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曦瑶】我也不知道叫什么。

上午刷完下午就开篇写文我这个速度也是…实在因为没粮吃只好自给自足了。短(小精悍),可能ooc。
恰好是瑶妹的歇斯底里垂死挣扎,在我这里狠狠刷了一把好感度。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种恶狠狠的小受就是有迷之青睐啊。

----------------------------------------------------
最后的那段日子里,金光瑶之所以选了蓝曦臣带在身边做人质,一是形势所迫,二也是他确实想。想他陪在自己身边,想带他的二哥去那座庙里看看。
那庙里有一座眉目似他母亲的观音像,还有他母亲的遗体。
他想让母亲见见,这个对他而言意义非凡的人——很可能除却母亲之外,他就是这一生唯一的一个了。
他虽是个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的混账,可谁对他好,他总还是清楚的。事实上,越是他这种低贱的出身,越是他这种遍尝世态炎凉的经历,别人对他的一点好,他记得越是清楚。当日大会蓝曦臣再自然平常不过接过的那一盏他递的茶,与金家家仆将他从金麟台上踹下的那一脚,在他心里是同等份量。
那一脚他记到如今,那一盏茶,他也记到如今。
他自然知道,那些他所杀的妻啊子啊师啊友啊,也不乏待他甚好的。可有什么办法,他是不想杀他们,谁想杀人啊?奈何他们挡了他的路。他一步一步走到现在,不容易。疏忽不得,心软不得,他赔不起的。他也知道自己有多没原则,知道自己干的事多混账,那怎么办呀?混账就混账吧,做都做了。
他也想做个“好人”,在他不会为了某些目的“迫不得已”杀人的时候。所以他总是和颜悦色滴水不漏地招呼别人,所以他努力记得他见过的每个人的名字,所以他特意给小金凌带去了那只狗。唉,最后那狗也不给他面子。
——但这不是世人对一个“好人”的完整定义。于是他挣扎了很久,最终接受了自己是个“坏人”的事实。
然而对蓝曦臣,他还不想就这么放弃治疗。从相识,到相从甚密,再到最后他开始垂死挣扎,蓝曦臣待他一直很好很好,就如同这些年来也一直有人热衷于把他从金麟台上踢下去。就连魏无羡对蓝曦臣全盘托出他们对金光瑶的怀疑的时候——他在看到蓝忘机寻魏无羡至此的一瞬间就都明白了——蓝曦臣也还是在想办法、在不由自主想办法替他开脱。
他二哥,一直这么护着他。
所以他对蓝曦臣,也从没动过任何不好的念头。是,他有利用过蓝曦臣,但他绝不会害他。蓝曦臣特别好,蓝曦臣对他特别好,蓝曦臣也从不挡他的路。他扪心自问,这一生遇到的人里有几个能像蓝曦臣这样真心待他?他又怎么会舍得害蓝曦臣?毕竟他从前从未得到过,如今得到了,必然会倍加珍惜。
他不仅不舍得害,还经常要不遗余力地帮。就是最后穷途末路了,他对蓝曦臣,也是好言好语,陪着护着,一切如常。甚至他心底还在期望着蓝曦臣能再喊他一声“阿瑶”——虽然他知道那不大可能。
蓝曦臣是个有原则有底线的人,不像他。
他做的,蓝曦臣绝不可能忍。
——可他对天发誓,发毒誓,他金光瑶,绝对、绝对没想过要害蓝曦臣。时机一到,他真的会放他安然无恙地离开,就算他千般万般的舍不得、就算他们今后都很可能再不相见。
他以为蓝曦臣也能明白这一点,所以当最后他发现自己是被蓝曦臣的剑一剑穿心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崩溃了。失望,痛苦,和愤怒。
他发觉蓝曦臣是真的不相信他。那聂怀桑一句话,他想都没想就一剑刺过来——天哪,他断一只手,伤一只手,身上还有那一片血肉模糊的,他痛得动都动不得,他还能怎样??手伸到背后?!他这聊胜于无一只手伸到背后去还能握住什么?!可蓝曦臣的剑就这么过来了,这么及时,说明他一直防着自己。从头到尾。防什么?防自己杀了他?可笑!自己怎么会杀他!
金光瑶气得竟站了起来。他扶着血淋淋的剑刃,甚至要冲口而出“蓝曦臣你个白痴”。
你个白痴,你还以为我会害你呢?!
你他/妈到现在还不懂我的心思?!
你的脑子被驴踢了吗?!
然而话到嘴边又迟疑了,最终只恨恨喊了他两声名字。
他没舍得骂他。
被捅对穿当然疼,可他身上本来也没一处好地方了,不多这一剑,不多这一点疼。他原本就是气,气蓝曦臣的迟钝,气自己的可悲可笑可怜。可一边发疯也能一边冷静,他喊着,控诉着,挣扎着,又慢慢想起,自己生平确是最善巧言令色、最喜作恶多端的,无怪蓝曦臣也不信他。这么一个无耻卑劣下流之徒,谁会信?信了才是白痴。
所以慢慢的,他也气不起蓝曦臣了,只气他自己自作孽,不可活。
他拼力脱开蓝曦臣剑刃的时候,只想去自寻个死路,不落在在场这些“人”的手里,算作是他最后的、毕生罕见的一点骨气。他宁愿聂明玦杀了他,死无全尸也好魂飞魄散也罢,权作赔罪了。可聂怀桑一句话,蓝曦臣又扑了过来。
——他不由得怀疑起蓝曦臣的脑袋是不是真的被驴踢了。
不管是救是抓,跟他过来,就是死路一条。恐怕蓝曦臣还没反应过来。他怕是还在想自己抽风说的那一大堆话。一起死吧?也好,他本来也不甘心。带着蓝曦臣玉石俱焚,也算是一种他可以接受的结局——甚至意外的还不错,毕竟他那么喜欢他。可是他舍得吗?舍得蓝曦臣死吗?
不。
他自己都舍不得害他,难道还能舍得别人害他吗。所以——
“现在你,能想明白了吧?”一掌推开,蓝曦臣错愕又茫然的脸,是金光瑶眼里最后的景象。
好啦,都结束了。
再见啊,二哥。
后会无期。

评论(4)
热度(21)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