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曹操家里。
笑骂和疯狂都是在彻底熟悉之后才出现的。他们的第一次,其实非常温柔。
第一次坦诚相对的时候,陌生又令人兴奋的视线和触摸,未曾磨合因而特意的谨慎,轻柔的亲吻和碰撞,两人就像是初尝禁果的孩子。曹操总是小心翼翼地怕自己伤到郭嘉,而郭嘉则是小心翼翼地摸索着曹操的喜好和节奏,希望自己能最大限度地满足。
曹操的身材并不是太好,毕竟常年站讲台坐办公室,疏于锻炼,平日穿着西装看倒还可以,此刻脱了衣服,也就只说得上是匀称了。但年纪和经验摆在这儿,工作技术还是很不错的。郭嘉把脸埋在曹操颈侧,从那里他可以嗅到曹操身上特有的味道:他平时会用的香水,这座城市夜晚的风、初晨的雾气和雨水,仿佛流动的繁华的路灯。这些混在一起的味道,就是属于曹操的味道。有点儿孤独,有点儿不安,但是又让他沉湎。
最后的最后曹操吻了吻他湿润的眼角,然后抱着他去了浴室。
再然后他们出来,曹操点燃了一只烟,靠在床头,郭嘉躺在他怀里。没有什么言语上的交流,只有半睡半醒之间一个湿湿的晚安吻。
郭嘉是在那时第一次发现曹操其实抽烟——平时在他身上是闻不到烟味的。

郭嘉是个很实际很果断的人。和曹操在一起的事儿,他没打算瞒着家人朋友。因为迟早有一天消息也会走露出去。与其那时候再匆忙应对铺天盖地而来的压力,不如现在起就一点点做好准备。
所以那年春节,初五的时候吧。曹操跟着郭嘉回了一次他父母家。
郭嘉家里就是本地,条件还不错,买的房子挺大,还靠近市中心那块儿。曹操提前好几天开始忐忑,思考到底要给郭嘉父母带点儿什么来刷刷印象分。其实他有预感,这一趟肯定是狂风暴雨。但是他没拦着郭嘉,因为他倒也明白,郭嘉这个考虑是对的。既然他二人谁都没抱着玩玩儿就散的心思,都坦荡地信任着彼此希望能一直走下去,那就该提早做好准备。
结果忐忑来忐忑去,曹操最后还是选择了虽然俗气但是踏实保险的水果篮。
郭嘉坐在沙发上,挨在曹操身边。他的语气很软,听起来像是商量,甚至像是在讨好,虽然这内容直接得其实是一个通知。他平时并不是会这样说话的人。
“爸,妈。”他平平静静抬头看着他父母,“事情就是这样。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我们这也算是两情相悦的吧。”
“很抱歉,但是真的,希望您二位,能理解我们。”
“可以吗?”
郭父郭母都不说话。
两个小时以后,两人一起离开,带着曹操一开始带来的果篮,还带着郭嘉拖着的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其实没有太激烈的争吵,郭父郭母只是表明了不接受的态度,然后努力劝说郭嘉回心转意。说到底他们也没有自己儿子这样前卫开放的思想。只是郭嘉心意已决。他既不想放手,也不想让自己的父母为难。
后来郭嘉在曹操那儿暂住了两个月,白天没课的时间多半在这座城市里东奔西跑。最后他搞到了一套小房子的一纸租约,还有一份家教的兼职工作。钱不多,但是可以糊口,省一些就好。他拒绝宿舍,理由是条件实在太差。但实际上,他只是不希望自己的舍友也在面对他的时候像他的父母那样尴尬。
同性,年龄差,金钱。这些都是很敏感的点。
曹操也许知道这些,也许不知道。但反正郭嘉是从来没跟他提起。
离开曹操住处的那天,郭嘉坐在床边利索地收拾行李。曹操站在门口劝他:“其实你可以先和我住在一起的。我也没什么不方便。毕竟那是你父母,多沟通沟通,我和你一起,等过些日子说不定…”
“那我就成被你包养了。”郭嘉笑,继续埋头干活。“老头子,多金。我一个被赶出家门的男青年。没钱,没地方住,只好和你做做肉体交易。”
曹操一愣,随后沉默良久:“…你介意吗?”
“有一点。”郭嘉停下来,坐在那儿直直看着他,“但是你不用介意。早晚我也要自己养活自己,没区别的。至于风言风语,无论怎样都会有,不多那一两句。”
郭嘉明白他所说的“介意”指的是什么。他所说的那些“包养”什么的,可不仅仅是他来堵曹操的玩笑话。
“…”
“对不起。”曹操叹了口气。
“我说了,没关系。”

所以最后郭嘉还是走了。住到他那间租来的小小的房子里去了。
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再回去,直接洗澡睡觉,或是干脆回去自己给自己做饭吃。他也就会炒个什锦炒饭,再凉拌个西红柿什么的,粥都不会熬。后来自己都吃腻了,又懒得去食堂,干脆就每天带着不同种的面包回来吃,或者直接不吃。反正他也不觉得太饿。曹操担心他脆弱的胃,所以后来每天晚上都会按着他在食堂吃完饭再送他回去。
这么一出双入对得频繁了,风言风语自然就起来了。而郭嘉如他说过的,并不去在意。曹操看在眼里,也就跟着不去在意了。
自此他们约会的地方就有了两个,曹操家,和郭嘉家。但更多时候还是在曹操家,因为越来越习惯于干柴烈火的两个人,约会可从来不仅仅是看个电影吃个饭。郭嘉懒得打扫残局,而曹操完全可以把这一地乱糟糟的被褥撇给雇佣的小时工不管——虽然这种事情的残局交给别人来打扫总是要羞耻一点,可曹操,那是怕羞耻的人吗?
不过今天这一次,当曹操把郭嘉从浴室里带出来以后,却破天荒地收拾起了卧室。
他换了一套床单被罩,脏的被他丢进卫生间的洗衣篮里。而郭嘉就坐在一边的小凳子上,裹着曹操的浴袍,暖暖和和的,也不说话,就是看着他。
“先睡吧?”曹操没回头,只问了一句。
“不。”郭嘉拒绝的很干脆。
曹操在一室昏暗里闭了闭眼睛:“不累?”
“从没见你收拾过这些。这次好好看一看。学习学习。”郭嘉摇头,笑。
以后,估计就没机会了。

评论(6)
热度(10)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