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山野话】林方篇·壹

林敬言是一只很古老很古老的香炉。
他待在这个道观里很久了,很可能是第一任道长就带进来的。不过他没见过第一任道长,因为那个时候他还是个本分的好香炉,还没成精呢。虽然道观里灵气盛,但他修成现在这样有人形有实体有法力还有自由的阶段也是费了不少时间的。
自打能记住东西起,每天他都一个炉安安静静地坐在后院神龛前的香案上,看着每天专门的人来忙忙叨叨给他倒灰再点个新的一个,再忙忙叨叨地打扫桌面地面墙面——千百年来换了数不清的人,每个人都忙忙叨叨,扫完就急着忙着跳出去奔到前院儿找道长去了,忙到根本没功夫停下来跟他说哪怕一句话。他很寂寞,也很无聊,但是也很本分。每天老老实实修他的行,寂寞也不出去吓人玩儿。有的时候实在不想工作,他就坐在那儿看着他们,心里想,对着神龛都这么毛毛躁躁的,这些人怎么能修成仙呢?
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些人里,每一个都是乖乖的寿终正寝,没一个修成仙的。
当然,修炼到后来那个地步,他也是可以走出后院儿去前院儿找其他妖啊怪啊仙啊的玩儿的。可那些不安分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背着他都找到了妖生归宿,那些平安无事的日子里,每天闲的慌就会放闪光弹。他一个孤身一炉的,脸皮薄,又不想被虐,所以能不去打扰他们就不去打扰他们了。
于是他每天还是只能一个炉玩儿——直到方锐来了。
那是个大雪天,北风冷冽,积雪深到没膝。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不啸猿不啼。这个道观在山上,山上本身就很偏僻,这一下雪,按理说就更不好找来了——可偏偏方锐就找来了,还带着一身血。
王杰希那天也是迫不得已要出门,结果甫一出去就踩到了倒在地上已经被雪盖了一层的还剩一口气儿的方锐。一脚下去软塌塌热乎乎,吓得王杰希先以为自己踩到了什么排泄物,后来扒拉扒拉开了看见张人脸——哎,还挺秀气,就是惨白惨白脏乎乎的。再扒拉扒拉,看见破破烂烂被血染到发黑的衣裳。王杰希探了探他鼻息,见还有口气儿,赶紧给他刨出来拖回屋里去,关好门窗里三层外三层盖了棉被回温,转身刚想出门请个郎中,又反应过来大雪封山根本请不来,思来想去,干脆请院子里千年老树精治愈之神张新杰给使了个小法术救回一条命。
那天林敬言不怕冷就在方锐躺的那间屋外面溜达,后来见王杰希抱个人进来,就跟了进去,然后围观了王杰希和张新杰的完整施救过程。等确认这孩子再无性命之危,王杰希就就潇潇洒洒把他扔这儿再度出门办事去了,脸也不管擦衣服也不管换。林敬言老管家属性被激发,实在看不下去,就自动请缨来给方锐做善后处理术后清洁。
让那孩子半靠在自己怀里——他很瘦,翻几套叶修平日里穿的衣裳,小心翼翼避开那些深深浅浅的伤口——它们在张新杰法术的作用下已经止血开始愈合——给他换上,然后用热水浸湿的毛巾,一点一点给他清理尘土满部的脸——待那一张双眼紧闭苍白脆弱的脸孔逐渐清晰起来,待那些简明又漂亮的线条一根一根进入林敬言的眼睛,他的心忽的莫名一动。
…不错。

评论
热度(7)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