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烦烦有个好朋友,是条红鲤鱼,不是绿鲤鱼也不是驴的红鲤鱼。那是某一天王杰希从外头带回来的,估计是为了吃,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没吃,就养在院子里那口韩大鱼缸里头。
烦烦是只猫嘛,对鱼本身就有某种难以克制的向往。那段时间他也有事没事就在浴缸边儿上转悠,冷不丁儿地伸一爪子进去,想看看能不能抓到那条鱼。然而黄烦烦没料到,那鱼看着慢吞吞的游都游不快,竟然倒是聪明得很。他这几次突袭,出招可谓稳准狠,但却没一次碰到过那鱼身上的鳞,反而倒是自己,还被他尾巴一卷甩过一脸水。
后来有一天鱼估计是被他搞烦了,冒出水面,银光一闪水花一溅,待视线再清晰下来,那鱼缸边儿上已经倚着了个没穿衣服的男子,眉清目秀,半个身子还泡在水里掩着,露出来的皮肤白净光滑。那人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不咸不淡地笑着问他:“玩儿够了吗?我可不信你没看出来,我是个什么。”
那湿漉漉的手搞得烦烦不是很爽。那人探了探身,复又说道:“还是说,你就是特别喜欢被我甩一脸水。”
“喻文州,幸会。”
说着拿手指勾了勾烦烦的小爪子,算是握手。
“……”
“喵。”
喻文州是一条极其聪明的鱼。黄少天对叶修那点儿小心思,他早看在眼里。后一来二去俩妖混熟了,关系还越来越好,他就开始跟黄少天普及关于叶修的小常识。
“他不是人,这你知道的吧?他其实是条龙。
“天界一员大将,自两千年前镇压岐山妖族叛乱一战成名。名头不小,但行踪飘忽,据说见过他的人都…死了?啊,我想这句话的意思应该是,见过他的敌人,都死了。
“之前在天上,不知道因为些什么事——我想应该是不小心惹到什么人了吧,毕竟他那种龙…遂被收去法力贬下界来思过。待五百年以后渡一天劫,他便可再回天庭,重拾风光了。”
“喻文州。”黄少天打断他。
“嗯?”
“你哪儿来的稿子?”
“小道长写给我的呀。”喻文州笑。“他知道得可清楚。我特意,”他顿了一顿,“帮你去问的。”
“…我谢谢你。”黄少天忽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评论
热度(20)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