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扇组】你是个什么东西我把你一眼望到底·上

妙手白扇x洛阳扇

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写完!毕竟没有个完整的构思就是先逞一时之快地瞎写!各种不成熟!希望来个人跟我一起开脑洞!

--------------------------------------

洛阳扇第一眼看到妙手白扇的时候,心中便警铃大作:妈的!又是那种人!老子就知道他一定就是那种人!笑眯眯的不动声色对谁都好但其实那脑子里一点儿好东西都没装!全都是弯弯绕!把所有人骗得团团转最后自己占尽便宜!靠!!晦气!!

于是是夜,当大家都围着篝火吃喝闲侃的时候,妙手白扇无比自然地跟每个人搭话聊天,众人皆笑面相迎、其乐融融,唯独洛阳扇冷冷坐在一旁,没给他一分好脸色瞧:“你又是哪个?与本公子攀谈,也不先掂掂自己几斤几两。”

这话来得突兀又伤人,任是寻梦人一直很宠着他,此刻也不免斥道:“什么毛病,你吃枪药了?人家才刚来,你这是什么态度?”

洛阳扇一愣,进而咬牙切齿笑了笑:“什么态度?寻梦人,本公子好心劝你一句,这类人瞧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今日召他来了,日后定有你受的!”说罢一甩酒杯,自顾自往夜色里去了。那小半杯的酒水洒在地上,缓缓渗进土地里,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洛阳扇会有这般激烈的反应,实在是因为他有心理阴影。

他那前主便是这么个“不是什么好东西”的东西。机关算尽,坏事做遍,师友无不可卖者。洛阳扇那些年虽一直跟着他走南闯北,但打心里不认同他这般行事做派。在他看来,既是自恃身份高贵、能力超群之人,自该行的端坐的正,又怎么能用这些下作手段呢。

好在那人虽然坏,却是坏得明显、坏得有目共睹,而今日刚来这妙手白扇,却硬是扮上了一副好人脸——只可惜看着再如何令人春风如沐,都盖不住他眼底那抹精光。对于自己讨厌的那一类人,每个人心里都有第六感雷达,洛阳扇几乎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人心下城府比起他前主只深不浅,无限杀机,尽在扇底温柔风。这种人本最可怕,然而那群人还都当他是个大好人,上赶着亲近喜欢,他看在眼里,气不打一处来,简直想往人人脑门儿上都写个“大傻逼”,又想起自己根本不认得汉字,遑论写了。结果越想越气,几乎气结。

郊外的夜空晴朗,他也懒得讲究,就坐在地上自己慢慢气,却不想这时身后传来阵气定神闲的脚步声。

“公子原在此处。”那欠扁的声音隐隐含笑,“月色澄澈,夜风习习,公子好风雅。”

洛阳扇不想理他,起身便走,却被一柄折扇在半步之遥处轻轻拦下。

那白衣书生向他不卑不亢一施礼:“洛阳公子,在下初来乍到,行事难免有不周到之处。若曾得罪,还望见谅。”

“不曾得罪。”洛阳扇一哂,轻轻挑开那把拦路的白扇,“本公子就是看你不顺眼。”

说罢也不看他,迈步便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盯着他补上一句:“你最好离我远些。”

妙手白扇:“……”

接下来的日子,妙手白扇果然离他很远。

事实上一般也没什么人同他离得近,因他生来这般高高在上的性格就不好亲近。那日又同寻梦人吵了一架,谁都不理谁,自然身边更没人了。

但没人搭理归没人搭理,该他带队上战场的还要他带队上战场。只不过这回同队队友里,齐眉棍给换成了妙手白扇。

洛阳扇:“靠。”

妙手白扇:“呵呵。^_^”

寻梦人:“哈哈哈。”

于是这一战,洛阳扇也就格外不愿意跟别人打合击。大家四散开来,两两捉对厮杀,搞得这帮会自动回血的魍魉们磨了半天还没磨下来,反倒是自己这血条给磨下去一半。洛阳扇这厢一个人殚精竭虑怼着魍魉王,又是一回合终了,他喘口气,抬手抹了把唇边血迹,正要举扇再战,却见斜刺里冲来一道白衣身影。

“不是告诉你滚远些?”认出正是那讨嫌的白扇子,洛阳扇抽空分神瞪他,却见白扇难得的面色不善:“正事要紧。”洛阳扇遂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再度投入进去。毕竟战事当头,要拎得清,私人恩怨当场下再解决。

最终这场鏖战结束的时候,洛阳扇将将还剩一层血皮。他筋疲力竭地从战场上下来,衣衫褴褛,满身血污,漂亮的金发也散乱不堪。但好在是赢了,他想着。寻梦人就站在那儿等着他们,他张口想说些什么,未及发声却是眼前一黑。他脚下一个踉跄,模模糊糊感觉自己好像被谁扶了一把,这才没脸着地摔倒。然而这感觉也就到此为止,随后累极的黑暗便如潮水般将他卷没。

 

tbc

评论(5)
热度(42)

Lilyyyeah

©Lilyyyeah
Powered by LOFTER