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洛阳回来,所以本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不定时更,可能弃,看心情啦,毕竟马上回去上学又好多事嘤嘤嘤。
流水账。
----------------------------------------

焦头烂额紧赶慢赶忙了两三周,终于赶在五一节前堵住了刁钻客户的嘴干完手里这一单麻烦到死的生意的曹操和郭嘉,如约在公元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九日这一天早晨翘班踏上了计划很久的洛阳之旅。
#day 1#
#出发#
车是早起七点钟的车,高铁,四点多就得起床。
郭嘉前一天晚上看小说看得没刹住,一下儿看到了凌晨一点去,放下手机刚准备关灯,猛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收拾行李,看了看时间大为惋惜,想果然天注定我出门是不能打扮的太帅,遂放弃搭配胡乱双肩背里塞了几身儿衣服就赶紧抱着被子滚去睡了,闭眼前一秒甚至还惋惜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姑娘一样穿连衣裙这样比较省事。然而第二天早上,不出意料的,还是困得头晕眼花,起床重度困难。缓了半天,好不容易吃下去几口面包做早饭,就被楼底下等得不耐烦的贾诩冲上来塞进了车子里,拉去京西火车站。
曹操这边就非常从容了,吃了晚饭查过天气,很仔细地调动了自己全身的审美细胞搭了搭衣服,亲和的,高冷的,青春的,稳重的,狂拽酷炫的,低调奢华的,恨不得一样来一身儿一天换三百六十身儿大街做T台秀给全世界看。他甚至还幻想了一下自己在郭嘉照片里帅气冲天气场两米八的样子——可惜的是郭嘉照照片很少照人。然后曹大老板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一杯红酒配电影做睡前温和的娱乐活动,十点钟准时卧倒,三秒进入甜美梦乡。第二天清晨五点三十分,如约准时坐上了前一天预约好的车,奔向京西火车站。
#会合#
令人意外的,竟然是郭嘉先到了,可能有赖于贾诩过人的车技。
早晨六点刚过,北广场人还不多,京城这个点儿的天气又凉,没人,没太阳,没噪音,郭嘉很是神清气爽浑身舒畅了一把,然后成功钻进了藏在角落的售票大厅里。
曹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取了自己定的票,靠在取票机前面守株待曹。然而盯着安检那边看了半天都没看见曹操,站累了正打算蹲下来继续等,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他自然知道是谁,然而还是转过头去平视前方假装一脸茫然:诶诶诶谁拍我,人呢人呢???视线以下的曹操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来。
然后眼看时间要来不及了,曹操就没有再找个角落堵住他嘴让他长长记性,而是拖着他直奔进站口检票。
总共没过几分钟,刚才又没人又没太阳又没噪音的北广场就变成了到处是人遍地是阳光满天飞噪音的北广场。简直神奇。郭嘉不胜其烦,索性就拽着曹操的衣服角当起了智障,由着曹操带他钻来钻去排队过安检找车厢上车,全程放空听任摆布。
今天的曹老板穿的是亲和系的衣服,当他一个限制行为能力人的法定代理人正合适。
#车程#
一共四个小时,俩人起得又都早,落座之后安顿好,第一件事就是睡觉。
又是三秒入睡,而且睡姿出奇一致,抄着手抱在胸前,头稍微向后仰靠在椅背上,在车上晃晃悠悠没一会儿就靠到一起去了。弯得厉害一点的郭嘉靠在曹操肩上,弯得没那么厉害的曹操靠在郭嘉靠在他肩上的头上,两个人不管不顾,迷迷糊糊,半梦半醒,呼吸悠长。
此时天色尚未大亮,窗外景色倒退着飞逝,车里温度湿度都调节得刚刚好。车厢前后的自动玻璃门温和又坚定地关着,除却某位大汉用laptop外放伪装者的声音之外,整个车厢里就只有引擎低调的嗡动和每站一次语调平缓的广播。可能大家都累了,所以也像他们一样一安顿下来就睡过去。
所有人,不同的开始,不同的结尾,却在这一列车上沉默又奇妙的相逢。他们相伴着度过这平凡无奇的短暂的四小时,然后分道扬镳,再也不见。
彼此全不知情,也毫无惋惜。
多奇妙。

评论(10)
热度(16)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