也甚少走动,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生活。如今忽然精神失常,想找个人心甘情愿地好好照顾他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于是荀彧干脆跟郭家为数不多的其他亲属协商了一下,自愿领了这个监护权回来。一来也算了解,二来也算专业,由他做监护人,大概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他当然知道郭嘉应该是一副怎么样神采飞扬的样子,所以这幅情景,他看着更心疼。他想起以前郭嘉经手的那些案子,那种独属于他的刁钻但是一针见血的切入点,想起他总和曹操傍在一起,那种明亮的眼神跟毫不遮掩的笑容,那种总是胸有成竹的不紧不慢,真是没有半分迹象能让人推测出来,今后的某一天他也会沦落到这样一个地步,蜷缩在他人的怀抱里瑟瑟发抖、慌乱无措。

他就像是一簇火,现在突然就熄灭了。灰烬可怜巴巴地散在地上,等着荀彧来收敛干净。

荀彧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弄成这个样子的。应该不是意外事故,但是意外。意料之外的。

他当时接到的直接就是警方的电话,喊他去医院。根据警方的表述,这是一场视觉效果和实际效果都十分惨烈的车祸,在一个并不太繁华的路段,因此现场调查起来很有些难度。而按照大夫的话,作成这样两个人暂时能活下来已经是上辈子积德了。但根据他的了解,无论是曹操还是郭嘉,都没有酒驾飙车之类的臭毛病,知法守法,谨慎为上,这都是职业素养,干这行快半辈子的人了还能怎么作呢?

他猜想应该是报复一类的,比如之前接的某个刑事辩护(当然也有可能不是刑事类)的案子里面恰巧有一个不懂事的被害人家属,听不懂程序正义和职业道德,只知道抄着刀在“裁判不公”的时候替自己“伸张正义”之类的。他猜想应该是冲着郭嘉去的,毕竟他了解郭嘉,火焰愈耀眼就愈容易灼伤别人,这种案子你作为辩护律师解决的越漂亮原告越可能恨你恨得牙痒痒,况且在专业的问题上郭嘉对待缺乏知识又缺乏理智的人的态度一向非常不屑。

也许是有人在他们的车上做了手脚。毕竟他们的车一般都停在院子里,并且每天来事务所的当事人都很多,开车来的更多,门口的保安也没办法注意得太仔细。

但这终归是猜想——荀彧摇摇头——而且这暂时不是他分内的工作。长久以来的经验告诉他,查案这种事就应该乖乖交给警方,而眼下同样有十分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比如郭嘉曹操的退伙问题。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好……或者说,还能不能好。荀彧是个稳妥而现实的人,他向来习惯做好最坏的打算:很有可能,今后的路,要他替他们两个人走下去了。


评论(2)
热度(29)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