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百态世上炎凉,其实是很有趣的东西。我虽然长在一个平头百姓的人家,但是对于这些也仅仅是尝过一点点皮毛。我之前很向往刑事侦查、刑事辩护这些领域,不仅因为我一直以来天真地相信着“公平正义”这四个字,也因为我人生中剧烈情感的缺失。我也许知道血浓于水的爱是什么样子,但我从未见过刻骨的仇恨和撕心裂肺的悲伤。像是每一次写词我都会逼迫自己浸入主视角“强制共情”,虽然很难很辛苦,但有过一次还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情绪抽离出来以后再回味那些酣畅淋漓或者压抑到窒息的爱恨情仇嬉笑怒骂、那些见不得阳光或者圣洁到不可思议的人性,这感觉非常令我着迷,甚至于上瘾——情感已经浓烈到让人快要死掉了,但是缓过来以后还会期待“再死一次”,而我就是从濒死感中汲取活下去的新鲜动力。我对这个人间,说到底是存着一种怜悯心态的。我想要去“体验”,我想要去“帮助”。我未曾想过久留,我还会回到我的天堂。
“公平正义”于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它就是我和我的天堂的唯一维系。因为我相信它,所以我早晚有一天还会回到天堂去。而它的破碎就意味着,我彻底被贬入人间,彻底地,浸透了“人”的所有特征,由外而内,直达根本。从此我不再是个旁观者,我帮不了任何人,我得终我一生殚精竭虑地拯救自己。
原来理想才是所有稚嫩灵魂的临时庇护所。它才是乌托邦。它才是幻觉。不是权力。
什么是“公平正义”呢?是你教科书上的四个字,是你内心偷偷期待过的酣畅淋漓,是你掷地有声光明磊落的座右铭,是你面对每道深渊的时候周身能摸到的唯一的慰藉。但其实,它是主流舆论观点的人肉盾牌、冲锋枪,是钱财权势们运筹帷幄的小棋子,是相互倾轧时某一辆冠冕堂皇的坦克,是人用来算计人的最最好听的借口。它真是太好听了。人类社会没有文明的外衣,它自始至终都在坚持它的丛林法则。最悲哀的事不是“美好虽然存在却无法企及”,而是“你所追寻的美好,只不过是编剧们的虚构”。
原来理想的破碎也从来不是“社会给了你一耳光”这样的突然,而是你在日复一日的思考和推演之中,最后最后,忍痛自己否定了它。这是一种日积月累的破碎。好伤心啊。

评论(8)
热度(3)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