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挚友

挚友

这首词起源于我在微博上看到朋友说的一句话:某类情感不能明说的年代,拿挚友代称爱人,真是唏嘘。
如果一定要概括一下这个故事,这是一段从来未曾见过天日的坚实的爱情,多年后随着当事人相继屈服于生老病死的轮回而彻底湮没于无声。
人们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好友的典范,更欠他们一句金风玉露的祝福。

策划:端木薯
监制:工头
词作:郭嬴甫
作编曲:覃亮添
后期:覃亮添
歌手:覃亮添
美工:袖手

人说 天高地阔
你凡夫一介能有什么绕不过
我本也觉无何事偏耿耿
何话不可说

初识是怎样 早不记得
只知这些年人生都同你拉扯
烟花和柴米都齐全可惜
见证只你我

这时代好与坏到底也难说分明
唯独是有些吝啬
细想你我一生难道曾贪求许多?
无非众人前
能自夸句“天作之合”

一见倾心叫作一面如旧
以沫相濡因为解人难得
讲到全世界 都记住你同我
一双高山流水知音楷模

至于相拥亲吻和眼睛里
无边野火
这许多年一直活在
肖想或沉沉暮色

-M-

亲朋 闲来打趣:
“偶尔也关心一下你感情生活?”
你就笑说都怪你这老友
品位太严苛

也有人羡羡 知己难得:
“即便爱侣也未必有你们契合。”
背地忍不住得意告诉我
“算他有眼色!”

世上原有那么多好听的海枯石烂
最后都于岁月中变沉默
而我们有无穷力气打败了消磨
赚不来立场
大方问旁人讨声祝贺

一见倾心叫作一面如旧
以沫相濡因为解人难得
讲到全世界 都记住你同我
一双高山流水知音楷模

至于相拥亲吻和眼睛里
无边野火
它们终成我这半生
心坎上最绕不过

多年后 他们闲时再谈起你我
可诧于 友谊真能够地久天长?

我曾有个无端好笑的梦
好像所有最俗套的小说
我从你爱人 摇身变作家人
——我醒时正清晨六时三刻

如今说来再不怕你笑我
好好睡吧
顺便同你说句闲话
刚还有人宽慰我——

“知道你同他大半生挚友,
然而逝者已矣,还望节哀。”

-E-

评论
热度(2)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