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应该换个题目…
--------------------------------------------------------
虽然事情来得突然,但却并不让人惊讶。所谓“万万没料到”的,只不过是它发生的这个时间——不早不晚,偏卡在寒假将至、校园里人心惶惶急着回家的时候。而陈群还特意来他考场门口堵人,实在不难让人疑心,这样大费周章,一看便是事发突然,是不是真的火烧眉毛了。
而对于这件事本身——对于刘协找他谈话的内容,他却一点也不吃惊。不仅不吃惊,他还基本都知道对方要跟他讲什么。事实上,因为笃信“纸里包不住火”,他想这一天已经想了好久了,甚至连刘协跟他谈判的筹码他自己都设身处地为他想了一堆:奖学金呀,保研名额呀,学生会的职位呀,甚至联系家长开除学籍呀。可翻来覆去盘算了半天,他发现杀招只有一个:曹操。
曹操的工作,曹操的声誉,曹操的职业生涯。
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担忧,是他跟曹操有意无意透露过很多次的死穴,是为数不多的至今依然被他归为“无解”的难题。或者说,这应该是一直都会保持无解的难题。这不是两个人谈一谈商量一下妥协一下就可以的,这个问题之所以是个问题,就是因为在郭嘉的眼里,按照他的行事风格、原则底线,涉及这方面的问题不存在两全的解决办法——他就是不能忍受,任何哪怕跟自己有一点点关系的缘由,却成为爱人未来路上的一道坎。他想既然我跟他在一起,那我就不该成为一个拖累、一道软肋,而该是他竭尽全力的推动器,是他的慰藉,是他的骄傲,是跟他旗鼓相当助他一世无忧的人。这个解决办法,既然他觉得不存在,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存在,那就是确实不存在了。这跟曹操怎么想、别人怎么想都无关。在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里,这就是不存在,就是无解。
除非郭嘉改一改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不然曹操就一直是他这辈子扛不下来的大杀招——可是他都这么大个人了,活了二十年,日积月累,这是说改就改的?改了之后,那个人还是他吗?
郭嘉从来没有蔑视过校领导的智商。所以他能想到这个杀招,他想刘协——就算多用一个礼拜考虑——在跟他接连抛出“考研”“奖学金”“学籍”的手雷都成了哑弹之后,也该想到这招可能对他有用。
于是刘协说了。
他说,不好意思呀,郭嘉同学,我得好心提醒一下你。现如今你说话做事可都要慎重。如果你还是不答应,那么我们几个校领导就只能找曹教授来好好谈一谈了。
语气还是他平日里一副温温和和凡事好商量、决定我不做责任我不负的感觉。
郭嘉笑了笑,没说话。他半垂着头,很尽力地让自己看起来温顺驯服,害怕这一笑被敏感又多管闲事的校长大大理解成了不屑。
那可就不好办了。
刘校长看他笑,也跟着笑了笑,问,小郭同学,你考虑考虑?
郭嘉说好,我考虑考虑。
刘校长接着补充说,也不算太苛刻的要求,就是希望你们能分开。至少在你们双方都在校的时候,不要在一起——哎呀,我是说解除关系,不光是不要走在一起之类的。毕竟这个事情太敏感,影响太不好,那么多人关注着,关注的都是表象之下的实质嘛。是不是?
郭嘉点点头,说,是。
哎,你配合的话就好解决多了。你们分开,这事咱们就揭过不再提。年轻人,难免犯错误嘛。刘协高高兴兴抿了一口茶。再者,天涯何处无芳草,我看咱们学校里这么多优秀漂亮的姑娘呢,小郭你多关注一下,再找个女朋友嘛。
郭嘉笑笑。
刘协继续说——也不知是为了套近乎还是怎样,还开了个很尴尬的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女朋友不比曹教授可观赏性强多了呀?你看曹教授,他那个胡子,那个身材,再看看咱们校园里的女孩子,是不是,他有什么好的?尤其你还是个男孩子,又高又帅又聪明,就该配一个温柔可人需要照顾的小姑娘嘛。曹教授他一个老男人,能满足你的需求呀?——哎呀这话咱们就私底下说说,玩笑话,你不要说出去喔。
郭嘉非常配合地笑了笑——一个苦苦压抑的发自内心的冷笑——然后抬起了头,乖乖地说,是,刘校长讲的是。
您这么一说,我发现确实是这个道理。
刘协听着又抿了一口茶,满脸将要大功告成的开心。嗯,这就对了。那你好好考虑考虑?
嗯,我好好考虑考虑。
那你们…?
这样,等开学回来,我给您一个合适的交代。就算年轻人胡闹,这也不是很好办的事情……尤其是这个…嗯,感情的事。刚好有个寒假,我希望能借此时机,好好的安排处理休整一下吧。希望您能理解。郭嘉站起身来,温温顺顺地。
好好好,没事我理解的。只要你想通了,其他的都好说嘛。那就等开学?好好好,那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啊。诶慢走啊小郭,好好过寒假。
刘协真是喜形于色地——一种霸道蛮横的喜形于色。毕竟他是发现了,郭嘉软硬不吃,也必须吃曹操这一套。就这一点来说,这根本不是谈判——郭嘉有什么资格跟他谈判?这分明是单方面要挟。不地道是不地道,但是他坚信能办成事情就是合理的手段。要挟怕什么,最终还不是把这档子事摆平了。
于是一个喜形于色的刘协,就这么喜形于色地把假装温顺的郭嘉送出了办公室。
——啊,一个没有糟心事儿要办的寒假,真不错。
门关上的瞬间,郭嘉靠着墙,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评论(6)
热度(7)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