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胡扯

同人文里普遍流传的二设真的会对人们对于角色的解读产生导向性作用。比如遍地可见或者妖娆的、或者弱气的、或者病病的宗三。

但我觉得他会是个可靠的、好的长辈的,他很善于安静地听你陈述和发问,他也经过了足够长的岁月,见过了足够多的人事物、足够多的沧海桑田,有足够的智慧和经验替身为一个年轻人的你解答问题。好比就任二周年的时候他夸奖主人“您这样就很好”。被他指点可真让人忍不住地得意呀。

我只想能时常跟他对坐着,拿一些现世鸡毛蒜皮的小事去叨扰他,学业、工作、零零碎碎的感情,问问他我要怎么办。他的建议应该和他一样,平平淡淡又一针见血。他不是那种很显眼的、像卡内桑一样看上去就充满勇气的人,但我总觉得他自有一种态度,能给别人以无限勇气。打个不恰当的比方,那种感觉就像是奶奶装嫁妆的樟木箱。它就一直在我家床底放着,不求派上用场,只要它在就让我心安。

所以忽然也对我流的宗婶相处有了些构想。对于宗三本人来说,我依然认为他心里深埋着溯洄至信长时期之前的凛凛风光的愿望,以及现如今对自我认同的茫然不知所措。同时婶,我这种婶,对他的态度也确实是“不求派上用场”——但不是说只为拥有,而完完全全是把他当做经验者、人生导师、宽厚坚实的后盾这种意义来对待的,那种感情是稍有些放肆的依赖了,放肆到可能会忽略宗三本人的愿望要如何实现,而只顾着不撒手。双方的相处当然是,婶婶要学会长大,一方面学着依靠自己前行,一方面也要醒悟过来人无完人刀无完刀,她应该反过来有意识地帮助宗三绕开心结;而宗三一方面要学着自我开导,一方面要学着慢慢接受和享受婶婶的依赖,作一种积极善意的解读,因为被依靠的感觉常常会带给人幸福。也许他会发现,虽然回到过去或强求改变客观的自己是不可能的,但现在的他,未必就没有变得“更好”。

——当然,在本婶的眼里,他那不是“更好”,他就是“最好”。爱他就是爱着岁月刻在他眼里的所有的故事。

评论(18)
热度(70)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