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几个小片段

“他离开是因为你,但不是因为讨厌你。”
“你是不是觉得他完全不可理喻啊,江雪先生?围墙是怎样搭建起来的呢?是人们首先决定不再往来,之后才有了围墙啊。”
“为什么不告诉你?因为你算是最亲密的人啊。人们常常对着陌生人才更愿意吐露心声吧?因为之后再也不见,所以完全不必担心印象分什么的。”
“只有单纯基于亲情的爱才不会在意形象问题啊,江雪先生。我都说到这一步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正视真相呢?”

以及
“虽然并没有取得宗三他的同意,但我想这本手稿最好还是先交给您保存吧。”
“结尾还没有完成——还差一句话。他斟酌好几天了。说起来。事故那天我之所以给他打了那么多的电话,就是为了催这个啊。”
“这个故事我已经大概知道内容了,所以才认为您会有兴趣看一看。”
“虽然很不合适,但我还是想说一句——之后故事的结局如何,就要看您的把握了啊。”

以及
天气很好,江雪难得把病房的窗户打开了。
风从窗帘的缝隙轻轻卷进来,拂过桌子上那一摞厚厚的手稿——关于他们,江雪还没有彻底下定决心去读。
那些脆弱的纸张踩着透明的阳光,相继发出沙沙的声音。
“他从一个跋涉良久的梦境中醒来。
他看到了恍惚的光,他听到了陌生又熟悉的呼唤。
他感到温柔的呼吸萦绕在身边。
他动了动嘴唇,艰难无比。
他挣扎着,终于发出了声音。
他说——”

评论(2)

Kejio郭嬴甫

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

© Kejio郭嬴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