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晚上的部门例会结束后,郭嘉如约留了下来。
曹丕坐在一张桌子上看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开门见山:“我听到过这样的传闻,但我一开始还总是不相信的。”
“嗯,我明白。”郭嘉诚恳地点点头,顺手也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曹丕随即冷笑一声:“你明白?”
“嗯,那天你看见我们,大概就是哔了狗那样的心情,对吧?”郭嘉依然诚恳。
曹丕眉毛一抽。
郭嘉继续诚恳地往前倾了倾身,诚恳地看着曹丕,诚恳地开口:“但是事情现在已经是这样了,小曹。你爸爸和我,已经在一起了。狗已经哔了,哔了就要接受现实,你…"
“stooooooooop!”曹丕眉毛已经快抽歪了,“I'm serious.”
“So am I.”郭嘉歪头。
“好,我严肃的问你…”
“好,那我严肃的回答。”
“我问你,你做好准备了吗?”
“嗯。”
“你都知道你要面对什么样的压力吗?”
“嗯。”
“什么样的?”
“你这样的。”
“…”曹丕真是不太想说话了。
郭嘉叹了口气,终于收敛起了神色:“好了。这些我当然都知道。亲朋好友,或者漠不相干的人。能认同的很少。我也已经考虑清楚了,无论多大的压力,我都会去面对、去接受。"
“那我爸呢?”
“嗯…他也许会吧。”郭嘉笑了笑,“我能肯定自己,这就够了。”
曹丕默然。
“我已经和家里坦白了。他们和你一样,接受无能。所以我租了一套房子搬出去了,并且很可能以后也回不去。当然,我很抱歉让他们伤心。至于经济呢,算是独立吧,至少不是我爸妈也不是你爸在养着我。”他顿了顿,然后缓缓地说:“说实话,我没有计划,因为一切都还在变。我只能一步一步坚持。我能告诉你的只有,无论如何,我不会放弃。”
“能让我放弃他的,只有他自己。”
“嗯,这些足够向你证明,'我准备好了'吗?”
曹丕沉默了。郭嘉索性也不再说话,抱着手臂看着他。
过了很久,他才问:“你喜欢他吗?”
“嗯。”
“为什么?”
“不知道啊。”郭嘉笑。
“那他喜欢你吗?”
“也许吧?”
这句话之后,他们之间再次陷入沉默。
很久之后,曹丕终于又开口说话了,“好吧,我真的没什么想问的了。毕竟这是感情的事,说也说不清楚。”
郭嘉笑着看他。
“我并不是不能接受你们两个男人在一起。一开始我确实是震惊的,但后来在等你解释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把我看见的东西消化干净了。我理解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真爱至上。”曹丕站了起来,“后来的不满和怒气呢,只是因为我觉得你们实在太草率。在那样的公共场合,做那样的事情,也就幸而是被我看到。要是被其他人呢?再传出去呢?不说你,我爸怎么办?我确实是怕,你只想玩玩儿就散。”
“抱歉,是我的错。”郭嘉诚恳的点了点头。
这次是真的很诚恳,因为曹丕所说的这个问题,背后隐藏的正是郭嘉真正的、也是目前还无从解决的担忧:他们有勇气,但也不一定会得到认可。对于他来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塌了也可以扛过去,他不在乎,他是愿意放弃各种各样的条件只去换和曹操在一起的。但是曹操呢?他郭嘉凭什么让他也付出那么多?他凭什么可以拿曹操的前程曹操一辈子的幸福来做让自己留下的筹码?郭嘉做不出来,他甚至觉得这可耻无比。
所以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看到要触及曹操利益的时候,他再忍痛放手。
曹丕笑笑,叹了口气:“所幸你不是,我爸,也许也不是。那么就这样吧,也挺好的。”
“郭师兄,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那天我所看到的,和今天你对我说的这些,我都不会说出去。嗯…祝你们幸福吧。”曹丕冲他点点头就要走。几步跨到门口,忽又想起什么似的转身,“诶对,进行到哪一步了?”
“还差领证。”郭嘉笑得狡黠。
曹丕冲他挤挤眼:“啧啧啧。坐火箭了这是。以后要我改口喊你小妈吗?”
“你敢喊我就敢把你从部门开除。”郭嘉冷笑。
曹丕也笑:“呵呵。”
“你走不走?”
“走走走。好好过日子啊,我把我家老爷子交给你了。”曹丕转身,背对着郭嘉很潇洒地挥挥手。
“还有…加油吧。真的。”
郭嘉笑了笑,在他即将踏出教室的那一刻:“七班的甄宓,戏剧社的。每天早上七点,操场东南角,背台词。”
曹丕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谢谢。”

评论(1)
热度(11)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