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更愿意称它为“女性主义”,因为这样听起来更开明、更包容、更柔和、更平等、更自由。
——这个感觉是没有任何理论依据的哈,不要撕,这就是我这个人的一点点个人的毛病,因为我觉得每一个汉字都是有它自身的气质的,不同汉字组合在一起,是由不同的氛围气场的。
好了好了跑题了,说回来。
最开始接触相关方面的观点,是由于去年被众多女性主义者诟病的春晚(2015年初的春节)。当时我确实是觉得没什么的,而现在一年多过去实在记不清那年春晚到底演了什么,就记得一个贾玲,所以我现在也不好评论到底是有什么还是没什么。我记得当时微博上刷得热火朝天,统一骂声一片,而大多数观点于当时的我来说都是小题大做没事找事,但我又怂,故虽不同意、甚至因觉偏激而深以为恶,却没怎么说话。
但是在那以后,“女权”就算是彻彻底底进入了我的思想世界。
我这个人家里条件虽然一般,但是架不住爸妈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姑姑舅舅叔叔都一致宠我甚至我表弟也各种依着我(也可能人家就是给我面子而已),宠得我无法无天脾气冲得很,宠得我就没受过什么大委屈,所以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无论是男是女,难道生活不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吗?对是对,错是错,喜欢是喜欢,讨厌是讨厌,努力做好工作,努力开心,努力地玩儿,喊着口号努力去过你向往的日子——虽然很可能你会想偷懒得过且过但这都没问题,这才是人生的小情趣。谁拦住你,你就把谁推开。谁打你,你就打回去。
后来我发现——在接触到女性主义之后发现,并非所有女性的生活都像我这样。或者说,并非所有女性——甚至有很大一部分女性没有——身边的人,都愿意给她们这样一个自由又耿直的生活环境。他们因为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观念,拼尽全力去打压姑娘们正常生活的可能性,拼尽全力到我觉得如果他们能把这样的经历用在工作学习甚至就简简单单做个饭上面,他们早已经脱离了现在的生活层次和思想层次了。
于是我加入了女性主义的大流,声讨着那些拼尽全力lose的loser们。
可那是为别人声讨——或者这样说,那时的我尚未明白女权对自己的意义。毕竟一直以来我都被一边照顾一边放养,我实在用不到这些观念去整顿我自己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女权”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冷静”“不理智”“野蛮”“攻击性强”,很可能是因为带我入门的就是那个春晚,那个春晚大家又刷的太狠,结果把我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子给吓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会接触到一些“偏激”的女权主义观点——或者说很多,以一种野蛮粗鄙的姿态存在,横行。而我这个人最讨厌偏激,因为偏激的总是漏洞百出拙劣不堪的,这让我觉得幼稚又烦躁。我不想做一个拙劣幼稚又激进的人。所以我曾坚持说自己是“平权主义者”而非“女权主义者”,希望这样可以让我看起来显得温和而冷静。——好好好我知道女权的本质就是要求平权,前面我说过了,我认为汉字是有属于自身的气质的,所以表面上看起来我就是觉得平权比女权温和冷静,不服咬我。
但时代在发展,无耻在强化,loser在壮大,我在变聪明。我开始慢慢发现了整个社会对所有女性的普遍意义上的不公。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找工作。本身我就不是什么出类拔萃的人,本来就担心靠学识能不能养活自己,现在又加上一个性别限制,天要亡我????而最近频发的针对女性的暴力和侵犯案件,更使我深刻意识到,现在不光是我“争取更好的生活”的可能性被抹杀了,连我“争取生存”的可能性也要被抹杀。套句歌词,“xxxx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这可不能忍了啊。
在这个过程中,我首先认同了一些放在以前我会指责它“偏激”的观点,但人的思想是没有极端的,“偏激”仍然存在于这种主义内部,对于剩下的这些仍然“偏激”的观点,我开始选择“不赞同,但默许”。这个世界的底线和人的思想是一样的,它不可能最坏,只有更坏。很可能当它坏到一定地步,曾经的“偏激”也会变得“恰合时宜”。而推动一场大的变革,最不需要的就是所谓“温和”的改良性观点,须知我们这个民族吧,从古至今没少在危急存亡之秋尝试改良,也没少面临血淋淋的失败。我个人以为,此时此刻,如果你觉得再也忍不下去,那正是把事情做到绝处的时候。我们就正需要这样一群虽然漏洞百出但就是一往无前地冲冲冲的人,为我们打开这个僵局,为我们打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让我们看到变革的黎明。而至于后果,我想,一是现在考虑还为时尚早,毕竟你尚未有所进展,过早地担心会让你变成一个“纯粹思想家”;二是这个后果并不会太严重——只要们能在时机刚好的时候拦住这汹涌一波大浪潮。
这个“拦住”,一需要“女性权利得到充分保障”作为基础,二需要“依然有人保持理智”作为关键性条件。所以不认同的我依然会不认同,依然会认为它“偏激”,但我不会再阻止它“发声”了。我也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做到,知道自己相信的到底是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我当然也不希望看到有一天局势逆转,男性变成了被压制的性别——但这一切都得建立在,我,我的性别,将不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拖累的基础上。
在我家里,其实妈妈一直都是一个比较强势的地位,从我小时候就是这样,尤其在教育我的问题上,我爸爸的存在感有点稀薄,大致作用就是“宠闺女”“给做饭”“接送上学”“给买东西”“带着出去玩儿”这些方面。偶尔跟我交流一下政治见解。“母亲”这个角色,给我的第一印象从来都是“强大”“保护”“包容”,而非“柔弱”,甚至因为我妈的个性,有时候我会感觉不到“女性”,所以很多时候我看人会有点性别意识淡薄。就是说,男女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ta身上的什么品质。虽然很多人是我的人觉得我特别“女性化”,但是说真的,平时我看待自己也经常会性别意识淡薄,我很少会想起来我还有个“女性”的身份存在。后来有同学说我会撩妹,其实不是,我不用刻意想象自己是个男性去“撩妹”,好听的话是顺口说出来的。我就是想让她们开心而已。
嗯又跑题了,我是想说,这很可能就是我最开始对女权的感触不明显、一直认为很多观点很偏激的原因。最后讲一讲我认为恰到好处的“女权主义”:
1、在某个事件中,不刻意强调或去强迫自己和他人过分注意“女性”这个身份。换句话说,你就把自己看成是个“人”,你认为人应该怎样,就怎样。
2、不恐婚,不拒婚,不要抱着“婚姻是女性的陷阱”这种既定的成见。要相信人间有真情啊姑娘。
3、不随意扩大“直男癌”这个词的外延,换句话说,不无故恐惧、歧视、嫌恶身边的男性。别人家男孩子说什么你都要挑刺儿。
4、不意淫本不存在于现实生活里的“性别歧视”,就是说,不要看见什么都觉得是社会在歧视女性,社会虽然很黑,但也没黑到这个份儿上。很可能这件事上社会只是歧视了你。
5、自尊,不哭惨。抬着头,高傲的活着。
6、欢迎补充。
以上个人意见,可以探讨,拒绝吵架。

评论(2)
热度(17)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