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的法学生期末人间炼狱,嗯:)取材于实际生活但不高于实际生活。说实话我都想过退学重考换专业了😂😂
----------------------------------------------------------------------------------------------
法学院的考试,别的不说,先就是一个“背”字。民刑政经宪,法理法制史,随便拎出来一个都够你两天两夜不吃不喝了,这还没算你背诵效率的正常递减和遗忘效率的正常递增。惨如郭嘉,在这一天一本书一周一学期的当口儿竟然生病住了院,为了休养生息,实在不能像其他人那么拼的复习。好在平日里也多多少少听了课看了书,外加有不少平时成绩打底,他估摸着这期末,挂是挂不了,不过太高的分数却也是不用考虑了。
他在期末考试正式开始的前一礼拜出了院,随后立即抱着厚厚的课本和图书馆友情赞助(价值四十多块钱)的(事实上并无卵用的)复习资料,安安心心扎进了自己的小屋子里,过起了战时每天六点半起七点半开工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收工十二点去睡觉中间插个一个半小时午休的复(yu)习生活。曹操害怕他被考试一抽就疯没轻没重,刚出院又把自己搞进去,遂这几日干脆就搬过来陪着他,替他忙活起饮食起居——有时候曹大教授颠着手里的锅都在想,就是曹丕估计都没享受过这保姆待遇吧?想着想着手上突然一疼,哎哟卧槽油溅出来了!!
但说实话,期末季确实很辛苦,尤其是对这个专业的学生来讲。背啊,背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啊,没时间了快背吧。刚刚走过大二上学期的郭嘉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阵仗了,所以应付得也算是从容,虽说课业重,但也并没有像曹操担心的那样直接疯掉。不过身边有个曹操,总是能让他更安心一点。所以,何乐而不为呢。
记得大一时候,因为身在实验班的缘故,学校不知怎么想的,郭嘉他们班一上来就被排了三门专业必修课,连带着其他许许多多的通选必修课和选修课,各种考试哗啦啦全在最后仨礼拜朝他们涌过来,叫他们一群初入大学不久、玩儿心不死的孩子,突然地,就,面对这一切,可谓是,真·狼狈。一时间,风起云涌,天昏地暗,万马齐喑,哀鸿遍野。可怜的孩子们在迅速切入起早贪黑模式拼命复习的同时,还常常接到来自其他班同学的嘲讽和炫耀:
复习呢?累不累呀?
我在宿舍刚睡醒。
下午阳光好棒哦。
没事就是慰问一下你,我怕你想不开。
我不急,我们就一门专必啊。
啊,貌似放假也比你们早?
毕竟比你们的考试科目少嘛。
好了别心急,别累坏了自己哈。
别谢我。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bye~
——我有真爱你麻痹啊有!!!!!
大部分学生的内心都是极度崩溃的。
那时候曹操刚跟郭嘉告白,郭嘉也还没搬出去住,所以每日每日都跟舍友们混在一起,一大早就出门自习,困了(一般进入读书状态后三十秒内就会这么感觉)就趴书上睡一会儿醒了继续读,每天半夜才回来,在宿舍说不了几句话还要讨论,也算是见识了不少人间炼狱之景。
还记得当年考试的顺序是法理学导论、宪法学和中国法制史。young and naïve 的他本以为法导是最变态的了,因为要背的竟然有那么多——直到他遇到了宪法;后来他本以为宪法就是最变态的了,因为不仅要背那么多还基本属于是“每个字我都认识可连起来我就是不懂”(顺便佩服了一下他曹教授的忍耐力)——直到他遇见了法制史;最后他才明白——其实早该想到——学校这么仁慈,大boss必然是排在最后推的呀,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只剩最后一科可以轻松一下了”。这法制史,俨然已经进化成了“不要说连起来懂不懂了就算单拿出一个字来我也不认得比如你知道啥叫鞫谳分司吗你看那俩字你认得吗”。一不小心轻敌的小郭,饶是再不愿意,也不得不在最后一门考试之前稍微刷了一下夜。
其实也没多晚,他一点多就睡了。临睡前上了个清早六点的闹铃,准备临行前再挣扎一下。结果第二天早晨一睁眼,发现宿舍其他人已然是都起了,一个个正襟危坐早就开始看书,吓得他连床都没敢赖翻身就坐起来了。后来他才知道,那一晚程日立干脆出门开了宾馆刷整夜,剩下除了荀彧还雷打不动地遵循自己的作息,贾诩昨夜也是点着小台灯挣扎到凌晨四点多才睡下,结果早晨六点不到又弹起来开工了——荀彧,说起荀彧,这个当时的级草现如今的院草的荀彧大大,在那样惨烈和兵荒马乱的岁月里,依然始终坚持着自己早起早睡的良好作息,计划有条不紊,行动从容,答卷优雅,交卷神速,成绩耀眼,着实狠狠虐了大家一把,也很狠火了一把——在因为脸之后第二次火遍全校。

现如今应付期末考试的这一套时间安排,就是他从荀大大身上学来的。不过是稍加改动,来配合他自己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性格。不过,饶是这样他也轻松不得,毕竟住院耽误了不少时间,再想想成绩,想想绩点,实在让人痛快不起来。但身边有曹操陪着,嘘寒问暖,他又时常能感到一点宽慰。这一上一下两股力,推得他一颗心卡在中间,悲也不是喜也不是,怎么都不舒服,就这么一直挣扎到了最后。
郭嘉本以为,这学期末的压抑可以在自己最后一科考试交卷的一瞬间都清零。可他万万没料到,在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面前,分数和绩点都排不上号。

他走出门的那一刻,看到门外正有个人等着他。
陈群。他的辅导员。
“…陈老师?”郭嘉心里没来由一慌。
陈群看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郭嘉是吗?”他说,语气很严肃也很淡,“跟我来一趟吧。”
“刘校长有点儿事情要找你谈谈。”

评论(13)
热度(8)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