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教授表示他已经知道了,不是有谁告诉他,而是他自己猜到的。
郭嘉表示这样就好说了,咱俩都是痛快人,既然你也知道了前情提要那咱们俩就来商量商量后续吧。曹操说大不了我辞职去做律师,学校又开除不了你。郭嘉说不,我不需要你做单方面妥协,感情是双方的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曹操说你怎么这么倔,郭嘉说不倔我早不喜欢你了。最后俩人初步商定是,曹操尊重郭嘉的意见,分手。在郭嘉尚未毕业的几年里,二人尽量不再有交集。后面的事情就顺其自然了。如果注定不能在一起,该忘怀就会忘怀,那么苟延残喘地再拼出个三五年又能如何?如果他们最终还是要在一起的,那么就算等个三五年又能怎么样呢?
郭嘉很满意,毕竟他那么在乎曹操,那么在乎曹操过得好,在乎到愿意用自己的辛苦努力遗憾和后半辈子的一切赌一赌。他不会放弃,他要在这几年的空窗期里争取到一切能供养他与曹操这份感情的筹码,然后拉风地回归。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到那个时候曹操是否还会愿意。
但说好了顺其自然吧,如果,最差的,他已经等得不再耐烦转身向他人张开怀抱了,他郭嘉也不会后悔。
自己选的路,谈不来后悔。
开学初郭嘉和曹操最后一次约会(就是第一章开始的那一段,现在终于衔接上了),两人算是打了一发痛痛快快的分手炮。第二天郭嘉就去刘协办公室报道,随后退了出租房搬回宿舍,当天周末还回了家见了父母。过了这么久郭父郭母早已不再纠结儿子的取向问题,只盼被宠了二十年的儿子能快点儿回来。听了郭嘉坦白的离家这些日子是如何走过来的,曹操如何对他、学校如何回应、他与曹操又如何约定,二老最终叹一口气,决定尊重这个已成年的孩子的一切决定。
郭嘉接下来就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了。在校期间奖学金领了不少,后来又以优秀的成绩提前一年毕业,考到大洋彼岸的美帝去开启了新一轮修学位副本。他走的时候,曹丕领着女朋友甄宓去机场送他。对于这个师兄,曹丕已经从最初的紧张和不放心,转变到了现在彻彻底底的佩服。他从未曾料想到这个一看就完全是被家里人和追他的小姑娘们宠大的优质男孩,或者说男人,肯为跟他父亲在一起付出到这个地步。扪心自问,此等艰辛,还甘之如饴,他自愧不如。他甚至还用这个故事打了最关键的一仗成功把甄宓追到了手——漂亮姑娘觉得他身边的朋友三观这么正,他人也一定不会错。
孤身在外,一路艰辛,期间郭嘉回家回的很少,甚至和父母联系的也很少。他害怕联系的太多,回家的欲望会让他更为煎熬痛苦。他想过这段时间要不要联系曹操,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他清楚此时此刻的他尚未有能力去供养自己心底这份感情。
他还没兑现当年分手时候的承诺。

结局一:甜
很多年之后,成功拥有了美帝的高薪职业和公民身份的郭嘉终于回来了。
时过境迁,多年独自的摸爬滚打,他早已不是昔日那副年轻光鲜的容貌。他西装革履,沉稳非常,发型修剪得宜,举止间有种他从未有过的缓慢的从容。一层浅浅的沧桑和疲倦覆盖他眼角不甚清晰的细小纹路上,却所幸,眼底依然有曾经的明朗锐气隐约可见。
毕竟他还是郭嘉。
他回来了。
下了飞机,站在大厅里,他翻出手机里那个存了不知多少年却从未联系过的号码,忐忑不安地按下了通话键——啊,他郭嘉竟也有这么忐忑的一天。他的手甚至都有点抖。
身边人来人往,万般情状,但无人知晓他与他那段被遗落在时光中的往事,无人知晓他如今的心情。
他用略有慌乱的眼神扫视着周围,耳边每一声提示音都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虽然总共也不过短短几秒,电话就被接通了。
他一瞬间觉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近乡情更怯。
“喂。”对面有个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嗓音,低低的,缓缓的,应了他,还带着一丝微不可闻的笑意——“你好。”
“…你好。”郭嘉缓缓道。他听着自己的声音,一字一字,仿如隔世。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彼此问候过,就陷入了一阵意料之中的沉默。对面安静得他的呼吸声都那么清晰。郭嘉的手机紧紧贴在耳边,不由自主地调着自己的呼吸频率,试图与对面同频。
——好多年了。
——他还好吗?
——他知道吗,我这些年都做了什么?
——他知道吗,我这么想他?
——他知道吗?
——他……还在等我吗。
沉默良久,郭嘉终于开口,嗓音略有生涩:“你……”
他想问他,问他自己最在意的那一件事。问一件关乎这许多年时光和心绪的事。
他忽然又想起来他们相遇相识的那一天,想起一起度过的那许许多多的日子。那是支撑他这些年一路走来的全部,也是他今天无比迫切想找回来的precious。
他忽有了成败在此一举的感觉。
“你还……”
谁曾料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笑着打断。
“小郭同学。”
…?
“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郭嘉一愣。
随即就是喷涌而出的狂喜和宽慰。
值了。他想。

——谢天谢地。
——等你好久了。


结局二:虐
曹操始终没等到郭嘉回来。
他后来真的辞了职去做了律师,靠着自己的眼力魄力能力还做得越来越风生水起。没多久就成了京城某著名大型律所的合伙人,家底越来越殷实。
他始终没有date过别人,无论是男是女。他毫无保留地信任郭嘉,始终相信着他会回来。
他会回来,所以他要等他。
这一等就是十年。
太久了,久到曹操都快忘了自己究竟为什么等、在等着谁了。但他还是在等,就像赌气一样用时间固执地盖一座城,困住自己。直到十年后郭嘉曾经那个班的大学同学聚会,已有老态的他受邀出席,席间偶然听到程昱跟邻座聊天的话,心里那座由一日一月一砖一石垒起来的石墙才终于轰然坍塌——
郭嘉五年前就已经死了。
雨夜的一场车祸,波及到人行道边等公交的郭嘉。结果,重伤不治。
故事那么俗套,程昱也讲得语焉不详。曹操听到了,可除却惋惜、遗憾和伤痛,他心底更多的却是宽慰。
身边人不知道他与郭嘉的约定,只当他们不知怎么一刀两断了,所以没有人告诉他。结果他五年的想念寄予大洋彼岸的他,另外五年只寄予大洋彼岸的空气和草木。他一个人傻傻等了这么久,这么久,如今终于到结局了。
虽然却是这样一个曲终人散、悄然无声的结局。
他还记得那个青年与他说话的时候那明亮的双眼、锐意飞扬的神态,如今它们都随他一同遗落在了他曹操中年气盛却永无回路的时光里。毫无疑问他想念他,但他明白这却不是那种非见不可的想念。这是一种安于现状的怀念,是他知道他爱他,也接受一切已经过去、他们已经结束,而不再歇斯底里、追悔莫及。
那个他爱的郭嘉,就该安安静静地留在过去,跟那段五味杂陈又美好通透的日子在一起。
曹操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他要跟郭嘉闹分手,那会是为了什么。为了未来,为了过去,为了现在,为了星星月亮诗词歌赋人生哲学,总不会是为了天人永隔。天下能让爱人分开的只有不再相爱,这根本不算个原因。可现实就是这么爱打脸,他们走向结束,还真的就是因为这个不算个原因的原因。
也算是无疾而终吧。曹操心想。
那晚他离开酒店,门外月朗星稀,空气凉爽宜人,恍如无数个他们一起度过的夜晚。
——我前半辈子的爱情啊,结束了。
他想着,笑着,头也不回地踏进了晴朗的夜色里。

------------------End-------------------

写在最后:
给本命写中篇的愿望了结了,虽然这么拖拖沓沓。
追了他们太多年,这一对cp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可意会不可言传。就是他们的这种气质,把我死死地套牢。
其实我最初的构想,就是狗血的结局2,我还是很喜欢这个结局的。很可能是因为看不得本命过好日子(手动再见)。历史上他们是一对在峥嵘岁月并肩同行、却注定无缘享受太平盛世相伴白头的幸福的人。所以对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每天养养花遛遛鸟的生活,我也是脑补不能。
啊,但毕竟是我本命,我还是无比希望他们幸福的。
也许全篇早就ooc到姥姥家去了,剧情又是个大写的言情。所以很感谢追到现在的你。
所有的小红心小蓝手和你们的留言,都是我的糖。
谢谢。
咱们有缘再见。

评论(8)
热度(19)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