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阴暗如我,又要跑来毁我自己一心一意爱着的本命cp了。

对,曹郭。今天就详细地写写我那个大过天的阴谋论脑洞。我记得我从前是提过这个想法。

可以谈论,但是拒绝撕逼,一句话都不可以。事实是事实,是一个已经过去太久的你我都无从知晓的东西。既然无从知晓,我便只是做个这样的猜想——我总有做这个猜想的权利和自由吧?

好。

首先,先决条件。我们都知道,曹操和郭嘉,这是两个十分聪明的人。第一个是聪明得深不见底,第二个则聪明得通透明晰。前者深沉的聪明造就了曹操的精于人心、工于算计、忍耐、包容、掌控欲,等等等等,而后者通透的聪明,则不仅为郭嘉在曹操一方谋得一席之地,更是直接导致了他一生的纯粹和灿烂,并且保证了郭嘉在曹营这十一年的平安——这个稍后详谈。

第二,动机,或是说,目的。曹操打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一统天下。他既不想跟谁搞什么几权分立,也不想安安稳稳守着哪块儿地做个小王小君——不然他还费那心思、还挟天子令诸侯做什么?好。那郭嘉呢?他溜达出来,他跟着袁绍,然后他又离开袁绍,然后他转投了曹操,他想要什么?我私心里以为,他想要一座舞台。他需要一个能让他尽情绽放尽情燃烧尽情备受瞩目的舞台。不然他为什么要到乱世里蹚这趟浑水?又不然他为什么要离开安安稳稳有吃有喝但是没什么用的袁绍?

我想,通透的郭嘉显然是清楚地意识到了他的愿望和他达成愿望所需要的条件:曹操一方尚未成形但已然可观的势力,曹操的这种特别深沉的聪明——这让一个为人主的人得以有识人之明又进退取舍得当,以及曹操的这种稳准狠的目标——在一个兵荒马乱的世间,有什么能比收复河山更让人瞩目更让人激动的?——就正好为他搭筑了这样一座舞台。

于是,他来了。

好,接下来是途径,或是说,过程。其实这不是一对可以相互替换的词,但是在这里我觉得,没什么太大区别。十一年里,曹操借助郭嘉的头脑,做一些他想到但是犹豫的、或是甚至完全没想到的决策,而郭嘉借助曹操的势力,一步一步实现自己参与一统天下的理想。

这里值得思考的是一些同人文经常喜欢提出来大加渲染的点。第一,是二人的一拍即合、心意相通。看上去是很美好很有内幕,但其实也好理解:某种程度上他们的动机完全吻合,而两人又都是超乎常人的聪明,面对这样一个目标,走哪条路线最划算、这一路走过去需要考虑到什么、彼此在什么情况下会想些什么,实在不难明了。

第二,是曹操对郭嘉的一再纵容。郭嘉被陈群当众告状,曹操虽然表示过“孤知道了”,可是却没采取什么实际行动;并且,依然干什么都喜欢亲亲热热黏在一起。

我们一直觉得,这总看得出来感情深厚了吧?

其实我们不妨这样来想:对于一个为人主的曹操来说,郭嘉对他最大的好处是什么?是他聪明,有谋略,可以帮自己更快更好地达到目的。那对于一个意识到郭嘉的意义的曹操来说,他又最怕郭嘉做些什么?当然是他易主,或甚欲取曹操而代之。那么聪明得深不见底的曹操大大要怎么做?当然要让郭嘉心甘情愿待在这个小小军祭酒的位子上留为己用,最不济也不能给别人打工。

所以曹操不去计较郭嘉的不讲究,他容忍郭嘉的坏毛病和小错误,甚至刻意和郭嘉行从甚密,以君臣情分甚至知己之名不断刷好感度,以便对郭嘉进行暗地里那种把握着人心的绵里藏针的控制。而郭嘉,他的聪明让他也清楚曹操使的这些看起来甜蜜蜜软绵绵的伎俩。他是明白曹操的目的的,也明白曹操的忍让限度何在,所以他从来只在小事上不讲究,只敢在小事上要求曹操的宽容。诸多大事,也是对付的如履薄冰。

况且郭嘉也完全清楚,能让他顺顺利利实现人生理想的只有曹操,这个认知在他初来曹营的时候就已经在他心里了——无关喜好和感情,只谈条件是否合宜。他这个人纯粹,就纯粹在一旦认定,那么一辈子就只倾尽全力好好干成一件事。说要拿到手的就一定要到手,没考虑过的也真的不会去打那个多余算盘。郭嘉是想掺和一脚无限江山,可他从来没想过以君王的身份去拥抱它,而是打算淋漓尽致的发挥自己所长,以一个谋士的身份,站在山顶陪着他的主公一起眺望:远方山河大好,身前万丈悬崖,身后是他曾一笔一画地铺展过的,他们的全部身家。曹操是个正合他意的主公,而被主公器重、为主公的无限江山打下无可替代的一仗,这就是对他来说最无上的荣光。所以他,也就从未考虑过易主或是取而代之,而是安心地听凭曹操算计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先前我说,正是郭嘉通透明晰的聪明,才保证了他在曹营这十一年的平安无虞。

但凡这当中他有一点没想通,他便是连十一年都呆不满就得归西了。你若不信大可做个假设:如果他要走,曹操会让他活着走出去吗?

而直到后来,俩人对彼此什么心思也都知根知底儿,虽则彼此不凭感情做事,从不敢怠慢,总是相互提防着算计着利用着,但也总是能欢欢喜喜顺顺利利地往前走,倒是顺便还捞了君臣情深的美誉了。

最后,结局。郭嘉拼了老命也一定要跟着曹操出征,结果很惨烈地死在了路上。曹大大很伤心,又封侯又赏赐,打仗输了要念叨,还写信跟荀彧哭诉。

其实从郭嘉的角度来说,这样的结局是他在人生理想的追求道路上所必然会遇到的一种。如果他想成为”第一谋士“,那就必然得有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才能让自己倾尽所有地挥洒才能,最终赢得史书垂青。所以如此结尾他必然是早已料到、万全准备并且心满意足了。而在曹操的角度,很难说这其中没一点儿真情实意的伤心,毕竟也曾携手向前,就算不念旧情,也该为失一智囊而多少遗憾些许。但更多的,我想其实是在做个顺水人情。一来这强调着郭嘉于他有多重要多不可替代,敏锐如曹操也必然是知道郭嘉一生所求为何、也必然是想到郭嘉九泉之下会欣喜于此的;二来,也顺势为自己还在发展的势力收拢一下人心,展示展示他这主公是如何重视人才、礼贤下士的。他与郭嘉这些年如何交好,大家有目共睹。他这是一面拽紧了已经到手的人的衷心,一面又把手伸出去,还想着能不能再拉几个人才进来。至于惋惜着官爵钱财于逝者无用,或是惨兮兮说自己曾经打算将身后之事托给郭嘉的——聪明人做戏么,总该无愧于聪明人这个称号。若是光哭一哭赏一赏就了事,那还不给人看出敷衍来?不行,当然得多绕点儿弯子,来点儿诚意。最好是感动东汉,感动三国。

而郭嘉——他当然不会觉得心寒。曹操和他自己都清楚,纯粹如他,执着如他,热烈如他,他这一生都是为了他的理想在活。血为它流,心为它跳。连这一死都能替曹操巩固江山、为他的伟大事业添砖加瓦,他该高兴才对,他为什么要心寒?

说到底,曹郭二人算不得君臣,倒算是合作伙伴了。他们目标明确,不谈感情,只谈工作,彼此利用,彼此满足,谁想拴住谁都不容易。他们彼此都清楚这个中利害,算计清楚,不亏不赚,也还是施施然地继续向前。

郭嘉敢肯定,曹操绝不会有一天大梦初醒一样止戈散马地不要江山要回家种地,所以他才敢“绝对和主公站在一起”;曹操敢肯定,郭嘉绝不会有一天把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让位给自己,所以他才敢对他“如此信任,言听计从”。

他们之所以敢肯定,是因为他们聪明,也知道彼此都是聪明人,聪明人不会做傻事。

说到底,也就是俩人境界都够了,知道再怎么精打细算也只能赚这些了,所以跟彼此摊个牌,结果倒叫外人瞧出什么甜蜜蜜的内幕来了。

作为一个萌曹郭萌了很久很久的人,我实在不想这么分析。我情愿就说他们是谈感情不谈工作、为了爱前行而不是为了理想、彼此迁就无条件信任的。

可这cp萌久了,千篇一律的梗见多了,也免不得多想。

历史究竟是怎样的我真的不得而知。如果这两人之间确实就是干干净净算计来算计去的同事关系,我想那也不算是个悲剧,或甚可以算作喜剧。两个人都分别收获了自己所渴求的东西,心满意足,互不相欠,毫无牵念,撒手人寰。挺好的。

只可惜了那一段曾在我心里燃烧过无数次的光辉岁月,真的要只归于臆想。

而我想,若他们待彼此那怕有那么一时一刻是不带目的的真心信任和纵容,那这对cp也终究是甜的。

所有曾经付出过的真心都是甜的。无论结局是圆满还是缺憾,过程是顺利还是艰辛,他们之间都是甜的。

也挺好的。

评论(37)
热度(40)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