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江宗江】四三二一(04)

青江出场!这次更的蜜汁短。

01←http://yimengzhixia.lofter.com/post/1cb1f1cc_112b4855

02←http://yimengzhixia.lofter.com/post/1cb1f1cc_1138b43b

03←http://yimengzhixia.lofter.com/post/1cb1f1cc_1150b179

------------------------------------------------------------------------

第二章·笑面青江

江雪可以向学生解释,可以同校方协商,可以请同事帮忙代课,但鉴定所的工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推得干干净净,他也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守在病床边,故而只好拜托了院方为宗三请来一位护工。但只要有可能,他还是坚持要亲力亲为地照顾弟弟——不,手法的专业性并不用太担心,他既有专业基础打底,也有好好向护工先生请教。他只是不太放心,这种不放心源自一种他也说不清的本能,他只是想在所有有机会的时刻,都同宗三待在一起,确保他平安无事。

于是那天遇到笑面青江,便正赶上他在替宗三换衣服。彼时他刚刚将宗三上身的病号服解开扣子,病床的床头摇起来一个不大的倾斜角度,宗三软软地靠在枕头上,气色已经好了一些。他拂开宗三散落的长发,小心地帮弟弟褪下衣襟,露出瘦削的肩头和胸口隐约的肋骨,又害怕他着凉,正欲伸手给他掩一掩被子,却被门口一声轻轻的惊呼打断了动作。

“哎呀呀……抱歉抱歉,看来我到的不是时候啊。”来人身形清瘦,不算很高,正用双手害羞一样地遮着眼睛,怀里还夹着一把康乃馨,脑后的马尾随着他匆匆忙忙的转身而摇晃不止,“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哦,请您继续,请继续。”

江雪:“……”

江雪:“您是?”

“啊,我叫做笑面青江,是宗三的大学同学兼舍友。”那人挡着脸说道。

“幸会。这里很快就好。”江雪手上不停,继续麻利而小心地给宗三脱衣服,“请您再遮一会儿眼睛吧。”

笑面青江:“……”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笑面青江,宗三在T大念书的时候的同班同学兼舍友。前些日子听宗三他的责任编辑歌仙先生说起车祸的事,这才匆匆忙忙地赶来看他。想来想去,给昏迷的病人的话,还是这种温柔低调的花更好啊。希望他早日康复。”两人搬来凳子,在病房的窗边坐下,已经换好衣服的宗三被重新安置回床上。青江微笑着,将刚刚夹在怀里的康乃馨递过来:“您是江雪左文字先生吧。没能提前联系您,给您添麻烦了。”

“没有关系。”江雪接过花束,四下一转目光,却没找到花瓶,只得抱在怀里,“替宗三谢谢您了。说起来,您也认识歌仙兼定先生吗?”

“啊,是的。因为上学的时候同宗三的关系算是不错的,所以毕业之后也常常联系,对彼此的交际圈子都有一定接触。”年轻人很含蓄地微笑,双手交叠着规规矩矩放在腿上。江雪此时细细端详他的脸,发觉这是一位颇清秀好看的年轻人。说话的时候似乎总习惯于这样含蓄的微笑,坐下后这两句交谈中所流露的气质,却是同初来时的跳脱活泼大相径庭了。

江雪本就不是什么擅长交际的人,此时面对着刚刚结识、看起来同样是容易害羞地青江,寒暄完毕,两人有那么一时半刻的相顾无言,气氛便不自觉地尴尬了起来。天气很是不错,窗口透着温暖的光。病房里一众机器依然在沉稳而规律地工作着,护士小姐同她们的小推车一样来去悄悄,住院部这整整一层都十分安静,无人前来打扰。

最终还是青江先开了口:“嗯……关于您的情况,事实上我已经听说过了。”

江雪收回目光,看着他。

青江稍稍偏了偏头,略长的刘海遮住半只眼睛:“是通过宗三本人知道的——您可不要吃醋啊,哈哈。我们真的只是普通的好朋友。”

江雪顿了一顿,道:“啊。”

“那么他……是怎样说起我的?”

“他说他有一个哥哥。没有血缘关系,他也不愿叫他哥哥。”

江雪沉默。

“看起来两位的感情有裂痕了啊。”年轻人见状,颇意味深远地颔首,“笑一笑嘛江雪先生。有的时候,同样是这几个字,却可以传达出来截然不同的感情哦。”

“宗三应该是打刚刚进入大学就从家里搬出去了吧。他朋友并不算多,我恰好是这为数不多之中的一个,所以也有幸能得他信赖,倾听他的不少想法。”他复将头抬起来,安静地看着江雪的眼睛,“宗三出事之前的最后一通电话,是拨给您的吧。这么多年没有过联系,我想他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话想对您说的。”

“您知道些什么?”江雪皱眉。

“我什么也不知道。”青江抿着嘴笑了,双手依然轻轻地交叠在腿上,“他想说什么,我是真的不知道哦。就算知道也应该他自己来说嘛,转达太没有诚意了。不过人的思维都是有迹可循的吧。只要你试着去靠近他的生活、理解他的内心。”

“所以我们交换一下情报吧。”我想帮帮他。

tbc

评论(1)
热度(24)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