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活】

让我用洗澡前的半个小时记录一下我上一个无比短暂的男朋友。

我们并没有撑过一年,一七年冬天我只身(姑且这么说吧)去了广州玩儿,而他碰巧是一个很熟悉广州的广东人。于是那些日子里很友善地对我照顾有加。

任何一个女生都有这种第六感的,她们跟“朋友”和“莫名其妙的暧昧对象”说话的时候,完全可以察觉得到语气和内容里那种奇妙的差别。所以当我回到北京之后,那个懵懵懂懂的早晨,对微信上他深夜一长串文艺又认真的告白没有什么太大惊讶之情。

我唯一搞不懂的是,我仅仅在广州呆了八天而已,八天里我们甚至没有见面,光靠单薄的电波和在此之前“没说过话的同班同学”的基础关系,他到底怎么这么光速地喜欢上我?毕竟很多人都对自己有一个远低于外界的评价,我自认不是什么好鸟,人生第一场(相互折磨磕磕绊绊断断续续最终一别两宽)的恋爱也是一场血淋淋的教训,表明我天性不是一个适合非单身生活的人。

于是我说,好的,但是你要想好,我这个人很难相处,如果给你造成什么伤害性后果,我很抱歉并且不负责任。←这也是我这人挺莫名其妙的一点,我没有喜欢他喜欢得要余生相随的地步,但是我没有很讨厌他,所以我决定不拒绝,然后顺其自然。

这个顺其自然的过程,说白了就是一个彼此折磨的过程。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有点恶心。虽然我写同人文很喜欢写点儿浓情蜜意的日常和小情话,但现实生活里真有人这么对我,我会有生理性的恶心感,不夸张。他是个很温柔的人,而且南方人嘛你懂的,对吃很有研究,并且说话永远慢条斯理,咬字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会叫我“小家伙”“小懒”,出门一定要牵着手,诸如此类。这都可以是苏点对不对?但是我受不了。真的,现在打字的同时心里在庆幸幸好我们结束了。

让我缓一缓。

好了。

面对这样的境况,他越想更进一步,我越想后退十万八千里。于是明明一个学校的,一个班的,平时见面吃个饭被我搞的比登天还难,后来放假他回广东我在北京,一南一北的异地让我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因为生活的彻底没有交集而在电波里愈发的疏远甚至冷暴力——没办法,我没法控制自己不这么干,我知道这不对。坦白说两场(还算正经的)恋爱都是这样结束的,每一回我都心怀愧疚,想着以后要是很有钱愿意包养他一辈子,但下一回肯定还是重蹈覆辙。

由此可见我估计是有点病,我是认真的,那种病。性格缺陷或者什么东西。但所幸是我永远有孤独终老的打算和准备,只要没有人再跳出来说“请让我和你共度余生”,我应当不会再浪费什么人的时间。

刚才在我埋头写词还债的时候他的最后三条消息发来,依然是很有他个人特色的长长的文艺而抒情的独白。我强忍着(因为我有病而激起的)鸡皮疙瘩看完,然后跟他说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我这辈子跟他说的最后一句晚安,然后如释重负地把他的备注(是个肉麻的昵称)改了聊天背景(是他小时候的照片)换了把他丢出我的聊天置顶然后删掉了之前所有的聊天记录。

然后我开始慢慢跟关系比较亲近的人说了我重新单身了,是他提的分手,对的,早就料到的结果,没有,我心情很好,没什么触动,比较着急的是我得回去还债了。

然后我写完了词的最后两句,现在坐在这里,用了总共二十分钟的时间打到现在这一行。

至2017年8月20日,我20岁生日的九天之后,我结束了我人生的第二段(也许是吧)超过半年不满一年的恋爱。到目前为止,让我爱得死去活来的0人,让我深情款款费了不少心思的0人,让我有不必独自等死的念头的0人。或者说可能有一个,一千多年以前就死了。他还不一定看得上我。

若说起我这两位前任,我必须客观公正的讲,都是很好的人。第一位聪明理性,有一点爱你在心口难开的感觉,第二位感性文艺,甜言蜜语从不缺席,你要多浪漫他给你多浪漫,而且足够体贴。但为什么都落得这样的结果,可以想见我是一个怎么样的怪异的人。

写这个也没什么别的意思,这儿知道我是谁的人不多,这两位日后与我很可能是江湖再也不见,最后慢慢消失在我日渐崩溃的记忆系统里。然而在浩浩荡荡的人生路上我们至少曾经有过交集,还是一个被定义得极为亲密的交集,我觉得就这么忘掉很可惜。所以就记了下来。第一位我应该也写过一些吧,可能被埋在我这二百多篇文章不知道哪个角落里了。

好了,没什么心情可收拾的,老娘重回了单身生活,虽然我之前过的也很像单身。明天还要去实习,我洗澡去了。

评论(5)
热度(2)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