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小甜饼专场。
我不是在矫情,只是忽然想想觉得很开心而已。

之前在一起的时候有一阵子他每天晚上都要给我打电话,为了保持声音的端庄我整个人也只能很端庄的坐在床上不敢东倒西歪。隔着电话能听见他那边舍友的瞎起哄和洗漱铃熄灯铃。然后他会躲到安静的地方(比如天台)继续讲。讲电话很害怕冷场,他会不停找话题,我只负责应和;我们在关于一些日常(琐碎)问题交换了(根本不重要的)意见之后挂了电话。然后继续短信。(没出息)

每天有必须互道晚安才能睡觉的传统,所以我经常会睡着一半儿惊起翻身开手机补说晚安然后才安心闭眼。

他分不清我的男神和女神,并且也不关心,也不吃醋。但是他很介意我把他画丑画老。不过他也经常指着我给他画的像问哎哟这谁啊这么帅。

我完全不懂足球。为了陪他看世界杯之好给自己削了一大碗桃子吃着打发时间。把一个朋友对一场比赛的评价复制粘贴给他,结果被他呵呵,说根本不是这样的他要找评论的主人谈谈人生。

我生活能力九级伤残,最主要体现在不会坐地铁上。那次不知道自己公交卡没钱了,跟着他打算刷卡进检票口,结果他进去了我被拦下了。于是他隔着一个检票机跟我传授如何在地铁站买票这件事,然后负责帮我拎着包儿远程指导我操作。很久很久以后当我终于成功进来了,他把包往我怀里一塞然后说:“这回长知识了吧。”

战斗能力太弱在地铁上完全找不到很趁手的扶手,然而我们又是极度地保守,于是就出现了他拉着高吊环我拉着他袖子车厢一晃俩人一起被甩的转圈圈的场面。

一下地铁我就会跟着人流走,往往走着走着就偏离轨道了,这时候就会被他拎着后领子拎回来,然后训一顿:“一会儿不看着你你就跑没了啊。”上地铁的时候由于同样担心战斗力低下的我没办法挤上去,他会让我站在他前面,省的他上去了我被扣下然后不认路回不了家。

大风天出去,我的头发是个永远的痛。我跟他抱怨的时候,他就会走在我后面帮我捋顺它们然后告诉我:“好了好了不乱了这回。”

去年高考几天学校布置考场,我们提前放学。他来接我,本来说好了出去吃饭玩儿一下午,结果呵呵下大雨了。然后我们对付完午饭(他点了一个超难吃的菜于是整个中午心情都很糟糕),他说打车送我回家吧因为住校生行李太多了。然后举着雨伞在马路边儿上站好久,久得我都想躺马路中间劫车了他还没打着。最后我们还是做了个公交回家(座位空间狭小以至于我背着大书包只能侧着身坐在椅子上)。

一五年元旦联欢那天他又来接我,打算吃了午饭去看电影。为了这个联欢一结束我还特意冲回宿舍换了身儿能看的衣服。结果这货走错路了手机又坏了完全打不通,就这么无声无息迟到了一个小时。吓的我差点儿报警。当时风大我坐在我爸车里等他,我爸一再表示等不到咱俩就去吃饭吧我饿了。

说起电影,我们一起看的第一部电影是在确认关系之前。看的饥饿游戏一。那天下着小雨,但是他为了装逼没打伞。进了影院之后眼镜花的不行才不好意思的管我借眼睛布。后来电影开演,这货坐在我旁边开始猜情节,所有配角的死亡都被他猜中了。呵呵。

我们曾经坐在M记一个下午,因为不知道接下来能去哪儿玩儿。

他不赞成我看恐怖片,我不喜欢他看的科幻片。就这么棒。

想过今后考一个大学,但被天生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我在心里悄悄否定了。我想不到除了“有人带你晨跑”“有人替你图书馆占座儿”之外其他的好处了。剩下的对我来说都是“有人要寸步不离管着你了”。但这个事儿我本来想报志愿之前再跟他讲。

一周年的时候我费尽心思想给他个surprise,找了一打儿纸写下来类似于感谢和鼓励之类的话,然后拉着闺蜜背着家里人跑去拍了一堆照片(姑娘还很好心帮我做了视频但是后来我太懒根本没给他看)。对着镜头的时候我就感觉,取景框里的一切,唯独我是多余的。笑也不是哭也不是的感觉好差。后来我跟这货说,你记得今儿啥日子吗?他说,我想想,好像不是你生日啊,啥日子?我当时好想打他。

但是他最终还是记得的,因为他把这个日期设成了他iPad的密码。我的密码也是这个日子。分开之后确实觉得要改,但是因为用得太顺手以至于我会因为习惯而三次输错密码导致iPad没办法打开,我就没改。不知道他有没有改。

嗯……暂时只能想起这么多。睡了,晚安好梦😘

评论(2)
热度(1)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