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第一章·歌仙兼定结束!第二章预告:笑面青江。

01→http://yimengzhixia.lofter.com/post/1cb1f1cc_112b4855

02→http://yimengzhixia.lofter.com/post/1cb1f1cc_1138b43b

--------------------------------------------------------------------------

将第一印象的问题揭过,之后讲的无非是二人这几年来相识相处的小事。

“宗三看上去是个不太有人缘的人,但非常出乎意料,他的动物缘总是好得出奇。”歌仙在饭后颇为满足地呷了一口茶,“房东是不允许随便养宠物的。但在我看来养与不养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那座小区里有一家流浪的狗狗,平时就住在灌木丛里,一日三餐靠垃圾箱就可以解决,大概也只会在下雨下雪的时候钻到地下车库或者自行车棚里躲一躲,总之是跟人类居民们生活得十分泾渭分明的一家——也就是这样的避世才能叫它们在这里平安无事地生活这么久吧。但从前很多次,我来拜访宗三,陪着他在楼下散步的时候,都曾经遇到那一家的家庭成员们,非常高兴地摇着尾巴跑出来,团团围在他脚边蹭哦。大多数时候是跟爸爸妈妈一起,也有小狗单独行动,不过无论是谁看起来都对宗三他完全没有警戒心。”

“狗是不能够总吃人类吃的食物的,所以他偶尔也会买狗粮来专门喂它们。”歌仙说起这些的时候,看起来也很开心,“爸爸妈妈因为长时间的流浪生活已经是瘦削而矫捷的大狗啦,但小狗们还是毛茸茸的一团哦,真的很可爱。我曾经还问过宗三,到底会什么魔法可以这么讨小动物喜欢,毕竟它们从来不会这么热烈地欢迎我,即使我有时候也会代替宗三下楼给它们撒狗粮。结果这个人就告诉我:’不知道为什么,无缘无故就被喜欢了——但也不算多么大不了的事吧?’没错,他就是这么讲的。真是让人生气啊这个动物之友宗三。”

“啊,是的,那确实是太气人了。”江雪听得也忍不住弯弯眼睛,小动物身上的快乐感染力实在是畅行无阻的,“那么他家窗台上的小碗呢?是给鸟儿们预备的食物?”

“是的。说起来,那是他几个月前就备下的,平时盛一些面包屑、玉米粒。马上要迎来秋冬季了,为了御寒这些小家伙们会开始努力进食的。”

至于宗三的房间,是的,那也完全是他自己装饰的。家具,和零零碎碎的装饰品,都是他一手置办。据他自己说,从前是没有系统学习过美术的,但不知为什么,对于视觉上的审美他总是有属于自己的独到而亮眼的观点。养植物也确实是他的意愿,但很可惜在这一领域他(终于)并不在行,窗台上的花花草草能够顺利活到现在,有一半是日常拜访、以催稿之名行保姆之实的歌仙的功劳。书?哈哈,您猜的没错,他确实只是抱回来装点书架的啊。如果说起最喜欢的,大概是儿童睡前读物吧?那些很高深的专著,看得懂是一回事,爱看就是另一回事了——是的,随兴而为是很棒的生活态度。

江雪点点头,露出一个很浅的微笑:“我确实没有想到,他是个这样的孩子啊。”

“他不是一个可以靠表面的观察就理解透彻的人。或者说,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对吗。”歌仙回以微笑,一边示意江雪同他一道起身离开——这顿迟来的午餐现在已经草草结束,连带着对话也临近尾声。默契地分别结账之后,他们也不需要在这种甜香到油腻的味道之中继续留下去了。

每个人都不是单单靠表浅地观察就可以去理解透彻的,不是吗?所以我们才有了相识、交往甚至一起生活的必要。所以有些人才会变成“特别的”,从而区别于那些我们只依靠表浅地观察去打交道的“路人”。

歌仙依然体贴地提出开车送江雪回到医院,但被他以“想散散步”的理由温和地回绝了。

“啊,说来今天的天气也确实很好。”歌仙点点头,一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如此我就先走一步了,江雪先生。再见,您路上小心。”

“好的,再见。”江雪朝他挥挥手,“您也是。今天耽误您的工作了,我很抱歉。”

“哪里的话。我也只是尽所能及之力而已。”歌仙道,“啊,对了,杂志的名字叫做《花鸟风月》——我是说,如果您感兴趣的话。”

江雪一愣,进而感激地笑了笑:“谢谢。”

驾驶位上的歌仙摆摆手。车门在他面前稳稳地关上,进而发动,预热,从容地驶离。江雪直至目送他银灰色的轿车消失在道路尽头,这才转身离开,沿着居民社区铺满落叶的小道朝最近的地铁站找去。

 

当他努力搜刮过沿途报亭的《花鸟风月》之后再回到医院,天色已经不早了。然而因为午饭姗姗来迟并且无比油腻的缘故,他现在并没有任何去用晚饭的胃口。宗三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安静而苍白地陷在枕头里,神智在不知道哪一个维度里流浪。输液瓶和监测仪的声音轻细而有规律,配合着他平稳的呼吸起伏。

江雪看着他压在被子上的手——白皙,细瘦,骨骼修长而血管脉络清晰的手。他忽然有种握上去的冲动。

于是他盯着那只手看了两秒,然后就握了上去。轻轻地。

他小心地避开了输液针埋下的位置,也不敢搬动那只手。那只手皮肤细腻,但很凉很凉。尤其靠近指尖的位置,简直凉得吓人,江雪甚至有一秒怀疑这皮肤下面的血管其实都是画上去的。然而它覆在江雪的掌心下,不多时又马上被镀上一层属于江雪的温度,就好像它的主人是一只变温动物。

江雪沿着骨骼一节一节,慢慢抚过他修长的手指,而后又回到手背,重新安稳地覆上去。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应该把手收回来了,收回来,然后替宗三盖好被子,回家休息。但鬼使神差的,他并没有。他本能地想:好凉。于是他就把手继续覆在那只手背上,偶尔轻轻摩挲,或更多时间只是虚握着不动,直到他认为从皮肤到肌理,它都已经染上了温度。

手伸出去的那一瞬间,他已经在心里为自己的举动惊讶过了。现在只是松了一口气。当人们终于下定决心去做某一件困难的事情的时候,即便仅仅是启程、即便离成功还很远,他们也总是首先松一口气,因为单是下定决心这件事,就已经很艰巨了。

对于江雪来说,踏上新的旅程,同时也意味着他必须首先向曾走过的路承认错误:他眼中的包容甚至纵容,与冷漠别无二致。

每个人都不是单单靠表浅地观察就可以去理解透彻的,不是吗?所以我们才有了相识、交往甚至一起生活的必要。所以有些人才会变成“特别的”,从而区别于那些我们只依靠表浅地观察去打交道的“路人”。

人们花了无数心思在竞争对手、合作对象和需要讨好的上司的身上,拼命揣摩他们的性格、喜好和行事风格,甚至对他们的生平了解到如数家珍的地步。但很多时候,他们甚至说不出朝夕相处的人“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宗三啊,”他这样看着他,轻轻道,“好久不见。”


评论(5)
热度(14)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