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邙有故人,留也不留?
---------------------------------

#酒店#
酒店是郭嘉订的,正在他们忙得脚不着地的那几周订的,携程。当时给曹操看了一眼,从文字描述到酒店大堂和客房照片,曹操没挑出什么毛病,地理位置和价钱又都合适,遂下了单。然后俩人立刻又扎回了明天一早给客户宣讲用的稿子里。
这会儿俩人从高铁上下来,出站还没呼吸上几口洛阳洒满阳光的不新鲜的燥热空气,就瞥见了一边儿排队等出租车的一长——串儿人。思付片刻,曹操叹口气摸出手机打开地图,郭嘉则奔向路边一乘凉的老大爷打听公交站怎么走。那老大爷乡音极重,然而郭嘉却不知怎的有点儿无师自通,明明身边没一个河南人,河南话倒是听得溜溜儿的,跟那一排大爷大妈交流无障碍,聊完道声谢,拉着曹操七拐八拐就找着了。
等公交也等了挺久,俗话说得好嘛,不到关键时刻不掉链子。下了公交还得跟着地图在小街小巷里穿行一阵儿,其间烈日当头,空气燥热,车辆横行,人声喧闹,秩序混乱,闹得整个郭嘉包括曹操都不是很好。曹操顾及形象,躲那些冲上人行道的车子的同时尽量走树荫,郭嘉却已经自暴自弃,人行道正中晃荡躲都懒得躲,还明目张胆撑把小阳伞,苹果绿的那种,公主伞,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曹操嫌弃地看他一眼道死娘炮,郭嘉听了,就势往曹操身上一倒,翘着兰花指大庭广众之下喊他阿瞒哥哥人家热得心口痛啦,惹得路人频频回头,惊得曹操脸都僵了。
到底是订酒店的时候太忙乱了,图虽然都没什么问题,文字描述上可是打了不少折扣。大费周章check in以后,曹操和郭嘉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这个床小床腿不一样长隔音差窗户临走廊还安铁丝网的“四星级”双人间,最后还是决定不挑了,出来玩还是要开心一点。两人查好路线,放下大件儿行李,机智勇敢的郭嘉还在最后一刻连上了他家Wi-Fi。然后出门,打车,奔向来洛阳以后得第一个目的地。
#古墓博物馆#
这地儿是郭嘉来的前一天刷微博的时候偶然刷到的,他本来就对古墓什么的特别感兴趣,刷到就腻着曹操要去,于是俩人还在高铁上就计划好,下车第一件事就是往这儿奔。
这博物馆近北邙山,送他们的司机师傅跟他们讲,去那儿的人不太多,因北邙这个地儿,阴气有点儿重。下了车郭嘉却只觉地广人稀,清净凉爽,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地方。博物馆多是地下建筑,搬迁复原了不少古墓,形制标准,气氛逼真,有些还贴心的停了棺,或甚将白骨形状用白石灰勾画出来。时值午后,里面却一派森冷,光线偏暗,零零星星几个游客在矮小的墓室里钻进钻出。无人高声喧哗,无人拥挤推搡。郭嘉和曹操慢悠悠地在弥漫着潮湿泥土味的通道里溜达,肩并着肩,心里莫名一阵闲适。
说实话,他们谁也没觉得这儿阴冷吓人,反而有种登门拜访旧友的熟悉和亲近。他们不怕,就算真的出来个什么,不但不怕,甚至还可能淡淡定定甜甜蜜蜜跟对方打招呼,秀个恩爱虐个鬼。想必是此处真有前世故人相候吧。而这整座北邙,于他们而言,也似乎有着一种莫名的安慰效果,也许是因为这儿躺着这千千万万年许许多多人,大多机关算尽,争争斗斗沉沉浮浮一辈子,可光阴逝尽也都终于过上了安稳平淡的生活。一死泯恩仇,每天搓搓麻将唠唠嗑儿,隔朝跨代也能成挚交,这日子正是对了曹郭这对人世里摸爬滚打到心累的活人的胃口。
人活一世,真的太累。
郭嘉忽然叹口气,转头对曹操说我不想走了。曹操笑笑,不置可否,只催他往前。
于是幽微的光线里他们就这么陪着彼此,继续晃晃悠悠消磨这难得的一下午清闲。
他们都知道,离开洛阳,离开这里,一切还是要继续的。

评论
热度(15)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